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

        第15章

        不停喊冤的南阳侯和华姨娘愣住了。

        老侯爷和其他宾客也愣住了。

        他们先前怎么都想不明白,赵成伟究竟是因为什么事情才要大动干戈。

        结果,就是为了这区区一句话?

        太子也不明白:“按照北秦国的律法,签了卖身契的下人犯事,主人家确实有惩处的责任和义务。沈侯爷这句话也不算说错。”

        “太子殿下说得有理,若仅仅只是如此,微臣也不敢冒犯侯爷。”

        赵成伟凝声道:“但是,太子殿下可知道,这名匪徒是什么人?”

        太子摇头:“本宫不知。”

        赵成伟冷声道:“他是虎狼山的土匪头目!”

        “这话当真?”太子的脸色蓦地冷肃。

        众多朝臣宾客也纷纷变了脸:“虎狼山上的土匪?”

        “就是盘踞在京城郊外好几年,四处打家劫舍,虐杀过路百姓与商队的虎狼山?”

        “听说陛下派人围剿了好几次,那些土匪却格外狡猾,仗着地形优势屡屡逃脱,一直绞杀不尽!”

        “半个月前,那些土匪又虐杀了一支商队,抢了货物不说,还把商队中人的头颅砍下来,丢在官道上!活活吓疯了几个百姓,简直就是在挑衅朝廷!”

        “陛下为此事大发雷霆,下令让太子殿下全权负责,务必要在半个月内将虎狼山铲除!”

        “如果这土匪真的来自虎狼山,沈侯爷又亲口承认,这是他家的下人”

        “这岂不是说,南阳侯府与虎狼山有关系?”宾客们一时倒抽冷气。

        这一刻,他们终于明白,赵大人为什么突然变脸了。

        跟土匪窝暗中勾结,这可是要命的罪名!

        老侯爷气得浑身发抖,抓起拐杖就朝南阳侯劈头盖脸的打过去:“你这个逆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给我好好说清楚!”

        对于这个真相,南阳侯自己都傻眼了。

        还没反应过来,亲爹的拐杖就打过来了。

        他手脚都带着镣铐,想躲都不方便,被老当益壮的亲爹重重一拐打在头上,当场就见了血,疼得嗷嗷惨叫!

        “爹,我冤枉啊!我根本不知道这回事!”

        “你还敢狡辩?”

        老侯爷瞪着虎目,拐杖砰砰往他身上打。

        每一下都用足了力气,恨不得活活打死南阳侯。

        南阳侯虽然是武将爵位,但沈志江本人却是走的文臣路子,哪经得住老侯爷这样往死里打?

        很快他就被打得满地惨叫,血流了半张脸,看上去凄惨又可怜。

        “太子殿下,我冤枉我真的冤枉啊!别打了”

        “我打死你这个逆子!”

        “老爷,老爷”华姨娘戴着镣铐匍匐在地上,哭喊不停,看起来格外狼狈。

        她想跪趴着过去,才刚动两下,就感觉一阵腹痛如绞。

        华姨娘捂着肚子瘫软在地上:“我的肚子,哎哟”

        大厅里简直乱成一团。

        太子以及诸多宾客们都被惊住了。

        萧令月站在混乱之外,冷眸看着这一切,神情无动于衷。

        她很清楚,整个南阳侯府里,最精明老辣的人莫过于老侯爷。

        老侯爷就沈志江这一个儿子,绝对不可能把他活活打死,之所以做出这幅暴怒打人的样子,不过是苦肉计而已。

        沈志江一时愚蠢犯错,他这个亲爹如果不下狠手,那就该轮到别人下狠手了!

        到时候,沈志江不死也得脱层皮。

        还不如他亲自动手,大义灭亲,更能在太子殿下和其他宾客面前证明侯府的清白。

        这才是真正的老狐狸。

        沈志江跟他爹一比,简直差了十万八千里。

        萧令月正想着,眼角余光一瞥。

        不远处,翊王殿下同样冷眼旁观,不过他冷眼旁观的不是厅里的混乱惨叫,而是她。

        萧令月:“”

        这个男人怎么回事?有热闹不看,阴森森地盯着她?

        她还是老实点吧。

        “快拦住老侯爷,别打了!”太子终于反应过来,急忙下令。

        宾客们赶紧涌上去,七手八脚地拦住老侯爷,嘴里还劝着:“老侯爷消消气!”

        “现在情况还不明,有什么话好好说!”

        “您别生气,气大伤身”

        另一部分宾客则去看了沈志强的情况,面上关心:“沈侯爷,你没事吧?”

        沈志江满头是血的瘫软在地上:“哎哟哎哟”

        “快拿纱布来,给沈侯爷包扎一下!”

        “伤药也拿来”

        在太子殿下面前,本来只想看戏的宾客们也愿意表现,纷纷出手帮忙。

        太子等人反而闲的没事干,只能站在一旁看着。

        襄王偷偷跟成王咬耳朵:“我敢打赌,这些人心里肯定都在憋笑!”

        成王无语地说:“就像二哥你一样?”

        襄王乐得咧开嘴:“这能不笑吗,好一出大戏啊!”

        关键是寿宴都被闹成这样了,太子肯定要做主处理,就没空盯着他的婚事了。

        这真是上天保佑!

        唯恐天下不乱的襄王恨不得烧香拜佛,让这件事能闹多大闹多大,最好闹得父皇和太子都忘了催婚的事,他就能重获自由了。

        襄王想得很美,可惜乐极生悲。

        趁着大厅里一片混乱,没人顾得上看守沈玉婷和两位侯府千金。

        沈玉婷眼泪汪汪地朝襄王扑过来:“殿下,你是特意来看我的吗?求求殿下救救我爹爹和姨娘吧!”

        襄王:“等等,你别过来!”

        “殿下”沈玉婷假装没听见,硬是扑到襄王身上,紧紧抱着他的手臂,晶莹的眼泪顺着柔美的脸蛋滑落下来,我见犹怜。

        襄王忍不住心软了:“你先别哭”

        “殿下,我害怕!”沈玉婷嘤嘤哭着钻进他怀里。

        襄王下意识抱住她,随后反应过来,恨不得剁了自己的手。

        这边两人在拉拉扯扯,纠缠不清。

        另一边,众多宾客好不容易拉开了老侯爷,又把满头是血的南阳侯扶起来坐下,简单包了包伤口。

        看到南阳侯的惨状,太子无奈说道:“老侯爷,事情还没问清楚,你消消气。”

        真要把人打死了,反而不好办了。

        老侯爷喘着粗气,忽然扑通一声跪在太子面前,老泪纵横。

        “太子殿下,老臣教子不善!老臣羞愧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