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镇国神师李沐尘林蔓卿在线阅读 - 第24章灰飞烟灭

第24章灰飞烟灭

        ,最快更新镇国神师李沐尘林蔓卿    !

        晚上的时候,马山打来电话,说是赌石的场子找到了,城南那家斗狗场也有了消息,让李沐尘去蓝桥酒吧会合。

        晚饭点已经过了,饭馆里这会儿倒不忙,李沐尘就跟老板娘告了假,又交待丁香晚上自己回家要小心,就匆匆去了蓝桥酒吧。

        酒吧依旧热闹,仿佛昨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马山直接把李沐尘带去了二楼的包厢。

        “李先生,欢迎欢迎。”

        周娜风情万种地在包厢里迎接,语气显得十分尊敬。

        李沐尘是天都弟子,仙尊门下,当然受得起别人称一声先生,很自然地回道:

        “周总客气了。”

        周娜说:“我就是一个开酒吧的,不是什么总,朋友们给面子,叫我一声娜姐,你要是不嫌弃,也可以这么叫,或者就叫我名字就行。”

        李沐尘说:“行,马山哥怎么叫你,我就怎么叫吧。”

        周娜微微一笑,切入正题,道:“听说你们想赌石?”

        李沐尘点点头。

        周娜提醒道:“这一行水可深着呢。和任何赌博一样,十赌九输。大多数石头,只要皮子包着,不管你多少钱买的,切开来石头还是石头。”

        她看了李沐尘一眼,“不过嘛,也不是没有发财的,听说滇南有个人开了天眼,能透过皮子看到石头里面,一看一个准,几年前,在缅越边境前前后后开出了价值几十亿的好料子。”

        “娜姐,这也太玄乎了吧,真有人能透视?”马山觉得不太可能。

        李沐尘却相信这是真的。

        开了天眼的人,要看透一块石头,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

        他之所以敢去赌石,那是因为,他也能开天眼。

        当然,开天眼并不是像马山认为的那样,就能透视了。因为天眼用的不是眼,而是神识,是修行人特有的一种感知能力,或者可以称之为“第七感”。

        “你还别不信。”周娜说,“这事儿在圈子里盛传,应该不会是假的,我有几个朋友,都说当年曾见过那个人。不过,你们猜,那个人后来怎么样了?”

        “发达了呗。”马山说。

        周娜摇了摇头:“你错了,那个人后来死了,被人砍死的,断手断脚,眼珠子也被挖了,尸体就丢在边境的一个山沟里。”

        马山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么凶残!”

        李沐尘也不禁皱了皱眉。

        一个开天眼的人,怎么会轻易被人砍死?

        只有两种可能,要么他的天眼是假的,顶多开了阴阳眼。

        要么,杀他的人是高手中的高手。

        “所以说,十赌九输,还有一个死了。你们要参与赌石,可要想好了。”周娜说。

        李沐尘说:“谢谢娜姐提醒,我们就是小玩玩。”

        周娜点点头:“行,那你们在这儿等我一下,我还有点事处理,一会儿我带你们去个地方。”

        说完就出去了。

        李沐尘微微皱了皱眉,心中疑问,赌石的场子,为什么会在晚上开?

        马山就开始和他讲城南斗狗场的事。

        “打听清楚了,你说的那个地方,确实开了个狗场,老板叫蔡伟民,外号大头菜,底下人都叫他菜头,听说这人很有来头。他的场子斗狗很凶,筹码也够大,去的都是熟客,生人得有人带,而且必须有二十万现金才能进场。”

        马山说完,问道:“沐尘,你怎么知道那地方的?”

        李沐尘也没隐瞒,把那天送林曼卿回去遇到歹徒的事说了。

        马山一听大怒:“特么的,这俩小子要是落我手里,非废了他们不可。”

        又说,“昨天林小姐在明叔面前替我们求情,我都听见了,就凭这一点,她的事我们就不能不管。兄弟你说吧,我们怎么干?要不我去叫人,端了他的狗窝!”

        李沐尘说:“先别冲动,敢对林小姐下手的,绝不是一般人。咱们先去他的狗场玩玩,摸摸他的底,顺便搞点钱。”

        马山点头道:“行,我听你的。”

        “你有没有人能带我们进去?”李沐尘问道。

        “有,你还记得黄三吗?”

        “黄三?”

        “就是小时候经常和我们打架的那个。”

        李沐尘想起来,是有这么个人,也是靠捡垃圾过日子的,为了抢地盘,没少和马山干架。

        让他记忆深刻的是,黄三打不过马山,就趁马山不在,欺负丁香。

        那次为了保护丁香,他豁出命去和黄三打了一架,最后靠一把生石灰,迷了黄三的眼,才拉着丁香跑了,躲过一劫。

        “这小子现在做什么?”

        “开了个废品回收站,不过做的生意并不干净。他和狗场的菜头认识,经常去那儿玩,也会带客过去。”

        “你小时候没少揍他,他会相信你?”

        马山嘿嘿一笑:“他不信我,但他更不信我是条子。”

        李沐尘也笑了,说:“行,那就他了。接下来,我们得先想办法弄到二十万入场费。”m.

        ……

        九点多的时候,周娜打来电话,让他们直接去停车场。

        到了停车场,周娜在一辆红色的保时捷里朝他们招手。

        马山和李沐尘上了车。

        “你们不问问我去哪儿吗?”周娜一边开车,一边问。

        马山说:“不是去赌石的场子吗?”

        李沐尘没说话。

        周娜从后视镜看了一眼李沐尘,见他正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问道:“李先生不想知道吗?”

        李沐尘说:“该说的,你自然会说,不想让我们知道,问了也没用。”

        周娜笑了笑,不再卖关子。

        “你们一定好奇,为什么赌石场子会在夜里开?其实呢,这不是单纯的赌石场子。真要赌石,得去滇南,甚至越境出去。这边都是小打小闹,几年也开不出一块好料。但我今天带你们去的地方不一样,因为有很多见不得光的鬼火,所以只能在晚上开。”

        “不会都是上流社会玩的东西吧,那我们可玩不起。”马山想起兜里只有一万块现金,这是他的全部家当。

        “那倒不是,场子来的人很杂的,三教九流都有,连盗墓贼都有。不过你们放心,这些人都是老客,新客需要熟人带,出了事,介绍人要担责任。钱方面,你们不用担心,里面也有便宜的,赌石嘛,本来就是一个赌字。真要看上好东西,钱不够,可以找我。”

        周娜很热情地介绍着。

        李沐尘忽然问道:“是明叔的场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