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镇国神师李沐尘林蔓卿在线阅读 - 第1章我是来退婚的

第1章我是来退婚的

        ,最快更新镇国神师李沐尘林蔓卿    !

        李沐尘今天是来退婚的。

        婚约是十八年前他爷爷和林家老爷子定下的,具体原因他不清楚,那时候他才两岁,而林家那位大小姐还没出生。

        后来他就被师父云阳子带去了天都峰修行。

        一晃十八年过去了,师父让他下山历练,了却尘缘,在红尘中寻找突破先天的机缘。

        临走前,师父给了他一张泛黄的纸,说是林家老爷子亲笔写的婚约,上面有他爷爷和林老爷子的手印。166小说

        李沐尘可没有要结婚的打算,自己今年才二十岁,怎能辜负这大好韶华,被一纸婚约束缚了?

        再说了,堂堂万仙门下,天都弟子,岂能甘当舔狗,给人家做上门的女婿!

        师父让他了却尘缘,可没说让他必须完婚,所以他就打算着,把这门婚事退了算了。

        退了,不就是了却尘缘么。

        可李沐尘也有点担忧,万一人家不肯退呢?

        毕竟让人家等了十八年。十八年前你不拒绝,十八年过去了,人家闺女长大了,你突然说要退婚,好像有点说不过去。

        林家大院在城郊,依山傍水,几栋中式别墅掩映在青山绿水之中。

        李沐尘向保安打听:“大哥,这里面有没有姓林的业主?”

        “姓林?”保安上下打量了他几眼,“你找姓林的干嘛?”

        “哦,我是他亲戚。”李沐尘说。

        “亲戚?”

        保安眼神中露出一丝鄙夷,他见过太多穷人到这里来找亲戚。

        眼前的年轻人,一身粗布麻衣,衣服上还打着几个补丁,头发盘起来用一根破木簪子别住,看上去起码两星期没洗头了,这一身打扮,怎么看怎么像个道士,而且是个穷道士。

        这年头,连道士都来攀富家亲戚了啊。

        “这里住的都姓林,你就说你找哪个吧。”保安语气里带着戏谑,好像在说,看你认识谁。

        “都姓林?”

        李沐尘未免惊诧,难道都是林家的房子?早听说林家有钱,可没想到这么有钱。

        “我找林尚义。”

        “走走走!”保安突然凶起来,做出驱赶的样子。“你也就听过这个名字吧,知道他是谁吗?林家老爷子是你随便见的?”

        李沐尘浑然不惧,淡定地说:“我叫李沐尘,你给林尚义打个电话就知道了。”

        保安见他气定神闲的样子,有些吃不准了,要真是林老爷子的亲戚,他可得罪不起,说了句“等着”,就转身到保安室去打电话了。

        李沐尘无聊地等着,看着眼前的别墅群,不禁感慨,真是个不错的地方,在禾城也算数一数二的风水宝地了吧。

        无论选址,还是错落有致的布局,一看就是有高人指点过的。

        咦,那是什么?

        李沐尘抬头看见别墅群上方,有一块淡如薄纱的乌云,飘散不去。

        此时正值晴空万里,这明显不是正常的云彩。尽管很淡,常人不会以为异常,但哪里逃得过李沐尘的法眼。

        乌云盖顶!

        这家人好像被人算计了啊。

        要不要告诉他们一声呢?

        李沐尘正想着的时候,大门开了,出来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人。

        保安一见来人,点头哈腰地跑过去:“骆管家,”指着李沐尘说,“就是他。”

        骆管家上下打量了李沐尘几眼,眼里带着七分疑惑、三分鄙夷。

        “你叫李沐尘?”

        “是。”

        “跟我来吧。”

        骆管家不再多说什么,领着李沐尘往里走。

        保安看着他们的背影摇了摇头,嘀咕道:“真是好命,我咋没有这么有钱的亲戚呢。”

        穿梭在林家别墅的园林里,李沐尘更加肯定,林家被人盯上了。这里的风水格局没变,但地气却受到了扰动,林家气运一定会受影响,这段时间大概是诸事不顺吧。

        他抬头看了一眼天上那块乌云。

        骆管家把他带进了其中一栋别墅,里面装修得富丽堂皇,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位雍容华贵的妇人,保养得很好,看不出多少年纪。

        骆管家说了声“夫人,人带来了”,就恭敬地站到一旁。

        妇人打量了李沐尘几眼,眼神有些复杂。她端起边上的茶杯,轻轻地在嘴边呡了一口,仿佛要借这茶香,去除眼前这寒酸少年带来的晦气。

        “你就是李沐尘?”妇人淡淡地问了一句。

        “是。”

        “从山里来?”

        “是。”

        李沐尘连答了两个“是”,见人家还是没有请他坐的意思,就走到旁边那张古色古香的木椅上大大咧咧地坐了下来。他可不在乎城里人的规矩。

        骆管家眼神一凌,那张椅子特别,连他都从来不敢坐的,就要出声呵斥,却被妇人拦住。

        “算了,刚从山里来的孩子,不懂规矩的。”妇人露出笑意,只是眼中的鄙夷之色更甚了。

        “我找林尚义林老爷子。”李沐尘不想废话,快点和老爷子说清楚好走人。

        “老爷子不是你想见就能见的,有什么事,跟我说吧。你可以叫我林夫人。”妇人表明了身份。

        “跟你说?”

        李沐尘有点为难了,原本要见的是林老爷子,突然换成了林夫人,这位夫人看年纪肯定不是林尚义的夫人,那就是林尚义的儿媳妇,在婚约没废除之前,意味着对面坐着的是自己的准丈母娘。

        他为难的样子落在林夫人眼里,林夫人笑了,说:“你也觉得难为情,是吧?”

        李沐尘老实点头:“是有点。”

        林夫人笑得更得意了,“你也觉得不好意思开这个口,觉得很过分,对吧?”

        “嗯。”李沐尘有点搞不懂了,“你知道我来干什么?”

        “我当然知道。”林夫人轻轻叹了口气,“李沐尘,这个名字,十八年前就扎在我心里了,像根刺一样,我又怎会忘记。”

        李沐尘心想这下麻烦了,看来人家很重视这桩婚事。

        “那,什么,我……”李沐尘努力措辞,想要化解接下来可能出现的尴尬。

        “不用着急。”林夫人打断他的话,“你刚从山里来,我先给你说说我们林家的情况。”

        “林家传承了一百多年,不论财富,还是地位,在禾城也算得上数一数二的大家族了。就说你坐着的这把椅子吧,明代花梨木雕龙纹官帽椅,前几年嘉德拍卖行拍出过一对,价格是两千三百万。”

        林夫人顿了顿,特意看了一眼李沐尘,但从李沐尘脸上没有看到什么震惊的表情,略有些失望。

        “这把椅子是专为林家家主准备的,这么多年来,你是第一个坐到这把椅子上的‘外人’。”

        她特意把“外人”两个字说得重一些,提醒李沐尘的身份。

        “你明白我的意思了么?”

        李沐尘点点头:“明白,你们林家很有钱。”

        站在林夫人后面的骆管家差点笑出声,这家伙不会是个傻子吧?

        林夫人微微一愣,她倒不觉得李沐尘是傻子,更有可能是装傻。林家女婿,多少公子哥想上门攀附,一时装傻充愣又何妨呢。这才是聪明人啊。

        “那我就再说明白点吧,像我们林家这样的家族,历代联姻都讲究门当户对。比如我,本家姓严,来自梅城,我们严家在梅城也是数一数二的家族。门当户对,两家人可以在生意上互相照应,夫妻之间才会有共同的语言和追求。”

        “夫人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林家,不可能把女儿嫁给一个没有身份的穷人。”林夫人的话斩钉截铁,不容置疑,“哪怕是入赘也不行。”

        李沐尘忽然觉得好笑,自己是来退婚的,看样子,好像是被人家给退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