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镇国神师李沐尘林蔓卿在线阅读 - 第29章收徒

第29章收徒

        ,最快更新镇国神师李沐尘林蔓卿    !

        “你就是李沐尘?”

        林尚义虽然昏迷,但对外界并非没有感知,前面吵吵闹闹的话,他都听到了。

        “我是。”李沐尘说。

        “没想到啊,还是你救了我这条老命。”

        林尚义不知想起了什么,哈哈大笑起来,笑着笑着,就咳嗽起来。”

        李沐尘出指在他胸口点了一下膻中穴,度入一丝真气。

        “你还没好,现在虚弱的很,最好少说话。”

        林尚义感觉胸口一暖,舒服了许多。

        他点了点头,“好,我听你的。”

        李沐尘站起来,对林家人说:“让老爷子休息吧,我开个方子,你们马上去抓药。”166小说

        说罢当先走出了病房。

        林家人和医院的三位专家也跟了出来,只留下林蝉鸣陪着。

        到了外面的会客室,李沐尘在座位上坐下。

        林家人和几位专家都站着。

        并无人提出异议。

        这时候,他们对李沐尘,敬若神明。

        李沐尘拿起桌上的纸笔,写了个药方,看了一眼林家众人,最终递给了林夫人。

        林夫人有点意外,甚至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夫人,麻烦你了,记得,药一定要按方抓,名字和用量一点也不能差。还有,从抓药到煎药,你要全程看着。”

        李沐尘十分严肃。

        这件事一点也不能马虎,既然有人要林老爷子的命,诅咒不成,难保不会用更激进的手段。

        之所以选择林夫人,也是想试试这位夫人。

        骆鸣沙的事情,李沐尘肯定要查的,如果真是出自这位夫人的授意,那他也不会客气。

        “好的,我知道了。”

        严慧敏接过方子,十分郑重。

        她没想到李沐尘会把抓方子的活交给她。

        这就相当于给了她机会,她可以亲自给老爷子抓药熬药。

        如此一来,哪怕之前犯了错,老爷子也就不好太过怪罪她了。

        这小伙子,还挺会做人嘛。

        不知不觉间,她已完全忘记了对李沐尘最初的印象。

        要改变一个人的看法就是这么简单,你只要展现出实力来,征服她。

        李沐尘展现出来的,就是绝对的实力。

        这时,姚院长走出来,赞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没想到李先生年纪轻轻,就有如此了得的医术。我想邀请李先生来我们医院名医馆针灸科,做个专家,待遇就按照特级专家的来,不知意下如何?”

        李沐尘笑道:“我没有行医资格,怎么做专家?你就不怕被人告了?”

        姚院长说:“李先生放心,资格问题,我来解决,您只管坐诊就行。”

        李沐尘不置可否。

        从钱塘来的孙教授忽然上前一步,微微一躬身:“李老师,今天孙某真是大开眼界了。李老师的针灸术,简直神乎其技。杏林妙手,岐黄圣人,说的大概就是您这种人了。如果李老师不嫌我年纪大,就收下我这个徒弟。”

        众人都是一惊。

        虽然先前有赌约,但孙教授毕竟是南江大学的教授,在医学界德高望重,而且年纪已经五十多了,拜一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为师,也不怕被人笑话。

        孙教授刚说完,申州的钟主任也上前一步,和孙教授并排站在一起,说道:

        “还有我,我比孙教授年纪还大,就是不知道小李老师肯不肯收。”

        姚院长脸上有点尴尬,这两位在医学界的地位都比他高,如果他们拜了师,他怎么办?

        “哎呀,两位,两位何必这样呢,都一把年纪了,两位又是医学界德高望重的前辈,这样子,不成体统嘛。刚才打赌,不过一时戏言,李先生也不会当真的,是吧?”

        孙教授却摇头道:“君子无戏言,既然打了赌,就要愿赌服输。而且,李老师的医术高明,若肯收我们为徒,那是我们占了便宜。医术上,唯有才有德者服我,何故以年龄论。”

        钟主任也说:“孙教授说的对,李老师的医术,做我们的老师绰绰有余。是我们占了便宜,就怕李老师不收,至于我老钟这张脸,在医术面前,算个屁。”

        姚院长跺了跺脚,说:“好,既然二位有此高风亮节,那我就舍命陪君子,和两位一起,甘拜这位小李先生为师,学习一下针灸之术。”

        林家的人像看戏一样看着他们三人。

        加起来快两百岁了吧,抢着拜一个小伙子为师,这传出去,简直是天下奇闻。

        李沐尘缓缓站起来,走到孙教授和钟主任面前,微笑道:

        “行,你们两个学生,我收了。”

        孙教授和钟主任大喜,“谢谢师父。”

        当场就要行拜师礼。

        李沐尘扶住他们两个,说:“拜师礼什么的就免了,也不用叫我师父,医者仁心,都是为救死扶伤,治病救人,不必有门派之见。”

        孙教授和钟主任更加佩服,连说:“老师高见。”

        一旁的姚院长不免尴尬,问道:“那我呢?”

        “你?”李沐尘呵呵一笑,“你不是送锦旗吗,哦对了,别忘了给你自己送一面,写上‘我是庸医’。”

        姚院长一张脸涨成了猪肝。

        林秋声咳了咳,润了润嗓子,说:“李……李先生,我能问一下吗,我父亲得的是什么病?现在情况如何?”

        李沐尘问道:“你是林家的家主?”

        林秋声一愣,不知他为什么这样问,看了一眼身旁的堂兄林来风,答道:“现代社会了,也没有家主一说,只是家里的产业大多都是我在打理。”

        “他是我爸。”

        林曼卿怕李沐尘不认识,补充了一句,说完脸就红了,总觉得怪怪的。

        李沐尘点点头,对林秋声说:“这样吧,你跟我到病房来。”

        林来风问道:“那我们呢?”

        李沐尘说:“其他人在外面等着吧,老爷子现在还很虚弱,人多了不好。”

        林来风脸色微变,眼中露出一丝不满,不过没有多说什么。

        李沐尘又对林曼卿说:“曼卿,一会儿你妈煎了药,你和她一起拿进来。”

        这一声曼卿,叫得她心扑扑直跳。

        “哦。”林曼卿答应了一声。

        李沐尘和林秋声一起走进了病房。

        林尚义已经能坐起来,正靠在床头和林蝉鸣说话。

        见到李沐尘进来,就笑着招手:“沐尘,来,过来坐。”

        李沐尘微微一愣,林老爷子叫得这么亲昵自然,倒让他有几分不自然。

        林蝉鸣很自然地让开位置,让李沐尘坐下。

        李沐尘看了林蝉鸣一眼。

        他不认识林蝉鸣,但看得出来,这人在林家的地位很高,也很受老爷子的信任。

        “李先生,我爸病……?”林秋声还在想着刚才问的问题,但当着老爷子的面,似乎又不太好问。

        李沐尘看向林尚义。

        林尚义说:“有什么你就直言吧,这里没有外人,不用怕我接受不了,要是连这点都承受不住,就枉为这一世人了。我这把老骨头,多活一天都是赚的。”

        李沐尘摇了摇头,说:“老爷子得的不是病,而是被人诅咒了。”

        “诅咒?”林秋声和林蝉鸣都吃了一惊。

        李沐尘没有解释,而是问道:“你们家里,知道老爷子生辰八字的人有几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