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

        第16章

        “老侯爷,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太子吃了一惊,急忙伸手搀扶。

        老侯爷痛心摇头:“不,就让老臣跪着吧!老臣戎马一生,自认对得起家国百姓,无愧于心,不料年老了,反而养出个不成器的逆子!老臣实在是羞愧难当,不查清此事的前因后果,老臣都没脸面对太子殿下了!”

        说着,老侯爷抬袖擦了擦眼睛,深深跪伏在地。

        看着老侯爷花白的头发,佝偻的身躯。

        回想起当年他驰骋沙场,为国尽忠的种种事迹。

        别说太子,在场宾客们都觉得心里不是滋味。

        将军百战,为国为民。

        年老之后,又怎么能为子孙后代不成器,受这种委屈?

        “微臣斗胆,请太子殿下做主,彻查此事,还南阳侯府一个清白!”

        有武将站了出来,拱手肃容道。

        “微臣附议!”

        “臣也附议!”

        所有宾客都站出来,深深躬身。

        这一刻,他们发自内心的相信,有老侯爷在一日,南阳侯府绝对不会做出与土匪勾结,祸害百姓之事!

        萧令月在一旁看着,心里不由得为老侯爷鼓掌。

        这一手苦肉计,玩得真漂亮!

        先大义灭亲,再含泪诉苦,三言两语就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

        不但挽回了侯府的颜面,还顺便把太子架上了高位。

        逼着太子非查不可。

        萧令月心里也很清楚,南阳侯府确实没有和虎狼山土匪勾结。

        这充其量就是一个误会。只因为沈志江私心作祟,不小心被人抓住了把柄,否则事情不至于闹到这一步。

        老侯爷应该也猜到了这一点。

        沈志江可是他的亲儿子,他还能不知道他的性子吗?

        就算再给沈志江十个胆子,他也不敢跟杀人放火的土匪有勾结啊。

        所以,只要太子随便一查,真相就水落石出了。

        “诸位请起吧,既然本宫在此,自然会做主查清此事!”太子威严淡漠道。

        “多谢殿下。”众人这才起身。

        “赵大人。”太子看向赵成伟,“除了沈侯爷当众承认,土匪是沈家下人之外,你还有其他证据可以证明,南阳侯府与虎狼山有勾结吗?”

        赵成伟直接摇头:“没有。”

        “这就是说,你怀疑南阳侯府之事,仅仅只因为沈侯爷的一句话?”太子语气一沉。

        “太子明鉴!微臣在下令之前,曾反复问过沈侯爷,但是他一口咬定,土匪就是沈家下人!微臣也没办法,只能将侯府视为同伙,先看管起来再处置。”赵成伟拱手说道。

        这种做法是没有问题的。

        沈志江亲口承认,没人逼他。

        又是在众目睽睽下,这份口供是可信的。

        换成任何官员,都会视为同伙处置。

        沈志江捂着流血的脑袋,站在一旁满脸惶恐。

        “老,老爷”华姨娘还捂着肚子瘫软在地上,疼得满脸冷汗,挣扎着想求救。

        但沈志江哪里还顾得上她,一心沉浸在后悔与恐惧中。

        太子看向沈志江,沉冷问道:“沈侯爷,你有什么想解释的吗?”

        沈志江脸色惊惧茫然:“太,太子殿下”

        “你为何要说,土匪是沈家的下人?他当真是南阳侯府的人吗?”太子冷沉地喝问道。

        “不、不是他不是,这是我乱说的!太子殿下可以去查,侯府里从来没有过这个人,我只是胡乱找了个借口而已!”沈志江慌忙否认,语无伦次。

        太子又问:“那你为什么要找这种借口?”

        沈志江:“”

        太子看出了他的欲言又止,冷声喝道:“事已如此,还有什么不能说的!难道你要进刑部大牢才肯老实交代吗?”

        “不!我说,我说!”沈志江立刻被吓到了,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他竹筒倒豆子一样全说了:“都怪我一时私心作祟,担心那个土匪被带回京兆府后,会交代出贱内买凶杀人的事情!让整个侯府蒙羞。我为了遮掩丑事,就想着随便撒个谎,把人留下来!

        但我真的不知道他是土匪啊!

        我,我以为他就是个混混,太子殿下明鉴啊,我真的是冤枉的!侯府跟土匪窝没有任何关系!”

        说着,沈志江顾不上头上的伤,砰砰磕着头。

        “老爷”瘫软在地的华姨娘尖叫一声。

        自知大祸临头,心神崩溃,华姨娘竟一下子晕死过去。

        真相终于大白了。

        买凶杀人应该是真的。

        但与土匪勾结,却只是一场乌龙误会!

        老侯爷重重松了口气:“”

        还好,颜面扫地总比丢了性命强。

        都怪华姨娘!还有沈晚!

        众人得知内幕,一时无言以对。

        本来一件家族丑事,竟然闹成了这样,实在叫人无话可说

        太子皱了皱眉头。

        这种家宅争斗的丑事,京城的勋贵府邸几乎家家都有,但一般不会闹到台面上。

        毕竟家丑不可外扬。

        太子私心里并不想管这种事,但事情在他眼皮底下闹开,他想不管都不行。

        太子只能忍着不快,继续问道:“买凶杀人又是怎么回事?”

        赵成伟:“这就要问三小姐了。”

        所有人的目光又回到萧令月身上。

        顶着老侯爷冰冷警告的眼神,萧令月神情平静,将事情经过又说了一遍。

        前因后果都很详细。

        沈志江还没听完就激烈反驳:“太子殿下,您别听她胡说八道!贱内亲口说过,她根本没见过那个土匪,是她!”

        他狠狠指着萧令月,语气怨恨至极,“一定是她买通了土匪,故意诬陷!”

        一直紧紧攀着襄王的沈玉婷含泪说道:“我可以替姨娘证明,四天前,姨娘一直跟我在一起,她根本没有出过门。”

        说着,她用力晃了晃襄王的手臂:“殿下,你也替我说句话啊。”

        太子目光幽幽地瞥过来。

        襄王顿时头皮发麻,恨不得一脚将沈玉婷踹开:“别问我我什么也不知道!”

        “殿下”

        “沈晚,华氏虽然只是姨娘,但好歹也占了长辈的身份,你竟然收买土匪诬陷她,你好狠毒的心肠!有太子殿下在,你绝对不会得逞的!”沈志江一边厉声指责萧令月,一边抬出太子施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