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

        第6章

        北北:“哦。”

        小男孩赶紧说:“我叫小寒寒。”

        萧令月:“”

        小寒寒?战北寒的寒?

        他怎么给孩子起这种名字?不觉得别扭吗?

        寒寒好奇地凑过来,“你叫北北?东南西北的北吗?”

        北北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嗯。”

        “她是你娘亲?”

        “嗯。”

        “你们也是京城人吗?”

        “不是。”北北微微蹙起眉头。

        他怎么这么多话?好呱噪。

        “那你是要去京城吗?我是京城人哦,等到了京城,我带你去玩好不好?”寒寒笑眯眯地看着北北,一点没觉得自己讨人烦了。

        “你不是说要离家出走吗?”萧令月调侃地笑道。

        “不走了,反正也找不到。”寒寒撅了噘嘴。

        “你要找什么?”

        “我找我娘亲啊,爹爹说她丢下我,跟野男人跑了,我想找她问问是不是真的。”

        萧令月:“”

        她差点没咬到舌头,面纱下的嘴角抽搐了下。

        战、北、寒!

        该死的混蛋,他就是这么跟儿子抹黑她的?!

        “北北,你有爹爹吗?”寒寒好奇地问。

        北北抿起嘴角,“没有。”

        “为什么?”寒寒惊讶了。

        “娘亲说,他狼心狗肺,娶了野女人,现在坟头草都比我高了。”

        寒寒:“呃”

        被噎了一下,寒寒很快捏着小拳头,义愤填膺,“那你爹爹真不是人,死得好!”

        北北罕见地勾起嘴角,“我也这么觉得。”

        京城里,某个策马扬鞭、赶着出城的男人重重打了个喷嚏。

        萧令月实在听不下去了,汗颜道:“好了,先不说这些了,上车再聊。”

        马车里固定着炭火,烧得暖融融的。

        萧令月将北北放坐在软凳上,嘱咐车夫出发,然后从马车夹层里取出各种易容工具。

        寒寒一个劲凑到北北身边,盯着他看来看去,“你为什么要戴面具呀?”

        北北不理他。

        寒寒也不泄气,“能不能摘下来给我看看?我想看看你长什么样子。”

        “不能。”北北一口拒绝。

        “为什么?”

        “娘亲不让。”

        “为什么不让?”寒寒眨眨眼睛,“难道是你长得太可爱,怕被人拐走吗?”

        北北:“”

        这是什么说法?太笨了,不想理他。

        “你让我看看嘛,我真的很想看看。”寒寒缠着北北,趁着北北不注意,忽然伸手戳了一下北北的脸蛋。

        北北黑了脸:“你干什么?”

        寒寒一脸震惊:“哇,你的脸好软哦!像奶豆腐!”

        北北:“你离我远点,不许碰我。”

        “我喜欢你,你陪我玩嘛。”寒寒笑嘻嘻地伸手抱住他,“我给你当哥哥好不好?”

        “不要,你放开!”北北努力挣扎,却发现他力气好大,挣不开,气得用小脚踹他。

        萧令月一边易容一边听着两个孩子的童言童语,笑道:“玩归玩,可不要摔到地上了。”

        “娘亲,我没有”

        “放心吧,我会照顾他的!”

        寒寒大包大揽,张开小手,连着厚厚的披风一把抱住北北,“这样就不会掉下去了。”

        北北就像被裹蛋卷一样,顿时动弹不得,只好用眼睛凶凶地瞪着他。

        寒寒任由他瞪,反正他脸皮厚。

        他心满意足地抱着怀里可爱的弟弟,转头好奇地看着萧令月的动作。

        她易容的速度很快,已经差不多完成了,正在往脸颊上贴着以假乱真的胎记。

        “你为什么要把自己化得这么丑?”寒寒不理解地说,“明明原来的样子就很好看,现在这张脸好丑哦!”

        “不许你说我娘亲丑!”北北抬脚踢了他一下。

        “我没说她丑,我是说她现在假扮的样子丑。”

        “你还说?”

        “好好好,我不说了,你别生气嘛~”

        北北气得不行,觉得他实在太讨厌了。

        萧令月贴好了胎记,转头看到两个孩子搂搂抱抱的样子,不禁好笑。

        北北从小身体不好,从胎里带出的寒毒难以拔除,性格也比较孤僻安静,除了她之外,不喜欢与任何人接触。

        她平时也很宠着他,只希望他平安开心就好。

        但是,寒寒毕竟不一样。

        他们是双生兄弟,虽然彼此都还不知道,但是与生俱来的血缘亲密是抹不掉的。

        她也乐意看到寒寒和北北亲近,对北北抗拒委屈的小眼神,她假装看不见。

        “寒寒,我有件事想跟你商量。”

        “什么事?”寒寒抬头看着她。

        北北也停止了挣扎,脸蛋粉扑扑的,望着娘亲。

        萧令月指指自己的脸,“你能不能答应我,不要告诉任何人,这是我假扮的样子?”

        “可以啊。”寒寒觉得这是一件小事,爽快地答应了。

        “尤其是你爹爹。”萧令月怕他没听懂,“千万不能跟他说,知道吗?”

        寒寒点点头,“好,我不跟他说,我们拉钩钩。”

        这个拉钩的小习惯也跟北北一样。

        萧令月伸出小拇指,勾住他的小指,晃了晃:“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变的人是小狗。”

        “变的人是小狗!”寒寒严肃地点头。

        北北看着他们两个勾在一起的小指头,委屈地扁了扁嘴。

        娘亲以前只跟他拉钩钩的。

        约定好之后,萧令月也松了口气,北北趁机挣脱寒寒,伸手去拉她,“娘亲,抱抱”

        话音还没落,马车忽然颠簸了一下,差点把北北摔到地上。

        外面传来马匹吃痛的嘶鸣声。

        萧令月赶紧伸手抱住北北,又腾出一只手护住寒寒,蹙眉问道:“外面怎么回事?”

        “沈晚,你还想逃到哪去?滚出来受死!”

        车夫还没有回答,一声粗鄙的男子吼声传来。

        沈晚,就是南阳侯府三小姐的名字,也是萧令月如今冒名顶替的身份。

        这么快就找上门了?

        她眯了下眼睛,将北北放在旁边,“北北,你待在车厢里,不要乱动,娘亲去去就回来。”

        她话还没说完,寒寒已经气愤地站了起来,“哪来的混蛋,敢在小爷面前叫嚣?我出去会会他们!”

        说着,小家伙就一溜烟钻出了马车。

        萧令月拦都拦不及,赶紧跟了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