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

        第14章

        萧令月心里咯噔一下。

        战北寒竟然来了?

        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回到京城后,少不得要跟他碰面。

        但是她也没想到,碰面的机会竟然来得这么快,这么突然

        幸好北北和寒寒都不在。

        听到太子和几位王爷都来了,大厅里的所有人都走到门口,恭敬迎接。

        萧令月跟在后面,一抬头就看到四个男人,众星捧月一般走进来。

        走在最前方,身穿明黄蟒袍、气质儒雅斯文的是太子。

        与他并肩而行的人,是战北寒。

        五年不见,他身上的气质越发冷肃凛冽,比当年更沉、更冷,犹如出鞘利剑一般,锋芒逼人。

        看到他,萧令月心里不禁有些复杂,随即又暗暗啧了一声。

        儿子都离家出走了,这个男人不想着赶紧去找,竟然还跑来参加寿宴?

        难怪寒寒跟他不亲。

        战北寒忽然蹙起剑眉,敏锐一抬头,冰冷的目光直挺挺看向萧令月。

        萧令月立刻垂眸低头,神情乖巧。

        心里更加腹诽了。

        这是什么野兽直觉?多看他一眼都能被发现。

        虽然避开了目光对视,萧令月依然能感觉到,男人的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了片刻,似乎在打量。

        萧令月忍不住紧张了一下。

        没人比她更清楚战北寒的难缠程度,否则她也不至于非要换张脸、披个马甲才敢回京。

        但转念一想,她都伪装到这种地步了,战北寒没可能认得出来。

        正如萧令月所料。

        战北寒锐利的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了片刻,便不感兴趣的收回了。

        刚刚那一瞬间,他似乎感觉到了一道似曾相识的目光。

        等他看去时,却发现只是一个不认识的丑陋女人,低眉顺眼,样子拘谨,浑身上下都写着陌生。

        战北寒很快失去兴趣,冷淡又疏离地走在太子身侧。

        “参加太子殿下!”众人齐齐躬身。

        太子走上前,亲自扶起老侯爷:“快快请起,诸位免礼吧。”

        “多谢太子殿下。”老侯爷站起身,威严老迈的脸上露出一抹真心笑容。

        能让当朝储君及多位王爷一同来祝寿,其中还有最为高冷的翊王殿下,可见陛下还是重视老臣的!看在这一点的份上,南阳侯府就算真犯了事,也未必不能赦免。

        老侯爷暗暗松了口气,急忙笑道:“太子殿下,诸位王爷,里面请。”

        太子走进正厅,立刻察觉气氛不对:“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太子殿下,求您给微臣做主!微臣冤枉啊!”南阳侯大声喊冤。

        “求太子殿下为我们做主!”华姨娘更是涕泪横流。

        “襄王殿下!”被士兵看守在一旁的沈玉婷,看到了躲在人后的襄王,眼巴巴地喊了一声。

        襄王假装没听见,还把成王拉过来挡住自己。

        他刚被太子逼婚,心情正郁闷着,一万个不乐意看到沈玉婷,恨不得有多远躲多远。

        老侯爷收了笑容,叹气道:“太子殿下,老臣现在也是一头雾水,完全不知发生了何事。赵大人突然带着京兆府的的士兵上门,说是侯府出了劫匪,本来只是一场误会,却不知怎么的,赵大人竟然让人将老臣的儿子抓了起来,还要封侯府的门”

        “太子殿下,微臣真的是冤枉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啊!”南阳侯委屈地说道。

        太子看向赵成伟:“赵大人,这是怎么回事?”

        赵成伟恭敬道:“太子殿下,事情是这样的,微臣事前接到报案,说有行凶匪徒藏在南阳侯府,于是便带兵过来抓人。”

        “然后呢?”太子没听出有什么问题。

        “殿下,这其实就是一桩误会”老侯爷试图含糊过关,隐瞒家丑。

        可惜铁面无私的赵大人,不给他留面子:“微臣到了侯府才发现,原来是沈侯爷的爱妾买凶杀人,试图除掉侯府三小姐,不料这名土匪却被三小姐活捉,带回府中当面对质。”

        所有人:“”

        活捉土匪?

        这是侯府千金能做到的事?

        装死的襄王忍不住问道:“那位三小姐是谁?”

        赵成伟看向萧令月,示意道:“这位就是。”

        萧令月只好站出来,低头行了个礼:“沈晚见过太子殿下,几位王爷。”

        “哇,好丑!”看到她脸上醒目的胎记,颜控的襄王脱口而出,感觉有点辣眼睛。

        他还没在京城里见过这么丑的女子。

        “二哥”成王手肘捅了他一下,别乱说话。

        “我说的是事实嘛”襄王委屈地说道,但又实在好奇,于是问道:“这土匪真的是你活捉的?”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萧令月身上,其中,只有翊王的目光最为锐利冰冷。

        战北寒想起在城郊时,夜七的汇报。

        小混蛋遇到了土匪,被南阳侯府的女人救了,然后跟着那个女人跑了。

        难道,就是她?

        萧令月不知道他在想什么,镇定回答:“是的。”

        “你怎么做到的?”襄王更加好奇了,上下打量着她:“看着细胳膊细腿的,你有这个本事能活捉土匪?”

        他都做不到好不好?

        “襄王殿下是怀疑我说谎吗?”萧令月问道。

        “没错。”襄王直接点头。

        “那好办。”萧令月伸手一指,“被活捉的土匪就在那儿,人还没死,襄王殿下若是不信,自己问一问就知道了。”

        襄王:“”

        她都敢这么说了,那肯定是真的,他要是问了岂不是真傻?

        这个女人脸长得丑,脾气还不好,一点都不温柔。

        襄王本就不多的兴趣一下子荡然无存。

        萧令月淡然地站在原地,实则暗暗绷紧了神经。

        战北寒冷冰冰的眼神一直停在她身上,越看她越像拐走自己儿子的“野女人。”

        人找到了。

        小混蛋呢?

        战北寒一边盯着萧令月,一边快速扫过正厅,没看到小家伙的人影。

        太子沉吟道:“赵大人,你继续说。”

        赵成伟继续说道:“经过两方对峙,买凶之事暂时没有结果,微臣正打算将土匪带回京兆府大牢审问,却被沈侯爷阻拦。沈侯爷亲口表示,这名土匪是侯府签了卖身契的下人,正因这句话,微臣才派人拿住了沈侯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