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流放后,靠囤货空间娇养病弱首辅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安慰她了

第三十一章安慰她了

        沈今安握住她的手,将她的手从腿上掰了下来。

        然后又用手掐住沈曦棠的下巴,说道:“沈曦棠,你怎么有脸来说出这种话?”

        “尽心尽力?”

        她情绪有些激动,觉得异常地讽刺:“费尽心思想让自己的小女儿取代姐姐的婚事叫尽心尽力?流放的路上企图卖掉大女儿的孩子叫尽心尽力?在我最难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想过伸出援助之手,反而还离得远远的,可真是我的好父亲啊!”

        看她一下子说的这么长一串话,沈曦棠顿时有些惊讶。

        这跟她从前认识的沈今安决然不同。

        那个怯懦的对她言听计从的绝对不是面前的这个人!

        哪怕经历这些事的是原主,不是自己,沈今安心底也是无比愤怒。

        沈今安一字一句地说:“那就请妹妹回去好好问问,这么多年,他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成他的女儿?”

        “可是姐姐父亲的病情现在很严重,如果没有食物的话,你真的打算坐视不理吗?那可是你的父亲啊!”

        兴许是意识到了强硬的手段根本行不通,沈曦棠这次开始扮可怜了。

        为了从沈今安的手里骗出来一些吃的,无所不用其极。

        沈今安冷眼看她,异常冷漠的扔下一句话,扭头便走:“想要吃的也可以,那就让父亲在你我二人中选一个吧。”

        之所以敢这么说,就是已经笃定了那人绝不会选自己。

        沈曦棠握紧了拳头,瞪了沈今安一眼,扭头离开。

        “原先只道她是一个不要脸的贱人,到处勾引人,没想到还有人能够上心病狂做出这种事!”

        “还真是跟她爹一样,都说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果真如此!”

        “可不是,你们还不知道吧,上次在驿站,她甚至还跑到人家大人的面前专门诬陷顾家几个!”

        这段时间以来犯人跟顾家这母子几人都较为熟悉了。

        人群之中顿时议论纷纷。

        那些别有深意的目光落到自己身上,让沈曦棠觉得异常难受。

        看来沈今安是铁了心不愿意给自己分任何的食物。

        沈曦棠环顾四周,发现除了看热闹的那些犯人以外,还有沈今安的那两个野种。

        她的眼里划过狠毒的光芒。

        既然你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了。

        他们一家子每天吃香的喝辣的。

        就是有什么吃的,那个统领也会首先想到他们一家。

        明明什么都不缺,为什么就不愿意分出来一点给自己呢?

        沈今安这个小贱人,可真是恶毒!

        不愿意与她再继续争执,沈今安回到了顾宴清的身旁。

        “你有没有受伤?”顾宴清狠狠地看了一眼沈曦棠,像是要把她碎尸万段。

        看那几人朝这边来,他就知道是什么事情。

        说来也奇怪,若是以往他根本不屑管这些。

        可是如今他更多的是担心沈今安。

        哪怕从前她就已经说过,以后那一家子跟她再没有任何的关系。

        但是毕竟是她的亲生父母,几次三番地被这种事情烦扰,他担心她心底总归还是会有些难过的。

        “都已经习惯了,他们什么时候不上来占便宜,我才觉得意外。”

        她若无其事地挑了挑,眉云淡风轻的说这些话却让顾宴清的心底一揪。

        果然心里还是有些在意的吧……

        沈今安把头偏了过去,目光幽远地看着远处,似乎是被伤透了心。

        他垂在身侧的手指动了动,似乎是想做什么。

        片刻之后,他抬起胳膊手扶住沈今安的肩头,轻轻地拍了拍,把她往自己怀里带了带,语气是从来都没有过的温柔:“那种人不值得你伤心,从今以后我和岁岁欢欢才是你的亲人,我不会再让你伤心了。”

        这突如其来的话,让沈今安有些不知所措

        她回头看着顾宴清发现他的表情异常的严肃认真。

        他不会是误会了吧?

        她可真没有为那几个人难过,而是在想之后的事情。

        只是她看着顾宴清那认真的模样,心底微微泛起波澜。

        亲人吗?真是久违的两个字。

        她柔和的目光落到两个小豆丁的身上。

        沈今安心想,等到了流放地,他们一家四口就过这样的日子似乎也不错。

        尤其是顾宴清还这么帅,自己简直是捡到宝了!

        晚饭时间,两个小豆丁乖乖坐好,等着沈今安给他们分发食物。

        将自己从空间里拿出来的东西补进去之后,沈今安揉了揉两个小豆丁的头,语气轻快:“开饭了!”

        岁岁和欢欢看着丰盛的饭菜,并没有立刻开始吃,而是甜甜地说道:“谢谢娘亲!娘亲也吃。”

        说完岁岁小手颤巍巍的夹了一筷子菜,想要喂给沈今安。

        她慌忙接过,心里甜丝丝的,“快吃吧!”

        两个孩子吃的差不多了,沈今安给他们收拾好,温声说道:“我去看看爹爹从陆叔叔那回来了没有,你们两个不要乱走。”

        “嗯嗯!”他们忙不迭点头:“娘亲我们知道了。”

        顾宴清去给陆念倾送吃的,现在还没回来,沈今安有点担心他的身体,便想着去寻他。

        他们的生活没有什么变动,但是暗中窥探许久的沈曦棠却银牙咬碎,眼红不已!

        她可是看得清清楚楚,每天吃饭的时候,那些官兵送来的可都是好几样菜,还有那些他们在流放路上根本就见不到的新鲜果子。

        这些原本都开始自己的!沈今安她凭什么享受这样的待遇!

        她就应该像阴沟里的老鼠一样,对着自己摇尾乞怜。

        沈曦棠越想脸色越狰狞。

        那个病秧子看起来根本不当家,那两个小贱种才是最好骗的。

        她揉了揉空空如也的肚子,朝着那两个孩子走了过去。

        “岁岁!欢欢!”沈曦棠晃了晃手里拿着的小花,将它递到兄妹俩面前,那是她刚才随手从路边拽的。

        “我是姨母啊?岁岁欢欢不记得姨母了吗?”

        岁岁一把打掉她手里的花,小脸冷着,一副不愿意看她的样子:“你是哪里来的姨母?我娘亲怎么从来都没有跟我们讲过?”

        真当他们小好糊弄啊,这个女人分明就是前两天过来抢他们吃的坏女人,欢欢或许不清楚,可他永远都忘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