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流放后,靠囤货空间娇养病弱首辅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遇到故人

第十八章 遇到故人

        林晓风不过是叫沈今安帮了一次忙,就摊上了这种事。

        解释都解释不清楚。

        哪怕沈曦棠再傻,此时也回过味儿来了,顾不上身上的疼痛。

        她眼底闪过幸灾乐祸,原来是这些大人物玩腻了沈今安啊!

        “当然没有关系,沈今安连给您提鞋都不配!”

        沈曦棠的嘴要识时务很多。

        这几日在路上受过的苦,她一点都不想再遭受一遍。

        “明白就好,之后我不希望再听到你的疯言疯语,明白了吗?”

        林晓风手里拿着鞭子随意挥舞了几下,是警告也是威胁。

        沈曦棠脸上一会青一会儿白,除了点头没有别的选择:“统领放心,之后不会再发生了。”

        达到了预期的目的,林晓风也没有继续为难她:“来人。”

        听到他的传唤,立刻就有人走了进来,解开绑着沈曦棠的绳子,就把她放了。

        沈曦棠跌跌撞撞地朝外跑,慌不择路,扑通一声撞到了别人身上。

        扯到了身上的伤口,她疼的龇牙咧嘴的,破口大骂:“走路不长眼睛啊!没看到前面有人吗?”

        真是晦气,刚挨了打又撞了人。

        看来得找个算命先生看看是不是遇到了什么脏东西。

        “不好意思,这位姑娘,你有没有大碍?”跟沈曦棠气急败坏的声音不同,这人的声音温润如玉,但是听声音就足以让人脸红心跳。

        沈曦棠抬头朝他看去,只见这人身上穿着官服,容貌虽说不是特别出众,但也清秀。

        与京城的那些公子哥相比,也差不了多少。

        她顿时觉得心口小鹿乱撞。

        “那个……你下次走路的时候注意着点。”沈曦棠有些扭捏地拢了一下头发,配上她这乱糟糟的发型和破烂的衣服,颇有东施效颦的味道。

        那人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又赶紧调整自己的表情,将她扶起来:“姑娘慌慌张张的,是要去什么地方啊?”

        “没什么。”想到刚才林晓风威胁自己的话,沈曦棠下意识地摇了摇头,脸色也有些苍白。

        “姑娘不要害怕,本官乃是这个驿站的驿丞,如果姑娘遇到什么事情的话,可以说出来,本官虽然不才,但一定会为姑娘做主。”

        刘丰面上一副为民着想的样子,看着沈曦棠也恍惚了一瞬,眼底有犹豫,但还是拒绝了:“这件事情牵扯重大,恐怕你也帮不了我。”

        “不去试试又怎么能确定呢?说不定是之前没有找对方法。”

        刘丰眼底闪过莫名的光,有些狰狞。

        只是沈曦棠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并没有意识到。

        “你当真是驿丞?”沈曦棠有些怀疑,她是怕沈今安给她下套,让那些官差再打自己一通。

        “千真万确。”刘丰为了让她安心,甚至还取下了腰间的令牌给她看。

        沈曦棠这种女人最好哄了,不出三天,她一定会找过来。

        “我是发现了一些事,差点被杀人灭口!”沈曦棠一脸愤恨,她这就让沈今安尝尝被诬陷的滋味!

        将自己知道的事通通告诉了刘丰,沈曦棠紧张地看着他。

        这事能有转机吗!

        她冒着这么大的风险,不会又功亏一篑吧?

        “你只需要安心回去等着就行了。”刘丰再三向她保证,沈曦棠才放下心来。

        被带到牢房的时候,沈曦棠发现牢里有许多生面孔。

        刚开始还有些疑惑不解,但是转念一想,流放的人非常多。

        大概是这些官差刻意安排的。

        “他们两个在偷吃东西!”

        一道尖锐的声音响起,原本奔波的疲惫的人们。

        此时都被惊了一下,朝着声音发出的地方看去。

        “新鲜的水果!”一声惊呼响了起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两个小孩身上。

        沈今安蹙眉,将两个孩子搂得更紧了。

        “我们的食物都被搜走了,你怎么藏的还有,看着大家都饿着肚子也不急着拿出来,真是没有良心啊!”

        一个看起来邋里邋遢的人开口,他斜倚着墙,一副吊儿郎当,不学无术的样子,看起来像是哪家的纨绔。

        “嚷嚷什么呢!”

        一个五大三粗的驿卒走了过来,哐哐把牢门敲得不停晃动:“再老实不下来,就把你们扔到河里淹死!”

        “官爷,初来乍到的,我们的食物都孝敬您了,但是偏偏有些人她就是想跟您、跟整个驿站对着干,还藏着掖着呢。”

        虽说是被威胁过,但是沈曦棠心底就是不甘,凭什么顾家那些小崽子吃香的喝辣的,没有她的份!

        “我倒要看看是谁胆子这么大!”

        说这他掏出了钥匙打开了牢门,走了进来。

        沈曦棠一喜,差点拍手交好,这次看来能成。

        进来的人虎背熊腰,凶神恶煞的,看着就不好相与,沈今安心底咯噔一下,看来这次不好糊弄过去,林晓风也联系不上。

        “就是你这小娘们儿私藏食物啊?”那驿卒看到沈今安的时候一下子就被惊艳了,心里有些痒痒,原来这牢房里还有这样的绝色。

        岁岁欢欢抱住她的腿,有些害怕地躲在她的身后,怯怯的喊道:“娘亲。

        “官爷可以去打听打听,她污蔑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个流放队伍都一清二楚,官爷不会被骗了吧。”

        同样的说辞,不同的地方效果也不一样,面前这个像熊瞎子一样的驿卒就是不肯让步。

        “将吃的交出来!”

        他冲着沈今安吼道,脸上的表情异常凶恶。

        “看来你还是没有好好做人啊。”平淡的声音响起,似乎有些怅然,“欺负妇孺,可真是越来越长进了。”

        顾宴清起身,俊朗的脸上犹如蒙上了一层寒霜,浑身上下写满了生人勿近。

        上次看到他这样,还是沈曦棠要卖掉两个孩子。

        “我当是谁这么大胆子呢,原来是咱们的顾首辅啊?怎么,京城容不下你,就来我们这小地方求生来了?”

        说话的那个人脸上满是嘲讽,俨然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但是眼底却是有明显的恨意,“顾首辅,不知道还记不记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