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流放后,靠囤货空间娇养病弱首辅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刘丰被打

第二十七章 刘丰被打

        几人这样随意的聊聊天,倒是在这流放途中难得的惬意时光。

        有方怀宁在这里,刘丰不敢放肆。

        沈今安倒是可以放下心来好好的给顾宴清和方怀宁调养身体。

        一连七日的药剂喝完,方怀宁觉得咳嗽的确缓解了很多。

        尤其是周身有种说不出来的舒适,让她对沈今安的医术更加信服。

        还没等他去给沈今安道谢,顾宴清便拖家带口敲响了他的房门。

        “顾兄今日怎么背着行囊?”方怀宁一顿。

        他自然是知道这几人还在流放的途中,不可能永远呆在这个驿站。

        可是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这一天来得居然怎么快,让他有些猝不及防。

        “今日顾某是来辞行的。”顾宴清哪怕再不想跟他打交道,但是碍于这段时间的确受他庇佑,理当承情,还是来了:“这段时间,承蒙世子照顾,顾某会谨记这份恩情,有机会必定报答。”

        方怀宁赶紧扶住要行李的顾宴清,面上带着笑:“顾兄这话说得不对,分明是本世子承蒙夫人照顾才是,你们今日便要启程?”

        顾宴清点了点头,将一个小小的包裹递到他面前:“这是顾某的一点谢礼,世子日后保重身体。”

        方怀宁接过这个包袱,并没有打开,而是目送着他们离开,又呆立在原地很久。

        云竹对他手中那个小包裹非常的好奇,出言提醒:“公子难道不打开看看里面是什么吗?”

        这几日下来,他对于沈今安的态度彻底转变。

        对于这么一个医术高强的女娘十分地敬佩。

        方怀宁沉默的打开包裹,发现里面是一个锦盒。

        而锦盒之内放着的,却是他们这几日遍寻不到的药材。

        云竹一下子瞪大了双眼,指着那锦盒里的药材说话,说话都有些不太利索:“这……这不是公子急需的药材吗?”

        方怀宁也非常的震惊,看着药材半晌,突然回身,朝着屋子里走去。

        正午阳光照射下来,驿站外,流放队伍整齐的排列着,准备继续上路。

        一行人背着包裹站在这炎炎烈日下,骨瘦如柴,仿佛是造了难的难民一般,看着熟悉的狱友,沈今安莫名感觉到亲切又心酸。

        他们这些人才是最简单的,因为现在面临的最大的问题就是吃不饱穿不暖。

        那还有心思想其他的,不像在京城,需要处处算计,小心钻营。

        “这么着急走啊?”刘丰阴沉的话语在耳边响起。

        沈今安和顾宴清顿时警惕地看向他。

        孩子此时不在他们二人身边,许久不见陆念倾,孩子们都缠着他讲故事,现在倒是不用太担心。

        “刘大人有何贵干啊?”沈今安见他那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便觉得一真恶心,皱着眉头出声询问。

        “你这个女娘长得倒是挺标致,顾宴清这个病秧子怕是有很多地方照料不到你吧?”刘丰目光轻佻,看沈今安时像是在看一件商品一般。

        “不如你跟了我,从此以后吃香的喝辣的,让你知道什么是快活!”

        说完,他便哈哈大笑了起来,还伸出了手将沈今安往他那边拉。

        沈今安被他拽住胳膊,脸色顿时变了。

        另一只手垂在身侧,只一晃,指间便多出了几根银针。

        “放开!”顾宴清脸色铁青,眼底满是怒火,手也扣上了刘丰的手腕。

        “姐姐,能够跟着刘大人可是你的荣幸。你可千万不要不识抬举啊!”

        沈曦棠站在旁边异常嫉妒,说话的声音也挺升了不少。

        她就是要让别人都听到,就是不想让沈今安过安生日子。

        刘丰邪笑着,像是故意挑起他的怒火:“我就是不放手又怎样?顾宴清你不要忘了,现在你可不是高高在上的顾首辅,而是一个阶下囚,有什么资格让我这么漂亮的小美人死心塌地跟着你!”

        早在见到这个小娘们的第一天,他就已经动了心。

        就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跟席二回去之后便生了怪病,青天白日地一直说胡话,还吃不下东西。

        就算是吃进去,要不了一刻钟的时间也会呕吐不止。

        满城的大夫都找过一遍了,也没有一个人能治这种病。

        最奇怪的是,一周的时间过去这病不声不响地就好了,刚腾出手准备对付顾宴清就得知流放的队伍今日要启程,他便赶来羞辱顾宴清。

        “放开我!救命啊!”沈今安一边喊着一边作势去扒他抓着自己的手,指间寒光一闪。

        几乎是接触的刘丰的瞬间,他便一声惊呼往后跳了一步。

        “啊!什么东西!”

        他摔了摔胳膊,刚才胳膊上的剧痛有些突然。

        疼痛过后,他便觉得胳膊上像是有万只蚂蚁在啃咬一般,痛得钻心,却又异常地痒。

        顾宴清一拳锤在他的脸上,刘丰被打倒在地,噗地吐出一大口鲜血,那血迹中隐隐还透露出白色,看着倒像是打落的牙齿。

        刘丰嘴角疼得不住地抽搐着,手撑住地面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又重重地跌落了下去,嘴里呜呜地听不清楚在说什么,只是那眼睛充满怨恨的盯着顾宴清几人。

        顾宴清擦了擦手,仿佛碰到了什么脏东西一般,眼底的怒火还没有熄灭,冷声道:“我早就警告过你不要打我夫人的主意。”

        方怀宁赶到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混乱场面。

        “这是怎么一回事?”方怀宁略带威严的声音响起。

        刘丰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从地上爬起来,朝着方怀宁爬了过来。

        看着他被打得鼻青脸肿的模样,方怀宁嫌恶地退后两步,却还是没有躲得过他。

        “世子,您一定要为下官做主啊!”刘丰说话也不太清晰。

        方怀宁勉强听懂了他的意思。

        沈曦棠看着这么俊俏的公子,心底起了心思,用手拢了拢头发,又整理了一下衣服,看向林氏:“娘,怎么样?这样合适吗?”

        林氏有些疑惑,茫然地看着她:“什么合适吗?”

        “去见世子啊!”沈曦棠一跺脚,恨恨地看着那边。

        那沈今安如今攀上高枝,也不知道拉她一把,真是个白眼狼。

        “合适吧……”怕她生气,林氏也没有实话实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