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嫁了一个老皇帝在线阅读 - 4 哪里来的老baby 哦,原来是皇帝!……

4 哪里来的老baby 哦,原来是皇帝!……

        看着湖中自己美丽的倒影,袭红蕊果然什么气都消了,连前世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也忘了个差不多。

        等她从前世的怨愤中挣脱出来,再看这院子,顿时觉得花好,水好,哪哪都好。

        毕竟是王府嘛,奇花异石,辉煌气派,她就是想成为这里的主人,又有什么不对呢?

        这样的泼天富贵,温柔富贵乡,谁不想据为己有,哪里来的一群烂人,在那说三道四,故作清高,呸!

        重新燃起野心的袭红蕊眼珠一转,又想起了什么。

        小腰一扭,摇曳生姿地往花林深处走。

        园中到处是忙忙碌碌的丫鬟婆子,看见袭红蕊,都不陌生,便只闲聊打屁了一下,不大阻拦。

        于是袭红蕊一路畅通无阻地进了园子深处。

        ……

        崇文帝被身边的太监搀扶着,慢悠悠地欣赏着新建的园子,突然因为一道声音止住了脚步。

        只听一道脆生生的女声,远远近近地从花树中溢散过来:“我呸……做什么狗屁梦……沾沾龙气……怎么比得上天上的真龙呢……”

        天上的真龙:……

        噗——

        这小丫头还真有意思~

        虽然崇文帝处于这个位置,各种马屁都听多了,但偶尔“偷听”到别人在背地里崇拜他,那种感觉还挺新鲜的。

        一时好奇,想继续往前进一下,身后却传来一个声音:“陛下恕罪,微臣治府不严,底下的奴婢在陛下面前放肆了。”

        崇文帝顿时停住了想要一探究竟的步伐,回头看去,只见被搀扶的青年面色苍白,额角浸润细密的汗珠,不由生出些不忍:“不妨事,倒是澜儿既是身体不适,便不要多陪了,退下吧。”

        宁澜强忍着不适,脸色苍白道:“多谢陛下体恤,然微臣身为臣子,怎能置君王于此,陛下……”

        “哎~”崇文帝扬声打断他,“孤此次前来,为的便是看你,你若这样,倒更是让孤于心不安,退下吧,孤王随便转转便回了。”

        宁澜似乎还有犹疑,但在崇文帝的坚持下,还是退下了。

        在随侍的搀扶下,坐上世子妃特制的轮椅,宁澜的神色淡了许多,对着身边的裴三道:“去看看那个口无遮拦的丫鬟是哪房的。”

        裴三应是,转身离去。

        宁澜坐在轮椅上,回头看向崇文帝正要去的方向,目光波澜不惊,招呼下人,送他回房。

        因着这一打断,崇文帝顿时忘了刚刚的小插曲。

        京中皇室宗嗣非常多,但崇文帝最宠爱的,莫过于瑞王世子宁澜,因为他那双腿,就是因他废的。

        当年他突患恶疾,药石罔效,神医言称需用虎狼之药,才能治愈,然需一亲缘之人测试用药份量。

        他无子嗣,要说亲缘之人,只能在宗室里选,听到这个消息,满室的王子王孙唯唯诺诺,只有瑞王世子宁澜主动请缨。

        事后他痊愈了,宁澜却因为试药,双腿残废,每每想之,崇文帝就感觉内心有愧,对宁澜也倍加宠爱。

        所以瑞王世子大婚,崇文帝亲赐其开府建园,某日闲暇无事,突然想起来这茬,就想来看看。

        瑞王世子不良于行,崇文帝不愿多折腾他,便只带了贴身太监和侍卫统领微服而来,免了他接驾的繁琐,如今看来,果然还是太劳动了。

        崇文帝本想转身就走,却突然被曲径幽深吸引住了。

        建林之人大概多有巧思,这园子虽不如他的皇家园林豪华,却满是意趣,崇文帝素喜园林奇石,倒动了仔细赏玩的心思,既然来了,便看完吧。

        被人搀着慢慢行在花石间,正觉有些累时,耳边突然传来了女子的落水声和呼救声。

        崇文帝一愣,赶紧让身边的侍卫统领过去。

        等他胖乎乎的身体,呼哧带喘地跟过去,就见一个白得晃眼的身影,明晃晃地在水里挣扎。

        侍卫统领赶过来汇报:“报!陛下,有一女子落水了!”

        崇文帝:……

        “报什么报!我又不瞎!你倒是救人啊!”

        皇宫内院的侍卫,没有命令,哪敢妄动,听到崇文帝的命令,侍卫统领立刻诚惶诚恐地应声:“得令!”

        脱下佩刀,就往水里扎。

        什么?你说他不会水?

        皇帝有命,会不会水又有什么关系!

        这人工湖,应该也没有多深吧,没关系!没关系!

        噗通!

        咕噜——咕噜——

        崇文帝:……

        水中扑腾的女子:……

        要不她还是自己爬上去吧……

        正在白怜儿骑虎难下,不知道要不要继续装下去的时候,水中突然又跳进来一个人。

        一袭红衣的小姑娘将外衫一脱,活像一条红鲤般,纵身跃进湖里,抓起白怜儿的头发,就拽上了岸。

        等把白怜儿拽上去,看着还在水中扑腾的侍卫统领,袭红蕊陷入沉默,这谁啊?

        不过现在这个时候,观众都在旁边看着呢,袭红蕊不好不管,只能再次跳进湖里。

        侍卫统领不会水,浮在水中的旱鸭子姿态,比白怜儿辣眼多了。

        袭红蕊使出吃奶的力气,才将死沉死沉的大男人从水里拽上来,还好她平时经常干活,要不然还真拽不上来!

        将那个大男人拖上来后,袭红蕊整个人快要累瘫了,不过她立马想起了现在的戏份。

        在白怜儿“幽幽醒转”,正要不经意间,露个香肩玉足什么的时候。

        袭红蕊一把捞出甩在地上的褙子,将她裹住,然后把她的眼睛往崇文帝那边掰,大声道:“表姑娘,你没事吧!”

        白怜儿被她一掰,立马看清了岸上的是一个胖乎乎的老头,而不是英俊潇洒的瑞王世子,顿时惊叫出声,不用袭红蕊说,自己就把自己裹成了粽子。

        这就是书中的戏份,“白莲花”女配爱慕男主,故作落水,言称衣衫不整被世子爷瞧了去,名节已失,只能嫁进府为妾。

        但是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赶来的不是男主,而是崇文帝这个糟老头子。

        白怜儿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只能送入宫嫁给老皇帝。

        于是好好一朵美丽的白莲花,被个老头糟蹋了,评论全都笑疯了,让你和女主抢男人!

        白怜儿被迫嫁给老皇帝后,整个人都变态了,更加疯狂地给女主使绊子,而等男主成为皇帝后,一杯毒酒了结了她。

        在她临死前,男主告知了当年她入宫的事,全是他一手策划的,他从始至终,对她一丝感情也无,全是她痴心妄想。

        得知一切后,白怜儿发狂发疯,评论区却大笑,盛赞男主腹黑、痴情、专一。

        但袭红蕊和他们想的都不一样,她想的是——

        嫁给皇帝,为什么要哭?

        岸上的崇文帝,看着水中旱鸭子扑腾状的侍卫统领,整个人气得吹胡子瞪眼。

        又左右招呼其他人下水,把他倒霉的侍卫统领一起捞上来。

        然而还不待其他人下饺子般往水里跳,一个红色的矫健身影,已经先一步一跃而下。

        崇文帝目瞪口呆地看着红衣小姑娘矫捷的身影在水里游动,一手一个侍卫统领。

        等她上岸,正要仔细去看,小姑娘却先他一步望过来。

        袭红蕊看向岸上那个胖胖的老头,很慈祥,很圆润,和无数普通的富贵老头没什么两样。

        但当知道他是皇帝后,他那圆滚滚的身子,白花花的胡子,突然都染上了一层看不见的金粉,布灵布灵,闪闪发光!

        她之前和丫头们谈笑时,突然话锋一转,也是为了此刻。

        这天上的真龙,此刻就在身边!

        而崇文帝也张大嘴看着下面的小姑娘。

        湖水浸湿了衣服,夏天衣薄,便全贴在了身上,露出玲珑的曲线。

        一滴水珠,顺着睫毛滚落,眨眼掉落白皙的鼻尖,瞬间又落到不可见的方向。

        明亮俏丽的眼睛倏然往这边一扫,崇文帝便什么都忘了——

        谁家娘子,在水一方?

        作者有话要说:  老皇帝出场了,再次避下雷,“男主”就是这个老baby!真老!真卑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