520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龙诀之九龙剑诀在线阅读 - 第十章 夜投客栈

第十章 夜投客栈

        林悦喜坐在聚义厅中央,一语不发,满脸的愁容,在他的对面坐着三位护法,龙啸云问道:“师父不知道叫我们过来有什么事情?”

        林悦喜冷着脸道:“你们三位护法在外面听到什么传言关于苍山派的事?”

        龙啸云道:“我们最近在外面也听到一点风声,徐飞达用手拉了一下龙啸云的衣角摇了摇,示意叫他不要说出来,

        龙啸云看了一下徐飞达,立即变得吞吞吐吐道:“就是,,,,,,就是,,,,,,”

        林悦喜厉声喝道:“就是,就是什么,说话吞吞吐吐的,一点男子汉的气概都没有,有话就直说,”

        龙啸云道:“最近听说各门派再过两三天的时间,就联手攻打苍山派,就是为了那本《神龙诀》,向苍山派讨一个说法,”

        林悦喜道:“江湖之说并非传言,今天把你们召集过来,就是为了商量此事。如何才能让苍山派这一次浩劫能够化险为夷,”说到这里语气变得更加深重起来,“怪就怪我自己,当初不应该让你们四位护法去华陀寺找什么秘笈,导致我派现在有着灭顶之灾,”说到这里老泪纵横。

        龙啸云道:“事以至此,就算伤心也不管用,我们还是想办法如何面对各门派的强敌。”

        林悦喜道:“要想应付这各门派的强敌又谈何容易,现在每一个人都想得到此秘笈,只要有此秘笈就能化险为夷,现在只能空口说白话。”

        徐飞达道:“就算我派不能逃过此劫,我们苍山派每一个弟子都不是贪生怕死之辈,就算还有一口气在,我们都要拼搏到底。和苍山派共存亡。”

        林悦喜领着三位护法来到苍山派的祠堂,祠堂上供奉着有三十三位掌门的灵位,“自从最早祖师爷开辟了苍山派以来,个个都是武功卓越,武艺超群,为整个苍山派赢得不可埋没的荣耀,被整个武林称为天下第一大派,没有想到到我的手心,不但没有给苍山派带来什么荣耀,却给苍山派带来了一场浩劫。”

        “天啦,难道苍山派的百年基业就真的毁在我的手里吗?老天这就是你给我的惩罚吗?要惩罚就惩罚我一人,又何必牵连我成千无辜弟子的性命,列祖列宗在上,就算用我的生命来换苍山派一切都能平安无事,就算死后我又以何面目去面对你们。”

        龙啸云道:“掌门不要在这里过份的伤心,我们三人早就把生死置之度外,就算用我们的生命来换苍山派的存亡,我们死也值得。”

        徐飞达道:“大师兄说得对,我们以一切的代价来誓死效忠苍山派,别无怨言,就算死一千次,一万次,我们也绝不后悔,”

        林悦喜听着他们所说的话,含着眼泪,一个劲的点着头。

        柳乾坤坐在大厅的椅子,正在那里发呆,他的夫人走了过来。手里拿了一件大袍,披在他的身上,道:“老爷现在是秋分时节,可要多穿点衣服,免得着凉。”

        柳乾坤拍了拍夫人的手道,“夫人这个我自然知道,燕君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一下,可以吗?”

        燕君道:“老爷我看你一个人在大厅里总是沉默无言,我想你一定有什么心事,我们都做夫妻这么多年,你如果有话,就直接说出来,但说无防。”

        柳乾坤道:“自从宝儿,思儿和彩蝶三人一早就出去,到现在不见回来,我真是担心害怕他们三人在外出事。”

        燕君道:“老爷你这个就放心吧,他们三人的性格虽不相同,一个性格倔强,一个好强自胜,他们两兄妹之间的性格不同,无法融合,很难把事办成,但是有彩蝶这个能说会道的丫头在,一定会拉拢他们性格的距离,而且还能把事办好。”

        “我还有一件事不放心,如果苍山派的四护法没有死,还尚活在这个世间,到时候我们攻打苍山派就会带来很大的麻烦,恐怕他现在早已练成《神龙诀》上面最至高无上的功夫。”

        燕君冷笑道:“我有点怀疑,是不是那峨嵋派师太老眼昏花看错了人,或是别有用意,就利用这个藉口来故弄玄虚,让各门派来围攻苍山派,到时来个鱼龙混珠,趁虚而入,到最后就会一统江湖,号令群雄,轻而易举地坐上武林盟主之位。”

        柳乾坤摇了摇头道:“我看圣德师太是一代宗师,绝不会用这种欺骗手段来骗取武林盟主之位,就算她利用这种方法坐上武林盟主之位,各门派也不会诚服于她,更何况她是女流之辈,从古至今从未有过女人坐过武林盟主。”

        燕君道:“现在人心难测,事事难料,还是小心谨慎为好,现在各门派都对这个武林盟主之位虎视眈眈,随时都可以取而代之,但这一番话,都是我的推测而已。”

        柳乾坤道;“燕君你所说并无道理,我会一切小心为慎,绝不会让任何人有机可乘。”

        这时天色已傍晚,太阳缓缓落下山、收拔它一天的疲倦的身体,然后却昏暗下来,被黄昏的暮色所笼罩。

        刘欣道:“小婵天色已开始黄昏,没有多长时间天就黑下来,我们回去也来不及,不如在附近的客栈住下来如何?”

        冷小婵无奈道:“这里附近一片都是石枯林,那来的客栈,看样子我们是要露宿晓行。”

        刘欣道:“在来石枯林之前,在醉相居附近不远处有一家悦来客栈,仔细看过还是一家有名气的客栈,房屋整齐干净,住进去一定舒坦极了,看样子也要半个时辰才能到达。”

        冷小婵听完点点头,道:“相公就按照你所说话去做。”

        刘欣道;“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趁早赶路,不然遇到天黑下来,走起路来就很艰难了。”

        “各位兄台,我们就此别过,”说完话,刘欣拉着冷小婵的手向悦来客栈的方向走去。

        柳其思看了刘欣二人一眼,目光转向柳其宝道:大哥,彩蝶看样子回去的时间是赶不上,我们不如和他们同道而行。

        柳其宝看了她一眼,点头道:“我们就按照你说法去做,这一次你一定要安分守己,不然的话,我回去把此事转告爹,爹也不会轻饶你的,到时候你可别怪哥这样无情,”柳其宝再三嘱咐。

        “我不会的了,不会向刚才那样鲁莽行事,现在才知道小心行事是那么的重要,也不会造成身体受到如此重创。”

        柳其宝笑道:“小妹我看你吃一堑,长一智,也算刚才买回一个教训。”

        柳其思道:“好了,好了,再这样说下去,恐怕天都被你说黑了,我们还是快点赶路吧!”

        柳其宝这一次决定,不是为了单住客栈这么简单,而是有一定的用意,其目的主要是为了查清刘欣的下落,来个飞鸽传书,来个一网打尽,既可得到此秘笈,又可以稳定这武林盟主之位,这样就可以世袭相传下去。

        昆仑四杰经过商量之后,也只好投住客栈,翌日早晨再回昆仑山,随之也跟着他们三人同路而行。

        萧媛她们十几个人飘落在幽明教门口,这时天色已经黑下来,到处都被黑暗所笼罩,但幽明教门口那两排灯依然明亮,郭晓香在门口静静地站住,不停地朝门口远处望去,看见萧媛几人朝门口走来,气急败坏走到她们的面前道:“萧总管你们总算回来了,教主见你们半天不回来,大发雷霆,所有的教徒都吓得要死。”

        萧媛听完点了点头,道:“现在教主在什么地方?”

        郭晓香答道:“教主在大厅等你,叫我在门口等待,只要一看见你,就把这件事情立即转告你,不得耽误。”

        “我们不要在这里多说话,还是赶快去见教主吧!”几人加快步伐向大厅走去,大厅里面两排人在静静的站在那里,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似的?目不转睛地向教主之位望去。

        梅芝琳静静地坐在大厅正中的交椅上,用手指不停地敲打椅把上,脸上呈现着像冰一样的冷酷,一言不发,看上去就叫人提心吊胆。

        她们踏进大厅里,郭晓香上前躬身行礼道:“启禀教主萧总管来了,”梅芝琳点了点头,用右手向前挥了挥,示意叫她退下,她恭恭敬敬的退回原位,

        萧媛恭敬行了个礼道:“不知道教主今天这么晚等我有何事?请教主让直言。”

        “萧媛我今天这么晚等你,你应该心知肚明,你平时做事干脆利落,今天却拖拖拉拉,去了一整天,却连一个人都带不回来,你身为一任总管,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做事却如此差劲,你该当何罪?”梅芝琳狂然大怒。

        萧媛委屈的低下头,沉默许久却一句话不发。

        “萧媛我在跟你说话,你到底听到没有,还是我说话不管用,我今天倒要看一看你有什么理由可以解释地,”梅芝琳还是以训斥的语气说道。

        萧媛听到这些话,吓得支支吾吾道:“我,,,,,,我,,,”半天也没有道出一句话,双眼都灌满泪水,晶莹的泪水从粉红的脸颊流下。

        余敏看见萧媛脸面上的委屈和泪水,这一次深知中冤枉的,如果不把真相说明,这样冤枉下去,总管在本教却无法立足,教主也不会轻易放过她的,免不了要受本教的残酷之刑,想到这里,插口道:“教主息怒,这一切都不怪总管,都是有特殊原因造成而导致这个结果。”

        “我倒要听一听是什么特殊原因而导致这个结果,余敏你给我说个清楚,要是有半点谎言,你一定会知道我的厉害,毫不放过你们,叫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余敏颤声道:“本来是可以得到几位英俊貌美的美男子,用迷魂琴迷失他们的心智,原以为大功告成,没有想到他们个个都身怀绝技,招式各异,就连我们一贯使用的迷魂琴,都无得到进展,无法抵抗。”

        梅芝琳听完,摇了摇头道:“我绝不相信你说的话,世上再厉害的功夫,也无法与我所独创十指迷魂琴相抗衡,我想你们一定是在编造谎言来欺骗我,想让我从轻发怒是不是?”

        余敏沉着脸色,斩钉截铁道:“教主在上,我所说句句属实,我们就算有这个心,也没有这个胆,我们又何必用欺骗的手段来欺骗你,”

        梅芝琳道:“我今天倒要洗耳恭听,你所说的人会使用什么样的功夫,迷魂琴会对他们不起作用。”

        余敏不急不慢地说道:“当时和萧总管决战时有昆仑四杰和当今武林盟主的女儿柳其思,没有想到她们的功夫如此的出奇,萧总管在较量之后,元气大伤,差一点就命丧黄泉。”

        梅芝琳刚听到昆仑四杰时并没有任何反映,再听到武林盟主女儿柳其思时,眉头一紧,“你们看见她所使用的剑法是不是碧月旋风剑?”

        余敏道:“她所使用的剑法的确是碧月旋风剑法,难道教主也知道这种剑法的厉害?”

        梅芝琳冷笑道:“这种剑法在江湖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所向披靡,无人能敌,难怪你们会空手而回,至于昆仑四杰的功夫根本就应付不了迷魂琴所发出的威力。”

        余敏道:“教主果真是英明神武,一下子就猜中了,昆仑四杰被萧总管所奏曲调,大伤元气,呕吐鲜血,没有想到这个柳其思的功夫的确了的,总管却无法抵挡她的旋风剑阵,好不容易从此阵中死里逃生。”

        梅芝琳点了点头道:“萧总管快起来,这一次是我错怪了你,但你们要牢记,当你弹奏这迷魂琴时千万不要对任何男子动了情,否则的话就会完全失效。还差两人还有三天的时间应该还来得及,如果把《媚外神功》练成炉火纯青的地步,就连碧月旋风剑也不会放在眼里。”

        刘欣道:“小婵你看前面就是悦来客栈,总算有个落脚的地方,不用风餐露宿,”

        冷小婵点了点道:“相公所说得是,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么大的一家客栈,我的心总算安定下来。”

        柳其思道;“大哥我们也进这家客栈住宿,等明天一早再回家,”

        柳其宝道:“现在也没有别的地方投宿,只有在这里住一宿,明天一早赶快回家,向爹交待任务。”

        几人刚踏进店门口,酒保上前打招呼道:“各位请进,里面有空位。”

        他们顺着酒保所指的方向坐下,酒保道:“各位客官你们吃点什么?”

        刘欣道:“随便炒点菜就可以,酒保这里有没有空的普通客房?”

        酒保道:“不好意思,这里简单的客房已经住满,现在只有几间上等的客房,刚好够你们几人居住,只不过这上等的客房的房费却比这普通的房间贵双倍的费用。”

        刘欣道:“这个你不要担心,我们就先订下来这几间房间,等明天一早就交还房费。”

        酒保道:“这个我不能做主,我得去问问老板,如果可以明天交还也可以,”说完完向店老板面前走去,店老板在那里不停的敲打着算盘,“今天的盈利宏观,如果天天像这样,我的日子就会飞黄腾达,过着常人不能达到的生活水准,也可以富甲一方。”

        酒保道:“老板我有一件事情跟你商量一下。”

        老板道:“你有话就说。”

        酒保道:“刚才来了几个剑客,说来投宿,说明天交付房费。”

        老板向他所指的方向望去,迟疑了一会,道:“不行。”

        酒保疑问道:“老板为什么不行?”

        老板皱着眉头道;“你有没有听说过,江湖险恶,人心叵测,你看看他们都是江湖之人,不得不提防,万一明天为了这钱的事,起了纠纷,动起手来,谁又能是这些人的对手,刀剑无眼,吃亏的还是我们,吃不了兜着走。”

        酒保心忖道:“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自己都快成势利眼,满脑子里都是金钱。”无奈的走到刘欣面前道“:这位客官,老板说了,先付银两,然后再住房。”

        刘欣从怀中掏出一锭碎银子,道:“这锭银子就算是交还这饭菜钱和房费,不用再找零了。”

        俞加杰道:“我们这么人只是萍水相逢,怎可能让你一人为我支付所有的费用,我们真是过意不去。”

        刘欣道:“我们相遇也是一种缘分,又何必在乎谁会支付这笔费用。”

        柳其思对刘欣今天的举动无不感到钦佩不已,也在内心占有一定的位置。对他的好感也越来越强烈,于是脸上不停的泛起微笑。

        吃完饭,他们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刘欣道:“小婵,我今天听到昆仑四杰所说我们苍山派正要面临着灭顶之灾,所有的弟子都要遭此横祸,这些祸端都因我而起,我该如何是好,”说完泪水洗面。

        冷小婵劝慰道:“相公你千万不要着急,这件事情我们得从长计议,一定会想出一个好的办法,让苍山派能够化险为夷,不会让无辜的弟子残死。’

        刘欣的脸面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时间如此紧迫,想办法又谈何容易,当真正想到办法时,苍山派已是再劫难逃,小婵你明天不如先回紫竹园,我一人亲自去苍山派一趟,以解除苍山派的劫难。”

        冷小婵冷着脸道:“相公我不能一个人单独回到紫竹园,此去凶多吉少,再加各门派高手如云,我怎么放心让你一个人单独去冒险,如果你有什么不测,我也不会苟活于世,既然我是你的人,我也要和你一起共患难。”

        刘欣用手轻轻地拍拍了她的香肩道:“小婵有你这句话,我已经心满意足,我想我们还是明天一起去苍山派,”

        冷小婵高兴地笑道:“相公是真的吗,到了那里我一定会助你一臂之力。”

        柳其宝双手捧着信鸽朝着天空放飞,“这一次爹如果得到这个消息,一定排除多年的难解的问题,如今又可以稳坐这武林盟主之位。”

        就在这时,只见一阵白色的物体从自己的身边迅速的飘逸而过,转眼间已经腾飞到半空,双手抱起信鸽缓缓落于地面,背朝着柳其宝。

        柳其宝一惊道:“你到底是谁。为何捕捉我的信鸽?”

        白衣人转身道:“大哥是我,果然不出我所料,你竟会真的用信鸽来传递刘欣的下落,太让我失望了,以前你是我最值得钦佩的人,今天你做的这件事却让我看不起你。大哥我今天绝不准你犯如此低级的错误。”

        柳其宝气得咬得牙吱吱作响,“小妹,刘欣跟我们毫无关系,你却处处为他着想,只要有刘欣的存在,爹的心情就一天不会平静,你可知道爹这些年都在艰熬中度过,武林盟主的位置就会被动摇。”

        柳其思摇了摇头道:“不会的,绝对不会的,他并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我相信刘欣不会给我们柳家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柳其宝怒斥道:“小妹,你懂什么,你不要被刘欣的虚伪的外表所欺骗,你的江湖阅历少,根本就不知道江湖的险恶,人的丑恶的一面,你永远都看不清的,只有先除之而后快。”

        柳其思大声道:“我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来伤害他,如果想伤害他,就和我过意不去。”

        柳其宝道:“小妹你为何如此执拗,却一心地要偏袒维护他。我真的想不通,你难道对他动了情?”

        柳其思道:“大哥你不要在这里瞎猜,我怎么会对他动了情,他只不过对我有救命之恩,我怎么可以做一个忘恩负义的人。按理是讲不通的。”

        柳其宝道:“话虽有理,可爹的话不能不听呀,那我们回去又如何向爹作交待?万一爹知道内情,我却无法逃不过柳家的家法。”

        柳其思顿了顿道:“如果爹要是追问起来,我们就说根本没有查到刘欣的下落。到时就会逃过这一顿责罚。”

        俞加杰道:“看看这天色到明天早晨还早,各位师弟我今天把你们带一个你们从未去过的地方。”

        李志鸿道:“是什么地方,到大师兄的嘴里说得神神秘秘,”

        俞加杰笑了笑道:“等我们到了那个地方,你们自然就会明白。”

        潘知林道:“大师兄你就别买关子了,不如透露一点我们心里也有一个底。”

        俞加杰道:“那我就透露一点吧!我们今天要到的地方就是怡红院。”

        潘知林一惊道:“怡红院那个地方可去不得,我们都是名门正派弟子,要是传出去,我们昆仑派的脸面荡然无存,我们又和那些不学无术的人又有什么区别。”

        徐志鸿道:“既然不是个什么好地方,我们还是不去为好。”

        俞加杰道:“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你们可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今天可是八月十二,是怡红院的台柱子碧云游出演节目,这位女子却出淤泥而不染,琴棋书画,吹拉弹唱无所不能,多少富家子弟,王公贵族都上门提亲,都被她婉言谢绝。”

        徐志鸿道:“这位女子也真是奇女子,对这些有财富的人都不屑一顾,那她会对什么样的男子感兴趣?”

        俞加杰道:“这个我就不知道,常听别人说过,只要她能够一见钟情,对他有好感,才是她一生的追求,小师弟,你和她的年龄相仿,你这一次去了怡红院,说不定能抱得美人归。”

        徐志鸿苦笑道:“大师兄你就别取笑我啦,论相貌,论财势,跟别人都无法相比,”

        俞加杰叹了一口气道:“小师弟此话诧异,并不是每个人都在乎人的外表,家境的富裕,来确定自己的终生,真所谓缘分天注定,说不定他却看重了你的哪一点,完全超越他们,却能赢得她的芳心。”

        徐志鸿道;“听大师兄这么一说,我好像真的心动了,感觉她就在我的面前。浑身都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推波助澜。”

        潘知林道:“小师弟你虽未和她谋面,却对她有好感,难道是上天注定你们之间有缘分。”

        俞加杰指着前方道:“我们只顾着讲话,前面就是怡红院,那里灯火通明,人来人往,热闹非凡,没有想到这碧云游的技艺如此高超,吸引这么多的顾客,我想这些人都为她而来。”

        只见老鸨站在怡红院门口,见到每一位客人不停的打招呼道“;各位客官你们今天来到怡红院就算来对了地方,在这里吃喝玩乐包你们满意,还有美女相伴,叫你们如家的感觉。”

        有十几个美少女从楼上匆匆地跑了下来,她们个个都长得婀娜多姿,柔情似水,看上去也算是绝代佳人,只见她们一下来,每一个人都搀扶着一个人,“李公子好长时间没有来捧我的场了,都想死我了,”

        李公子掂起她的下巴,笑盈盈道;“映红难怪现在看起来比较原来憔悴了许多,是不是想我的原因造成的,我今天特地为你而来,一定会好好地补偿,补偿。”

        映红含首笑道:“今天听到你这话我就很心满意足。今天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说完拉着他的手向她的楼阁走去。

        每一个人经过老鸨身边,都从衣兜里掏出一锭银子放在他的手中,到了昆仑四杰也不例外,俞加杰道:“妈妈听说今天是碧云游出演节目。”

        老鸨道;“你们的消息真灵通,今天为她而来的人数不胜数,没有想到她的名气这么大,轰动了整个街市。你们还是抓紧时间,不然就没有座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