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

        第5章

        女子咬咬嘴唇,快速给男人上好药,然后将他轻轻放在一旁。

        她忽然跪下来,给萧令月磕了个头:“我刚刚说了谎,他不是我的贴身侍卫,而是我认定的未来夫君!”

        萧令月并不惊讶。

        看她对男子那在意的样子,就知道他们关系不简单。

        “我虽是南阳侯府的嫡女,却从小不受重视,背着不详的名声,被父亲弃养在乡下,多亏傅郎照顾我,我才能平安长大。我本想和他相伴终生,却不料父亲突然召我回京,我才知道我原来有婚约在身”

        女子咬紧嘴唇,眼泪直流。

        “我不愿嫁给旁人,便带着傅郎一起回京,希望得到父亲认可。但没想到,家中姨娘狠毒,也不愿我嫁入高门,竟半路派人截杀我们,害得傅郎重伤。”

        萧令月挑眉,“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

        “我想求姑娘放过我们,不要跟任何人提起我们的事。”

        “你想跟他远走高飞?”萧令月淡淡道,“私奔可不是好名声。”

        “可若是不走,我和傅郎只怕都要性命不保了!”

        女子惨笑道,“我父亲宠妾灭妻,姨娘又心肠狠毒,家中还有庶妹虎视眈眈,我自认不是她们的对手,也不愿与她们争斗,只求能跟傅郎平安一生,白头到老。”

        萧令月闻言,心中一动。

        她这次回京,一是为了给北北寻药治病,二是为了探望她留在京城的另一个孩子。

        毕竟是亲生骨肉,五年不见,她心里也十分惦念。

        可是,京城是天子脚下,更是战北寒的地盘。

        “萧令月”这个身份已经是个死人了,她不能顶着这个身份进京,给自己和北北带来危险。

        所以,她还缺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

        “你真的愿意放弃身份,隐姓埋名,只求跟他私奔?”萧令月指了指旁边地上的男人。

        “是的,我愿意!”女子毫不犹豫地点头。

        萧令月看着她眼中的坚定之色,忽然一笑:“好,我可以帮你,但是有条件。”

        女子诧异看着她。

        “我可以代替你回到南阳侯府,替你应付你家那些虎狼亲戚,但是从今往后,你就不再是沈家的千金小姐,只是一个普通平民,你也愿意吗?”

        女子脸色微微发白,随即咬牙道:“我愿意!”

        南阳侯府从小遗弃她,唯一疼她的生母也早早病逝,她早就不把那当成自己家了。

        “可是,我们长相不同,你要怎么替代我?”女子撩开脸旁的头发,露出一块巴掌大的狰狞胎记。

        正是因为这块胎记,她才被人扣上了克父克母的不详罪名。

        “我会易容,你不必担心。”

        萧令月仔细看了看她的面容五官,对那块胎记也并不在意。

        “从今往后,只要你不自爆身份,我保证沈家的人不会再来烦你了,你可以自由地过你想过的生活。”

        一句自由的生活,触动了女子的心弦。

        她不禁流泪满面,连连磕头,“谢谢姑娘!”

        “你我各取所需,不必如此。”萧令月拦住了她。

        随后,女子迫不及待地将代表身份的玉佩和信件交给她,吃力地搀扶起男子,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萧令月看着他们两人相伴着走远了,眸光悠悠地划过旁边的草丛:“看够了吗?”

        草丛里安安静静,“”

        “再不出来,草丛里的毒蛇可就要咬你了。”萧令月幽幽地说。

        “呜哇!有蛇”

        一个奶呼呼的小男孩惊吓地跳起来,顶着满头的草屑,浑身脏兮兮的。

        “噗嗤。”萧令月忍不住笑了。

        “你吓唬我?”小男孩气鼓鼓地转头看她。

        萧令月猛然一愣。

        小男孩穿着一身华贵却脏兮兮的墨色锦袍,看起来约莫四五岁,五官俊秀立体,眼睛又大又圆,紧紧抿着唇,似怒非怒,傲娇得可爱。

        这个面容,简直就是战北寒的缩小版!

        与北北更是一模一样。

        萧令月瞬间知道了他的身份,心下一软。

        这是她当年被迫留下的另一个孩子,北北的双生兄弟。

        他长大了

        “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小男孩狐疑地看着她,摸摸脸蛋,很得意地说,“难道是小爷长得太帅,把你迷倒了?”

        “噗嗤。”萧令月刚升起的心酸一下子全没了。

        她忍俊不禁地弯下腰,戳了下他的小脸蛋,“谁教你这么说话的?小小年纪,就知道迷倒女孩子了?”

        “我说的是事实,难道我不帅、不好看吗?”小男孩仰着头,眨巴眨巴大眼睛。

        帅是没看出来,卖萌倒是浑然天成。

        萧令月笑得眉眼都弯了,“好吧,帅气的小少爷,你一个人在这荒郊野外做什么?怎么没人跟着你?”

        “因为我离家出走了!”小男孩理直气壮地说。

        “为什么?你爹爹对你不好吗?”萧令月蹙眉。

        “你怎么知道我爹爹?”小男孩出乎意料的敏锐,不解地看着她。

        “我猜的。”萧令月眨眼。

        “撒谎。”小男孩不客气地戳穿她。

        萧令月:“”

        小东西还挺难缠。

        这时候,另一道奶声奶气的软糯声音传来,“娘亲,你在跟谁说话?咳咳”

        萧令月和小男孩同时转头,就看到一个身穿白色锦袍、披着厚厚毛绒披风的小男孩从马车里钻出来,皱着小眉头望着这边。

        小男孩脸上戴着一张小巧的面具,遮住了大半张脸,约莫也是四五岁的年纪。

        “北北,你怎么下车了?”萧令月顿时担心,朝他走过去,随即又想起留在原地的另一个孩子,停下招招手。

        小男孩想了想,跟着她走过去,一双大眼睛好奇地打量着北北。

        “娘亲,抱。”北北朝萧令月伸出手。

        萧令月伸手将他抱起来,摸摸他的小脸,“冷不冷?”

        “不冷。”北北软软的摇头,眼眸一转,凉凉地落在小男孩身上,“娘亲,他是谁?”

        小男孩被他冷淡的眼神一扫,下意识站直了,后背毛毛的。

        呜,有点可怕是怎么回事

        明明他看起来那么软。

        萧令月一时不知道怎么解释,只好含糊道:“他是娘亲偶遇到的孩子,还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