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龙诀之九龙剑诀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和爹反目

第十四章 和爹反目

        刘欣和冷小婵来到风阳镇,这里人来人往,刘欣道:“娘子走了半天才到风阳镇,大概到位苍山派还有多少路还不知,我们不如到旁边打听一下,顺便到那边马厩里买两匹马,这样行程也快多了,也能提前一点时间到苍山派,见到师父和同门师兄弟,说不定会给他们一个很大的惊喜。”

        他们走到一个卖菜的大叔面前问道:“请问大叔这里离苍山派还有多远的路程?”

        那位大叔回答道:“你们所说的苍山派是不是在九华山,实话告诉你们九华山离这里可远啦,在不远处有一座魂魄山,”说到这里脸上充满一种神感,“你们想为什么叫魂魄山吧?”

        刘欣道:“那为什么叫魂魄山呢?听起来挺恐怖的,更叫人毛骨悚然。”

        “那我就老实告诉你们吧!那魂魄山本来不叫这个名字叫九灵山,在二十年前,偶尔听人说那座山经常魂魄不散,在整个山脉里叫曲喊冤,整个山脉都被这种阴气所笼罩,刚开始大家都不相信,以为都是编造的诺谎言来骗人,大家经常经过这座山,也经常听到这种声音,也不足为奇了,所以大家都很少到这山上,连附近都很少有人去,就怕这冤魂符上身。”

        接着这人又道:“小伙子我还是劝你和这位姑娘不要走这条路,绕道而行的好,必经这条路不是一条寻常路。”

        刘欣道:“大叔我们决定还是走这条路,不管是否冤魂也罢,野鬼也好,总之而言,只要有捷径之路到九华山,我们有急事在身,必须要在这条路所经过,娘子你的意思如何?”

        冷小婵道:“既然相公坚决要走这条路,不管这条路有多崎岖坎坷,我都会支持你的,我不会改变主意的。”

        刘欣道:“有你这句话,我就更加有信心了。”

        这位大叔无奈道:“既然你们坚决要走这条路,我也不阻拦你们,九华山离这里大概二百多里路,光凭你们两人步行,我看走四五天也到不了九华山,前面不远处有个马厩,你们到那里买两匹骏马,也能及时赶到九华山,到达目极地。”

        刘欣抱拳谢道:“这位大叔多谢了,“这位大叔回谢道:“不必了。“

        西域四狂,他们四人在玉兰院里面在商量,低估着什么,走近才知道,一个络腮胡子道:“最近至尊法王有一个完美的计划,决定过一段时日准备踏往上中原,夺去武林盟主之位,到那时候我们四人的地位就可想而之,“说完脸上露出洋溢的笑容。

        顾长青沉着脸道:“现在中原武林高手真是层出不穷,功夫更是高深莫测。难以渗透,我看只要一踏入中原,不知道我们四狂能敌过几人。“

        袁仪怒道:“长青你这叫什么话,不是掌他人的志气来灭自己的威风,如今我们四狂的功夫已经练得炉火纯青,不像初入中原上的功夫,那时的功夫和现在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我看整个中原上的功夫再怎样厉害,再怎样的精妙无比,也没有几个是我们的对手。“

        莫少聪接着道:“袁仪说得对,我们的功夫在中原和那些平庸之辈相比,我们算第二,就没有人敢说第一,踏入中原铲除那些自称名门正派的门派,就连称赞自己是中原武林功夫第一的武林盟主柳乾坤,也会伏手称臣,跪地求饶的。“

        殷亭军信手从袖口中掏出一张信函,上下仔细的打量一看,大家的目光都转移到他的手上,还以为他的手上是什么好的讯息,要不然也不会看得这么认真,殷亭军看完纸条,怒气冲天,右手劲力拍在石桌上,啪的一声巨响,石桌一下子被劲掌拍得粉碎,“没有想到又是吹花老祖。”

        袁仪疑问道:“什么吹花老祖?是不是二十年前和我们交手那个吹花老祖,不是被囚在九灵山,亭军你的脸色为何如此的难堪,有如此的火气。”

        殷亭军深思一下道:“此人正是囚在九灵山的吹花老祖,如今的吹花老祖和二十年前的他大不相同,现在功力大增,差一点给于天雄置于死地,在信函中特别写到要我们帮助他讨伐吹花老祖。以助他一臂之力,取回他想得到的吹花神功。”

        莫少怀道:“我真的不敢相信,吹花老祖被囚在这巨石中二十年,在里面束手束脚的,里面只有一点点空隙,凭什么功夫练就的功夫却比二十年前厉害许多,于天雄经常给我们通信中所说,他在练就一套什么九阴寒阳掌,此掌法厉害无比,在整个中原无人能敌,如果再加上吹花神功,武林之位非他莫属,原来这些话都是白说,全部是谎言,如今却连一个熊志平都对付不了,我看他连个废人都不如,还想做什么武林盟主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顾长青冷冷道:“少怀我看你还是不要在这里愤怒不平,我看还是想办法去帮一帮于天雄把熊志平给解决了,让他交出吹花神功,了却了他一生的心愿,我也有一点想不通,现在中原传闻各门派都在寻找《神龙诀》秘笈,听说只要得到此秘笈,武功就是天下第一,自然武林盟主之位唾手可得,为什么不改变主意,却对这吹花神功死心踏地,我看他是吃了称砣铁了心。”

        袁仪道:“熊志平在那块巨石中,功力大增,万一从巨石中蹦出来,第一个不能放过的人就是于天雄,他一向恩怨分明,有仇发报,到那时于天雄就太惨了。”

        莫少怀接着道:“不可能的,就算他的功力再怎样的深厚,也不可能把几百年的寒铁所铸造的铁链所挣断,就算真的蹦出来,也会累个半死不活,功力也会完全丧失,就等于是一个废人。我看这件也不必大惊小怪,更不必要向中原再走一趟。让别人说我们西域四狂虚张声势。”

        殷亭军听完这些话点了点头道:“你们所说的话都有一定的道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再说我们西域四狂也是有头有脸的人,我们以前四人也帮过于天雄,达成他的心愿,如今却刹手不管,不等于是害了他,再说他现在已经娶妻生子,就算不为了他,也为他的妻儿所着想。”

        顾长青道:“我们一切都按照殷亭军所说的做,就算上刀山下火海,我们再所不辞,我们也不是贪生怕死之辈。我看找一个机会向至尊法王请示一下,通过他的允许,我们才可以踏入中原,以前于天雄也为至尊法王办了不少的事情,也完全效忠至尊法王,我相信他一定会卖这个人情。”

        顾长青接着又道:“还是先给他一封飞鸽传书,让他不要着急耐心等待。”

        柳云伯大老远向大门口跑来,脸上充满喜悦叫道:“老爷,老爷,少爷,小姐和彩蝶丫头回来了,看见小姐的脸色,看样子这次出去收获还不小,我看刘欣的下落一定被查到了。”

        柳乾坤用怀疑的口气道:“云伯是不是你看花了眼。”

        柳云伯道:“我以前都是老眼昏花,把事情都看砸了,现在我可以向您保证,这一次我可看得一清二楚。你看他们三人都到家门口。”

        柳其思高兴的推开门,大声喊道:“爹我们回来了。”

        柳乾坤拍了拍她道:“思儿看见你今天这么高兴的心情,看样子把爹所交待的事,办得一定很好了,一定把刘欣的下落给查清楚了,小宝我来问你,刘欣的下落查到没有。

        柳其宝听到柳乾坤在咨问,只好应着声道:“爹其实我们已经找到了刘欣的下落,可是都怪小妹多次阻拦,才让刘欣此人得以逃脱。”

        柳乾坤冷峻道:“思儿,你大哥所说的话是真的吗?”

        柳其思娇嗔道:“爹,你可别听大哥胡说八道,我那有那么大的胆子呀!”接着又道:“大哥你可别忘了,刘欣对我有救命之恩,我是有恩必报,不可能让我做一个忘恩负义之人吧!”

        柳乾坤道:“我简直被你们二人说得糊涂起来了,刘欣对你有救命之恩,我看你完全就是东拉西扯,胡言乱语,简直有失我们柳家的门风。”

        柳其思道:“爹,不是的啦,刘欣的确有恩于我,要不是有了他的帮助,我也不会再和你相见了。”

        柳乾坤道:“彩蝶你说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我倒要看一看刘欣用什么方法救了小姐的,让思儿觉得对他的恩情如此强大,处处都为刘欣着想。”

        柳其思向彩蝶使了一个眼色,彩蝶深知她的意思,道:“老爷,我们三人来到悦来客栈歇脚,无意之中发现刘欣和一位姑娘的踪影,刚好发自内心的高兴,就在这一刹那间,被一阵怪风搞得乌烟瘴气的,那枯叶被风搅得像一把把锐利的刀子,,在路上经过和客栈的人全被这些枯枝败叶所杀,大家都感到能使用这种功夫的人非比寻常,一时好奇之心,我们三人,刘欣二人和昆仑四杰一起来到石枯林,小姐和那个女子萧媛发生了矛盾,一时动起武,没有想到那萧媛的功夫实在了得,被小姐的旋风卷进,一时之急,却被萧媛破小姐所施展的碧月旋风剑阵,小姐此时也身受重伤,还吐了不少的鲜血,就在此时刘欣给小姐服用了九转大魂丹,没有想到这药力特强,眨眼之间小姐的功夫完全恢复。”

        柳其思笑道:“爹,你看看刘欣是不是对我有救命之恩,我应不应该知恩图报,还是恩将仇报的好。”

        柳乾坤道:“就因为刘欣对你有那么一点点小恩惠,竟敢违抗我的命令,你可知道刘欣这小子,乃是武林各门派的共敌,人人得而诛之,你又何必为他求情?”

        柳其思鼓着嘴巴生气道:“什么武林共敌,什么求情,我看刘欣并不像你们所说的那样坏,刘欣这人有一股热心肠,对人热情豪放,是一般男子不具有的那种特点。”

        柳其宝插嘴道:“什么特点,优点的,我看你八成是对他一见钟情,我知道他是你心目中的白马王子,谁也比不上他,”这一句话刚说出来,就有一股酸味。

        柳乾坤冷冷道:“思儿你怎么有这种想法,如果真有这种想法,我劝你立即回头,对他不能有半点爱心,你想刘欣已经有了意中人,你这样的付出,会对你造成严重的代价。”

        接着又道:“我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也想通了,一定是刘欣使用了什么邪门歪道的妖法,再来个英雄救美讨得你的欢心。他有唯一的意图,就想轻而易举夺去我的盟主之位,一统江湖的野心。”

        柳其思听到这话,更是怒火心中烧,反斥道:“爹你这叫什么话,你一心想得到《神龙诀》,想一统江湖,继续坐武林盟主之位,联合各门派对付苍山派,已达成自己的心愿,那你的意图何在,你才是野心勃勃,因为你想得到的秘笈就在刘欣的手里,所以对刘欣产生憎恨,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

        柳乾坤气得咬牙切齿,脸上的肌肉不停地抽搐着,“你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竟然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我看你简直就是大逆不道,在你的心目中还有我这个爹吗?你这个吃里爬外的东西,一心想帮助别人,我就成全你,“立即从腰部拔出利剑向柳其思的颈部砍去。

        就在此时此刻,柳云伯失声喊道:“老爷,剑下留人,这万万使不得,双手紧握住柳乾坤的右手,虽然小姐的脾气倔强,刚烈,说话一时没有了分寸,也不至于让她断送性命,老爷一定要三思而行呀!“

        柳乾坤的手在不停的颤抖,“云伯你为什么要为她求情,你为她求情是多余的,这个死丫头已经达到丧心病狂的地步,留住她的性命,以后一定是个祸根。“

        柳云伯颤声道:“老爷就看在我多年在你家的份上,也看在我把小姐和少爷带大的份上,就放过小姐吧!“

        柳其思上前道:“云伯不要求这个情,要杀要砍随他的便,就算我认了,你想一想只要阻碍他的什么大计,都得死路一条,绝不留活口。这也是他做人的原则。“

        柳乾坤更是火上加油,怒不可遏,“云伯让开,让我杀了这个丫头同,当我没有生下这个女儿。“

        柳其宝心忖道:“此时不劝住爹的话,小妹的性命也难保全,“于是上前道:“爹你又何必跟她一般见识,我看不让她让吃点苦头,不知好歹,不如把她关进柴房里,让她好好地反省反省,什么时间反省清楚,自己所犯的错误。再放她出来也不迟。“

        柳其思生气道:“大哥你、、、、、你这什么意思?“

        柳乾坤道:“小宝就按照你的意思去做,来人啦,把小姐关进柴房里面,让她好好地反省反省。“

        话刚说完,从外面进来两人,这两人的面貌一胖一瘦,胖的是柳巡芳,瘦的叫红君,刚进了门就道:“小姐。“

        柳其思道:“不要你们二人东拉西扯的,我自己会走,说完话转身就走。”柳乾坤再三嘱咐道:“你们二人给我听着,没有我的玄铁的令牌谁也不许见小姐,如果小姐再闯出来,捅出什么祸来,我就拿你们试问。”

        柳巡芳道:“老爷您放心,这件事交给我们,我们一定会把小姐看管好的,如果真的出现什么差错,我们就以性命担保。”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们不管做什么事都忠心耿耿,绝无二心,你们只要把小姐这两天看好,不要让她私自跑出来惹事生非,你们就算大功告成,这件事不会让你们为难吧!”

        红君恭敬道:“老爷这么简单的事,怎么说为难我们呢?就算上刀山,下火海再难的事,我们也会办好的,”说完二人也跟着走出大厅外。

        柳乾坤看了柳其宝一眼道:“小宝你到我的书房里来一趟,我有话要和你商量,彩蝶你昨天你也忙了一整天也比较辛苦,早点回去休息休息,养足精神。”

        彩蝶谢道;“多谢老爷的关心,彩蝶心领了,老爷我有一个请求,希望对小姐刚才所说的话从轻发怒。”

        柳乾坤笑道:“你尽量的放心,思儿说再不好听的话,她必经是我的亲生女儿嘛,我根本不会放在心上的。也不会和她计较的。”

        刘欣和冷小婵从马厩里买了两匹骏马,颜色都是综黄色,在路上急驰奔跑,荡起尘埃到处乱扬,整个场面都被这沙尘所笼罩,一切事物都迷茫不清。

        冷小婵用手指着前方道:“相公你看,前方有一座气势磅礴的大山,挡住了我们的去路,这难道就是在集市上所说的魂魄山吧!”

        刘欣勒住了僵绳道:“我想大该是的吧!我看这山和别的山没有什么区别,这大概都是大家信神弄鬼所编造的谎言吧。”

        冷小婵点了点头道:“但愿如此,如果真的出现什么冤魂野鬼,那可怎么办,”一副不耐凡的样子。

        刘欣笑道:“娘子何必如此的担心,我看你这担心是多余的,你可不要忘了我可是你的护花使者,就算再厉害的妖魔鬼怪见到我只会望风而逃,逃之夭夭,那还有功夫伤及到娘子。”

        冷小婵道:“我看你整天就知道说大话,如果真的遇到什么鬼怪,我看你比兔子跑得还要快,根本就不会顾及到我。”

        林悦喜等四人来到了聚义厅,林悦喜道:“啸云,胡锦,飞达,你们快过来,让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三位前辈。”

        三人听到此话,恭敬的行了个礼。“啸云这位是你爹,二师叔和三师叔”,又指着另一位道:“胡锦这一位是你的爹,”他们二人听到此话,听到自己的爹回来了,激动万分,立即和他们拥抱,异口同声的叫了一声爹,热泪满眶,他们这一激动是因为二十多年来从来没有见过他们,也不知道他们心目中的爹长得是什么样?

        龙啸云抱紧龙吟令道:“爹这是真的吗?还是幻觉。”

        龙吟令道:“这一切都是真的,没有想到这二十多年来不见,如今却长成如此结实的身体,是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是应该效忠苍山派的时候到了。”

        这时心情最难以忍受的是刘振飞和徐飞达,在这二十多年后却没有机会见到自己想要见到的亲人。

        徐飞达苦着脸道:“师伯,师叔,我为什么不能和我爹见面,我爹为什么没有和你们一起回来,我真的好想好想见到他老人家,这些年来,我每天做梦,都梦梦见和我爹相见,那一种感觉是多么的温暖,多么温馨。”

        他们三位老者听到徐飞达所说的一番话,心中一阵阵的寒酸,情不自禁的眼睛红润,泪流满面。

        徐飞达看见师伯,师叔三人如此的神情,深知事情不妙,拉着刘振飞的衣襟嘶声道;“师叔我爹他现在到底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你们快点说吗?让我也清楚事情的缘由吗?”

        刘振飞用手拭擦两下脸上的泪痕,悲凄道:“孩子你爹,你爹在五年前不幸身亡变故。”

        徐飞达听到此话,泪如雨下,“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不会的,不会的,我绝不相信,事情会来的这么突然。”

        龙吟令诚恳道:“小达这一切都是事实,我们绝对没有半点虚言,更何况你爹和我们就像亲兄弟一样,我就跟你实话实说吧!说明一切原因,在二十年前,我们师兄弟四人退隐江湖,隐居在翠屏山,那里四季如春,环境之优美,空气清晰,时而还夹杂着树木和小草,野花所吐纳的芳香,犹如世外桃园一般,此处正是享受天年的好地方,准备好好的过完后半辈子,不再理江湖之事。”

        徐飞达急道:“那后来怎么样,那我爹又是怎样的离开人世?”龙吟令叹了口气道:“也许是天不从人愿吧!在十年前,在树林中散步,偶尔谈起武林之事,”说到这里眼前立即浮现一幅十年前的往事。

        胡志军道:“大师兄听说现在的武林各门派在江湖中崛立而起,功夫更是精益求精,不断扩展自己的势力,欲想独霸江湖的野心,更可恶的是他们所练的功夫阴毒无比,招招都致人于死地。”

        龙吟令道:“我们不是说好吗?只要隐居山林,好好过完下半辈子,不再过问江湖之事。二师弟你难道有后悔之意不成。”

        胡志军笑道:“我绝对没有半点后悔之意,我只是,只是担心苍山派。”

        刘振飞冷冷道:“担心苍山派,有什么可担心,就算他们有什么三头六臂也奈何不了我们祖师爷所独创的苍山派,再怎么说你也不能太低估了苍山派的功夫吧!”

        胡志军这时脸上变得严肃起来道:“如今各门派所造就新型招式,如果我们苍山派所使的剑法,剑招都是陈旧,破绽的地方较多,只要以前和我们苍山派交过手的,稍为加以研究,定能拆分祖师爷所遗传下来的经典武学,到最后被取而代之的就是苍山派。”徐小岚失惊道:“二师兄说得也并无道理,那现在该如何是好?”

        胡志军又道:“不是并没有解决的办法。”

        龙吟令朗声道:“你说你能有什么方法解决,如果有就什么办法就直接说出来,何必吞吞吐吐的,不是叫人干着急吗?”

        胡志军露出一幅得意的笑容,道:“这些天来,我一直观察万物迹象,深思熟虑的研究一套剑法,此剑法精妙无比,速如雷电之快。所以取名叫霹雳剑法,我想这一套剑法一定能光大苍山派,让苍山派在江湖上久盛不衰。”

        徐小岚笑道:“难怪这一段日子来,看见你鬼鬼祟

        祟,神神秘秘的,我们一直在猜想,以为做见不得人的事,原来是在研究一套剑法,我们是否能够和你一起分享这剑法的精妙所在。”

        胡志军道:“当然可以,只要是苍山派的弟子都有权使用这套剑法,这样就可以强魄健体,从此让步我僮的门派在江湖中才能有立足之地,更何况我们情同手足,视为兄弟,大家一起分享是应该的,何必拘于小节,苍山派的茁壮强大是我们肩负着重大的责任。”

        龙吟令道:“二师弟如此的精妙厉害的剑法,我休养是否可以目睹一下这剑法的厉害之处。”

        胡志军笑道:“你们看看现在连一把利剑都没有,无法发挥剑法的特长,我看还是算了吧!”

        徐小岚拍了拍胡志军肩道“二师兄你又何必如此的谦虚,我看过分的谦虚就等于骄傲,我们之间的剑法不分仲伯,你就随随便便找一件东西做利器,也能发挥到这剑法的精妙所在。”

        刘振飞道:“说得对,我们也要看一看你所施展的精妙的剑法,你不会让我们失望吧!”

        胡志军道:“那好吧!”说完,只见双脚一弹而起,整个身体像离弦之箭,嗖的一声,向蔚蓝的天空射去。然后所听到吱的一声响,

        三人都被他这种精彩的动作所震撼,目不转睛的凝视着上空。

        胡志军身体在半空中不停的翻转,身式若隐若现,手中枝头的招式更是层出不穷,难以辨清这剑法的招式,只见上空乌云密布,雷电交织,剑气直贯长空。

        大家看了他刚才所施展的剑术惊叹不已,不住点头称赞,好一套剑法,却显示出它的精妙所在。

        徐小岚突然叫道:“没有想到精彩的还在后面呢!”

        其余的二人都把精神都集中在上空,只见他在半空中,右脚提起,双臂张开平起,缓缓的扇动,如白鹤晾翅,又如白鹤在展翅欲飞,手中的树枝猛地向旁边划去,此时此刻,天空的云际汹涌地翻腾着,雷声到处惊鸣,闪电在整个天空中一闪一闪的掠过,此景壮观无比。

        龙吟令看了所使的剑法和剑气,情不自禁的叫道:“志军你快点下来,不要在上面比划了。”立刻收回刚才所施的剑招,缓缓地降落在地面,此时天空又恢复了一片晴朗。

        龙吟令伸出大拇指道:“你刚才所施展的剑招真是至深至密,毫无渗透之处,是我有生之年还是第一次看见如此精妙的剑法。我看苍山派的列祖列宗要是知道你独创这套精妙厉害的剑招,一定会含笑九泉,以你为荣。”

        胡志军道:“多谢大师兄的夸奖,我那有这种能耐,我只是平时瞎捉摸,无意之中才悟出这套剑法,那能用精妙厉害的词语来形容,不是往我的脸上贴金呀!”

        徐志军插嘴道:“二师兄你就不要在这里谦虚了,我看大师兄所说的话一点不假,你仔细想想如今你为苍山派所独创这套剑招,剑法奇妙无比,也算是一大功劳,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胡志军板着脸道:“你们是不是用最好听的话来夹功于我。”

        徐小岚朗声道:“二师兄你是不是生气了,我们所说的话都是肺腑之言,怎么可以说夹功于你,这不是无中生有吗?说来也奇怪,你刚才所使用的剑招叫什么名字?”

        刘振飞急道:“二师兄你快点说吗?我们都快等着急了。”

        胡志军看了大家一眼,心里暗暗地忖道:“难道我错怪了他们,我也不应该这样乱发脾气,;这样一来就伤了师兄弟的和气,于是心里越想越内疚,感觉到心里不是种滋味。”

        刘振飞看了他半天,没有回答,沉默不语,感觉到莫名其妙,“二师兄你在想什么问题,想得这么投入,我刚才跟你所说的话,大概一句也没有听得进去。”

        这时胡志军才觉察到,只是回以一笑,我为刚才所说的话自责,内心感到不安,你所说的话,我的确什么也没有听到。

        二师兄你就不要在这里自责了,我们并不是那种斤斤计较之人,我刚才问到你所使用的是什么樟的招式。

        胡志军道:“霹雳剑法共分四式,晴空霹雳,雷电万击,电光横扫和交织火花,刚才所施展的是晴空霹雳,雷电万击,也是这剑法的精华所在。”

        徐小岚道那又如何才能练就好这一套剑招呢?

        胡志军道:“其实要练成这套剑法也并非难事,只要打通任督二脉,分歧七经八脉的交叉处,再汇聚自然的能量,定能轻而易举的练成此功,但是要切记的事,不要心急气躁,急于求成,否则七经八脉齐断,严重的可惨死致残,再好的功力和药力也无济于事。”

        龙吟令把整件事的缘由说了一遍之后,双眼开始红润起来,泪水如断了线的往下滴,大家看了此状况,伤心之处又涌上心头,只是低头伤心,沉默不语。

        徐飞达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情,他要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打破沙锅问到底,“那后来我爹怎么了。”

        龙吟令泣声道:小达你就不要再追问下去了,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你又何必让它重现眼前变为现实,我和你的两位师伯也不想把真相一直隐瞒下去,这样对你也太不公平了,总之不能让你永远解不开的谜。

        徐飞达听完点了点头,还是征求把这件事情搞清楚。

        其实你爹也是一个练武的奇才,在三个月之内就完全的掌握这剑法的招数和路数,平时对自己要求严格,在功夫上更来不得半点马虎,在最后两式中无法揣摩其中的路数,一时心急,整日整夜的练习,忘记了疲劳,孜孜不倦的勤练不休,导致筋脉萎缩,齐断,吐血身亡,用我们三人功力合作疗伤,却无济于是,你爹在临终之前还再三嘱咐,有机会看到你,叫你不要过度的伤心,节哀顺变,他这一生最遗憾的事,是在有生之年没有能再见到你一面。

        徐飞达听完此话“砰”的一声跪在地上,凄声道:“爹你为什么走得这么快,为什么要抛下我,孤独的生活在这个世上,为什么不让我尽一点孝心,这是为什么,为什么,这难道是天意吗?天意既如此,我活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意义,“说完从腰间拔出利剑,夹在脖子之上。

        龙吟令道:“小达你千万不要冲动,千万不要自寻短见,你这样做唯一对不起就是你爹,你爹也死不瞑目,“就在徐飞达迟疑之际,龙吟令用手猛抓起桌子上的茶杯,向他的右手握紧剑柄的方向抛去,说时迟,那时快,只听见嘭的一声巨响,剑从徐飞达的手中脱手而出,利剑迅速的刺破在墙面之上。

        徐飞达立即觉得整个手臂麻木巨痛,双眼只是在不停的流泪,转过身来扑到龙吟令的怀里道:“大师伯你为什么不能成全我,让我一死了之,我就不会在这个世界上忍受这种艰熬和寂寞,我在九泉之下也能和我爹相识,也是我一生最大的心愿。“

        龙吟令道:“你以为一死了之就可以解决问题吗?你爹在九泉之下会高兴吗?这你就完全想错,你这样做只会让爹在九泉之下更痛心,因为你幸负了你爹对你的期望,就因为这件事,你就更勇敢的活着,为苍山派光宗耀祖,多做一些为我派有益的事情,你爹也会含笑九泉的。”

        龙吟令劝慰道:“小达你现在的心情我很清楚,你爹的过世知道是对你是一种很大的打击,给你心里带来了是一种极度不平衡的状态,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你爹的死对你来说无非是一种损失,对苍山派来说更是一种巨大的损失,如断了一只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