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免费阅读小说男主角乔梁在线阅读 - 第1526章 这个不好玩

第1526章 这个不好玩

        丁晓云对乔梁道:“乔县长,你现在真的以为自己没事了?”

        乔梁挠挠头:“组织的调查结论都出来了,已经公开公布了,我还能有什么事?”

        丁晓云点点头:“是,不错,组织的调查结论确实证明你没事,但这调查结论只能代表组织相信你没事。”

        “你的意思是……”乔梁看着丁晓云。

        丁晓云道:“我的意思是组织相信你没事,不代表大家心里都真的相信,或许很多人觉得只是组织没有抓到确凿的证据,但未必真的没这事,男女关系的事情,很多人都喜欢津津乐道捕风捉影,从来都是宁信其有不信其无。

        所以,即使组织现在公开为你做了澄清,但到底有多少人真的相信这调查结果,是不好说的。在这种情况下,在组织之外,或许你这生活作风不端的帽子要戴很久,或许很多人会在你背后chuochuo点点私下非议……”

        听了丁晓云这话,乔梁觉得有道理,不由邹起眉头,我靠,这个不好玩。

        丁晓云继续道:“如此,在一个相当的时期内,在凉北甚至西州相当的范围内,你的名声还是会受到一定的影响,这影响会对你今后工作的开展带来一定的不利。”

        乔梁继续皱眉不语。

        丁晓云接着道:“站在这个角度,那个匿名诬告的人虽然没有达到直接目的,但却实现了另一种效果,这效果的负面效应是不小的,最起码,会影响你的口碑,影响你的民意测评,而一旦你的口碑和民意测评上不去,那自然会影响组织对你的综合评价。”

        “尼玛,诬告我的那人用心很歹du啊,不管什么结果他都不会失分。”乔梁喃喃道,心里突然感到沮丧。

        丁晓云道:“诬告你的那人,此时或许和你一样,暂时还没意识到这另一种效果,他在cao作此事的时候,只是注重自己想达到的直接目的,但他没想到,却有人会意识到,或许在此事刚一发生的时候就想到了,甚至,有人想要的就是这效果。”

        乔梁看着丁晓云:“你说的这有人指的是……”

        丁晓云伸手往上一指,意味深长道:“你应该能想到。”

        乔梁眨眨眼:“既然你如此说,那你……猜到是谁在幕后指使诬告我的了?”

        丁晓云道:“不光我根据凉北目前的态势和某些迹象大概能猜出几分,恐怕带队来调查的那位省里的副部长心里也似乎有点数。”

        乔梁心里一动:“你的依据是……”

        “依据是那天他单独和我谈话,以及他谈话的那些内容,还有谈话中极其隐晦的暗示。”丁晓云道。

        乔梁点点头,丁晓云的心思很缜密,她很善于分析,很注意细节,毕竟她和张琳一样,都有过在纪律监察部门工作的经历,具有丰富的办案经验,在这方面是有些头脑的。

        乔梁想了下:“丁书记,其实从我留意到的某些迹象和得到的某些信息中,我已经基本推测出此事乃何人所为了,你说我要不要把自己掌握的这些情况往上汇报一下,直接揪出幕后的诬告指使人。”

        丁晓云道:“你认为这能管用吗?以你目前的实际情况和此人在市里省里的背景,你认为这么做能达到你的目的吗?你认为上面会根据你推测的情况去查吗?甚至,如果你现在的判断只是基于主观推测,没有最直接的证据,一旦搞起来,一旦搞大,反而会让自己陷入被动,甚至有人会给你扣上诬告的帽子。

        我当年在纪律监察部门工作的时候,遇到的这种情况太多了,别说你现在只是主观推测,我当初办的几个案子,即使手里掌握着确凿的证据,因为某些强大的阻力和压力,都无法继续进行下去。

        所以,在决定做某个事情的时候,必须要对周围的局势和态势做出明晰而理智的判断,必须要考虑到现实的情况,必须要充分考虑此事可能会给自己带来的得失,必须要三思而后行……”

        听丁晓云这么说,乔梁不由泄气,是的,省里有刘昌兴,市里有腾达和王世宽等刘昌兴的人,自己如果真这么搞,成功的可能xing几乎为零。

        看乔梁无精打采,丁晓云安慰道:“好在你在凉北只是挂职两年,等你挂职结束回到江东,这些负面影响也基本就烟消云散了。”

        乔梁摇摇头:“两年也不行,我可不想让自己在挂职期间一直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

        “其实,只要你自身品行端正,加上勤奋敬业脚踏实地的工作,也是可以逐渐消除那负面影响的。”丁晓云继续安慰乔梁。

        乔梁点点头,心里略微放松了一些,接着道:“丁书记,经过了这次的事情,你说我要不要不再让何主任继续跟着我了?”

        “你这么做,反而会适得其反,会让人觉得是yu盖弥彰此地无银。”丁晓云道。

        “这倒也是。”乔梁点点头。

        丁晓云接着道:“其实你没有家室,何青青是单身,即使你们之间真的有了什么,外人也说不出什么的。”

        乔梁看着丁晓云:“你希望我和何主任之间有什么吗?”

        丁晓云淡淡笑了下,含糊道:“我希望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那你认为我和何主任会成为有情人吗?”乔梁继续问道。

        丁晓云又淡淡笑了下:“这是你们的私事,我不发表看法。”

        “你可以谈谈的。”

        “虽然你允许,但我还是不想说。”

        乔梁呵呵笑了,接着又想起了什么:“丁书记,你说,上面在接到匿名举报信之后,他们知不知道我和何主任都是单身的情况呢?如果知道的话,这调查组似乎是没有必要派下来的。”

        丁晓云想了下;“这个我无法知晓,可能确实不知,也可能虽然知道,却故意装作不知,当然,即使知道,既然接到了举报,而且这举报闹出的动静实在太大,也还是有必要派人来调查一下的。”

        乔梁点点头,沉吟道:“其实廖书记是知道我单身的。”

        “廖书记知道?他这么大的领导怎么会知道你这情况?”丁晓云意外道。

        乔梁一怔,意识到自己无意中说走了嘴,掩饰地笑了下,然后道:“以前我跟着安董事长干秘书的时候,跟着安董事长参加过他和廖书记的一次饭局,饭局上安董事长无意中说起我是单身,所以我想,或许廖书记能记得,当然,我这样的小人物的这点事,廖书记或许根本就没听进去,即使听到,也或许早就忘了,呵呵,我刚才是乱猜的。”

        丁晓云目不转睛看着乔梁:“原来你和廖书记吃过饭,你这家伙,能和这么大的领导一起吃饭,牛啊。”

        乔梁暗笑,自己岂止和廖谷锋吃过饭,还到他家吃过呢。

        但此时,乔梁是不想让丁晓云知道自己和廖谷锋的关系的,目前来说,在西北,除了自己和廖谷锋,其他任何人都不知道,别说在西北,就是在江东,知道的人也极少。

        乔梁呵呵笑了下:“廖书记和安董事长一起吃饭,我只是因为是安董事长的秘书,跟着搞服务而已,廖书记这么大的领导,我这种小人物就是和他吃过饭,他也不会记得我,也不会放在心上的。”

        丁晓云看着乔梁眨眨眼,脸上的表情有些莫测。

        看丁晓云这表情,乔梁无法判断她有没有相信自己编造的这话,想到她是具有丰富办案经验的,和各种人打过jiao道,不由心里有些发虚,接着干笑了几下。

        乔梁这一干笑,引起了丁晓云的怀疑,嗯?这小子似乎没说实话。

        如果乔梁没说实话,那他和廖谷锋是什么关系呢?

        丁晓云虽然颇有经历阅历和智慧,但因为她不了解乔梁的过去,更不知道廖谷锋和乔梁的jiao往,所以还是无法做出明晰的判断,只能暗暗揣测,既然乔梁没说实话,那似乎这其中应该有什么道道,那似乎乔梁和廖谷锋真的有什么外人不知的关系。

        如此一想,丁晓云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难道乔梁有什么深不可测的来头?

        随着这念头的冒出,丁晓云心里不由一震。

        但丁晓云随即又否定了自己的推测,如果乔梁真的有什么来头,那他也不会刚到凉北挂职就被折腾地死去活来,至今还在遭受排挤打压了。

        可是,乔梁刚才说那话的时候,为何表情看起来有些发虚呢?

        丁晓云的思维一时有些混乱,有些理不清头绪。

        看丁晓云眉头微皱,似乎在琢磨什么,乔梁一咧嘴:“丁书记,我真的和廖书记一起吃过饭的,没骗你。”

        丁晓云定定神,似笑非笑看着乔梁:“我没怀疑你说的和廖书记吃过饭的事啊。”

        “那你刚才在琢磨什么?”

        “我在想你和廖书记吃过几次饭,在想你和廖书记有没有单独吃过饭。”丁晓云明亮的目光注视着乔梁。

        听丁晓云这么说,乔梁不由暗暗赞赏她思维的敏捷和敏锐,在这点上,她和张琳很相似。

        但虽然如此,张琳当初也是被自己忽悠过几次的。

        想到这一点,乔梁心里有些得意。

        既然乔梁决定目前不能让丁晓云知道自己和廖谷锋的关系,就索xing把戏演到底,脑子快速一转,做出一本正经的样子大大咧咧道:“丁书记,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不妨告诉你,我不但和廖书记单独吃过好几次饭,还到他家吃过,廖书记和廖夫人亲自邀请的,在廖书记家吃饭的时候,我的待遇也是不低的,廖夫人亲自下厨做菜,廖书记亲自陪我喝酒,不但如此,廖书记和夫人还想收我做上门女婿……”(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