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流放后,靠囤货空间娇养病弱首辅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调理身体

第十四章 调理身体

        沈今安只是大致扫了一眼,接过单子就放到了一旁,并没有接过那个布袋,只是面上带笑:“林统领辛苦了,这一路上少不得需要林统领照拂,小女子万分感激,剩下的那些请林统领喝口茶吧。”

        表面上装的云淡风轻,实际沈今安心里却在滴血,那可是金子啊!

        今日这事是他们商量好的不假,但最后林晓风解释的那一句,却不是她安排好的。

        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与林晓风这个情总是得承的,与他交好,这一路上几个孩子也能好过不少。

        林晓风早就眼馋她手中这些财物。

        可又因为她现在对县令有恩,又不能强取豪夺,此时有了个借口。

        林晓风果断将它揣回袖中:“这里面都是你要的东西,我还有要事就不多打扰了,待会儿你们早点回牢房就行。”

        想了想,他又从腰间取下一块牌子:“这牌子没有什么别的用处,小厨房的人还是认得这个的,你那两个孩子还小,别短了你孩子的吃食。”

        也算是卖个人情给沈今安,他目光落到顾宴清的身上。

        哪怕是流放、病痛也没能折损这个男人半分气质。

        他也不是傻子,沈今安让准备的全都是药材,任谁都知道是什么用处。

        毕竟是曾经的首辅,若是沈今安能将他治好......

        林晓风眸光微闪,暗自笑了笑,将心底的念头藏起。

        “如此就多谢林统领了。”沈今安接过那令牌,难掩面上的笑意,看来她的那些金子也算是物有所值。

        林晓风走后,沈今安迫不及待地打开那个盒子,里面全是用锦布包裹着的药材。

        她一个个看了个遍,点了点头,这药材的成色都不错,只是有这些还不够,想给顾宴清解毒可不容易。

        那毒素沉积体内多年,贸然解毒反而会害了他,只有把受损的身体补好,再谈解毒的事,她随手挑了一样药材放进袖中,实则暗中将药材收入空间。

        “叮,经验值+10。”

        听到提示音她顿时安下心来,这经验值她可一点都不能浪费,为了升级,完成每日的强制任务,她觉得钻一下系统漏洞。

        不过让她意外的是,不同品质的药材,似乎经验值也不同,之前她带着岁岁安安采得那些,经验值只是+1。

        刚才那株五十年份的人参就加了十经验值,看来等安顿下来之后,还是要把重心放在囤货上。

        有了源源不断的经验值,那买解毒丹还不是轻轻松松!

        “顾宴清!”沈今安激动的拉着他的手,眼底满是笑意:“我一定会治好你的!”

        顾宴清清冷的脸上泛起丝丝红晕,虽有夫妻之名,两人却很少近距离接触,更别提这样拉着手了:“那就麻烦娘子了。”

        娘子,他还是第一次喊出这个称呼,却意外的感觉不错,心底似乎有一样的感觉。

        沈今安也意识到了此时气氛有些暧昧,有些羞涩的别开了眼:“咳……我去让厨房帮你熬药。”

        她一手将盒子盖上,拿着盒子就站起身朝外走去,像是刻意忽视了一般,那手却没有放开。

        面上神色如常,心底却开始尖叫了:啊啊啊!这可是大美男顾宴清啊!能占他便宜,就算是之后被他弄死也值了啊!

        更何况,沈今安相信,自己还是很成功的,等待顾宴清解毒毒那一天,他一定不会再对自己下手了。

        毕竟……被任由她拉小手的顾宴清也太乖了吧,沈今安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时不时地看顾宴清两眼。

        这些小动作都被顾宴清看在眼底,也不由轻笑出声,若是余生一直这样,倒也不错。

        两人并肩而行的画面,恍若一幅画卷。

        这药虽是补身体,可顾宴清的身子也承受不住药效,便让他一日喝一次,慢慢调理,喝完药,沈今安还顺手给两个小豆丁带了肉包子。

        趁顾宴清喝药时,沈今安找到了那个煎药的厨娘,摸出几块碎银子,递到她手中:“帮我办件事。”

        那厨娘看到银子,眼睛顿时一亮,感受了下手中银子的分量,又小心翼翼地打量了一下四周,小声说道:“贵人,您不要让我为难啊。”

        “放心吧,只是想让你把这些药都煎出来,送到我房里。”沈今安盯着她,神情严肃:“只是不能让任何人知晓。”

        只是熬个药而已,也不损害谁的利益,厨娘放下心来,想到家中的孩子,她咬牙点了点头:“成,这事我一定帮你做好。”

        沈今安满意的笑了,她就喜欢识时务的人:“切记,药一定要趁热给我送去。”

        前些日子从空间取馒头时,发现馒头居然是热的,没想到这囤货空间还有保温的功效,沈今安当即利用起来。

        既然开始调理身子,当然不能半途而废,流放途中熬药也不方便,她便想到了这个主意,既能保证药效最佳,又能让顾宴清按时喝药,一举两得。

        这边的动静哪里瞒得过顾宴清,他仰头将那黑乎乎的药一饮而尽,半点眉头都不皱,嘴角还挂着笑,仿佛喝的是什么琼浆玉液一般。

        看来她还挺在乎自己的身体,莫不是心悦自己?

        回到牢房,沈今安第一时间去陪岁岁安安,被抛下的顾宴清,无奈的看着她和她怀里搂着的两个孩子,好看的薄唇轻抿,握了握掩在袖中的手,像是在回味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沈今安的话震慑住了沈曦棠,一连几日,她都没有敢往这边凑,沈今安乐得自在。

        只是该来的总会来,一阵锁链碰撞的声音响起,牢房的木门被打开,押送的官差走了进来,将那些睡着的犯人踢醒,恶声恶气地说:“都起来,该赶路了!真当自己是来享受的吗?”

        就是因为这些人,他们也跟着遭罪,态度自然不好,若不是上路之后有些油水可以捞,他早就撂挑子不干了。

        沈今安迅速站起身,帮两个孩子整理了一下,然后亲了亲他们的小脸蛋:“走喽,出去玩!”

        两个孩子不知道什么是流放,沈今安不想让孩子知道这些,一路上诓他们说是出去玩,他们两个也深信不疑。

        沈今安觉得她们可爱的同时,又一些心酸。

        这一切都是拜三皇子所赐,日后有机会,必将百倍奉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