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流放后,靠囤货空间娇养病弱首辅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贪婪之心

第三十章贪婪之心

        密林中有茂盛的树木遮挡,倒是消解了暑气。

        一路上沈今安带着兄妹二人认各种药草,硬是把流放当成了游山玩水。

        反观其他人,便没有他们那般自在。

        那些犯人一个个哀嚎着,脸上满是汗水,目光也浑浊不堪,嘴里不停地嘟嘟囔囔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过,一边抓挠着身上红肿的疙瘩,一边艰难地迈着步伐超前行进。

        “看来之前给林统领提的收集药草的事情,进展不大。”看着那些人如此痛苦的模样,沈今安于心不忍,但是这些是她带着岁岁欢欢一起收集的,量小,给那些官差分都不太够。

        就算她有心想帮助这些人犯们也做一些,也心有余而力不足。

        不过她把这些提议给林统领说了之后,他倒是挺赞同的。

        队伍里面一直怨声载道的,也不利于继续赶路,延误了到达的时间,谁也担待不起这个责任。

        只是他分明已经应承下来了,为什么还没有开始实施?

        沈今安不解。

        “他毕竟是统领,可能心里有什么顾忌。”顾宴清将水囊拿出来,递到她面前:“喝点水吧,今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看着他那纤细的骨节分明的手拿着水囊,贴心的照顾自己的模样,沈今安也没觉得有任何不妥,接过来直接喝了一口,又递到岁岁欢欢的面前,温声与他们说话。

        “娘亲的小宝贝渴不渴呀?要不要喝水?”

        结果他们二人一致地摇了摇头,欢欢从袖中摸出早晨沈今安给的水果,笑的很开心:“娘亲,欢欢还有这个,娘亲吃!”

        哪怕这些东西都是娘亲给他们的,这两个小豆丁却更喜欢跟娘亲一起吃。

        “啊呜。”沈今安张口吃了欢欢递过来的大青枣,砸吧砸吧嘴,一边点头一边回味,“嗯,欢欢喂娘亲的这个枣可真甜!”

        欢欢顿时眉开眼笑,伸手要沈今安抱。

        沈今安也从善如流得将她抱起来,熟练的拍拍她的背。

        原先欢欢的胆子就比岁岁小一些,这一路上的绞尽脑汁,好不容易才让欢欢开朗了一些,现在对于这小姑娘的要求是能满足就尽量满足,哪怕是小姑娘想要天上的月亮,沈今安也得想办法给她摘下来。

        “顾夫人!”

        似乎是听到有人在叫自己,沈今安四处张望,却只看到这周围没精打采像是失去了灵魂一样的人犯们。

        一个身着甲衣腰挎配剑的人飞速朝着这边跑来,手里好像还拿着什么东西。

        “顾夫人,这是统领让我给您送来的,说是今日在山中发现的果子,已经让人尝过了,味道不错,便送来给您尝尝。”这官差有些气喘,额间也有些微薄的汗。

        刚去前面探路回来,途中摘了这些果子,林统领又让他马不停蹄地把东西送过来,就算是铁人也不能说不累。

        “林统领有心了!”沈今安接过食盒,赶紧从里面拿出几个,递给那官差:“麻烦你来给我们送一趟,也尝一尝吧。”

        他有些有些不好意思,又将果子推了回去:“这是统领特意给您准备的,您帮了我们这么多,我这怎么好意思……”

        “拿着吧。”沈今安可没准备让他继续推脱,果断塞到他手里:“日后需要仰仗官爷行个方便的地方还多着呢,官爷就收着吧。”

        看着那手里硕大的果子,他也的确有些馋,不自觉地咽了下口水,笑的有些腼腆:“那就谢谢顾夫人了,日后有什么需要用到的地方,只管吩咐我刘松。”

        远远的看到这边有官差过来,沈曦棠立刻就鬼鬼祟祟地跟着。

        她看到那食盒中装的居然是那么大的果子,眼里闪烁着势在必得的光。

        林氏的目光也紧紧的黏在那果子上,自从进了这流放的队伍,她什么时候吃到过果子?

        沈今安这个小贱人害的他们一家流放,给他们分几个果子不是应该的吗?

        “姐姐,你这是准备给父亲送果子吗?”沈曦棠贪婪地看着那食盒,冲过去就要抢:“怎么好劳烦姐姐跑一趟,这东西我给父亲捎过去就行了。”

        沈今安刷的一下盖上盖子,将食盒往身后一藏,没能让沈曦棠得逞:“我可没有你这样的好妹妹,我们高攀不起,妹妹还是自己想办法给父亲找果子吧,毕竟,你最孝顺了不是吗?”

        “安安啊,你父亲他这一路上奔波劳累,病倒了,再怎么说他也是你父亲,你怎么就这么狠心啊!有吃食再怎么说也要给你父亲分一点啊!”

        林氏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了起来,她也清减了一些。

        但是和旁人相比,她还是好多了。

        沈今安一眼看过去便知道,林氏也没少偷偷给自己开小灶。

        就是沈曦棠那凌乱的头发下掩藏的面容,与之前相差也不是很大。

        除了之前闹事的时候被饿了几天,其余时间,她是一顿也没少过,现在来她面前哭诉,那可真是找错人了。

        沈今安静静地看着她们,想看看这对母女还能做出什么事来。

        “姐姐,你不能不管父亲啊!他毕竟养了你十几年,这些年来他对你尽心尽力,可从来没有亏待过你半分啊!”

        沈曦棠与林氏一般,将自己的身份摆的很低,一副可怜的样子。

        沈今安拍了拍手,大笑起来:“妹妹说的在理,父亲的确尽心尽力,只是,他尽心尽力的对象恐怕是你吧我的好妹妹?”

        “不想给吃的就不给,你怎么能这么说父亲呢,他听到了该多寒心啊!”

        沈曦棠声音提高了不少,就怕周围的人听不到一般。

        沈今安有些讽刺的笑了,原来是想利用流言蜚语和所谓的孝道逼自己就范啊。

        沈曦棠为了从自己这里得到好处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

        只是她算盘打错了!

        她不甘心跪着朝前走了两步,伸手抱住沈今安的大腿,眼眶含泪,想要逼她就范:“姐姐,你真的不能不管父亲啊?”

        真是鳄鱼的眼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