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

        第17章

        萧令月下意识看了一眼战北寒。

        他悠闲地双手环胸,斜靠在柱子上,一双凌厉深黑的眸子定定看着她。

        分明是在看戏。

        萧令月顿时心情不爽了。

        翊王府的暗卫是战北寒一手培养出来的,跟在寒寒身边的夜七也不例外。

        以战北寒的掌控欲,他肯定有办法随时与暗卫保持联系,对寒寒的行踪也了若指掌。

        换句话来说,她和寒寒在郊外遇到土匪的事情,别人不知道,战北寒肯定是知道的。

        所以,他才会来南阳侯府。

        根本不是来祝寿的,而是来抓人顺便看她的好戏。

        萧令月随手抄起一杯茶,直接泼在华姨娘脸上!

        “咳咳”昏迷的华姨娘被呛醒了。

        “沈晚,你想干什么?”沈志江怒视萧令月。

        “既然要问明真相,当事人总要清醒过来才行,不然怎么对峙?”

        萧令月冷淡说道,走到土匪面前,扯掉堵住他嘴巴的破布。

        土匪呸呸两声,还没说话。

        萧令月说道:“你刚刚听到了,我父亲说我收买你,诬陷姨娘,要将你乱棍打死。现在当着太子和诸多宾客的面,我再问你一遍,到底是谁收买的你?”

        一时间,所有人都朝土匪看去。

        沈志江心虚地怒斥:“他都被你收买了,当然会向着你说话!”

        萧令月凉凉地说道:“他还什么都没说呢,父亲着急太早了。”

        华姨娘刚刚清醒过来,抹掉脸上的茶水,抬头就看见不远处土匪狰狞的表情,吓得浑身一抖。

        “贱人,你敢卖我,我死了你也别想好过!”土匪语气充满怨毒。

        因为华姨娘翻脸不认人,害得他差点要被乱棍打死。

        土匪现在简直恨透了她。

        他知道自己这次栽了,就算戴罪立功保住脑袋,下半辈子也只能在天牢里渡过,所以更加痛恨把他害成这样的华姨娘。

        如果不是接了她这单生意,他现在还在虎狼山上吃香的喝辣的,又怎么会落得这种下场?

        “你就是朝廷的太子吧!我愿意交代所有事情,但你得保证不杀我,哪怕关我一辈子也行!”土匪看着身穿蟒袍的太子,嚷嚷说道。

        太子不动声色:“你先说,本宫会考虑。”

        “行,老子明人不说暗话!就是这个贱人收买的我,要我替她杀了三小姐!”土匪毫不犹豫地指向华姨娘。

        华姨娘凄厉的尖叫:“我没有——”

        “贱人,死到临头了你还想狡辩!老子有证据!”土匪狞笑,“就藏在我怀里,你们摸一下就知道了。”

        华姨娘脸色惨白,冷汗簌簌直流。

        她忽然抱住肚子,发出一声惨叫:“老,老爷”

        “你怎么了?”沈志江急忙抱住她。

        “我我的肚子”华姨娘艰难挤出几个字,浑身直发抖。

        她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沈志江看着她捂着肚子,一时也没反应过来。

        至于其他人,还以为华姨娘是故意装病呢,谁也没在意。

        “赵大人。”太子示意他去。

        赵成伟也不含糊,走到土匪面前,伸手在他衣服怀里掏了掏。

        掏出了一支金钗。

        金钗样式精致,花纹繁复,下面还有特殊标志。

        “这不是锦绣阁新出的首饰吗?”一位勋贵夫人认了出来。

        赵成伟是个大男人,对首饰这一块可不懂,只能求助地看向几位夫人。

        另一位朝臣夫人好心解释道:“锦绣阁的首饰,每一件都是独一无二的,在京城里绝对没有仿品!尤其是新款首饰,必须要提前预定才行,谁买了哪一款,去锦绣阁一查就知道了!”

        “原来如此!”赵成伟恍然大悟。

        这支金钗就是身份证明,查一查就知道它的原主人是谁。

        “这就是那个贱人的钗子!她那天就是戴着这个金钗来跟我谈交易的,我怕她不认账,偷偷从她头上拔下来的,她根本没发现,恐怕还以为是自己弄丢了。”土匪得意地说道。

        瘫软在地上的华姨娘一阵心惊肉跳。

        她的金钗!

        她还真以为是丢在城外了,因为心虚,都没敢派人去找

        “人证物证俱在,现在大家应该都知道,到底是谁在说谎了吧?”萧令月摊开手,似笑非笑。

        赵大人锐利威严的目光猛地看向华姨娘:“华氏,你可知罪!”

        华姨娘一颗心猛地砸下去,还未来得及说话。

        忽然,一阵剧烈绞痛从腹中传来。

        “啊”她凄厉的惨叫起来,紧紧捂着肚子,感觉湿漉漉的液体流淌出来。

        “儿子!救我的儿子”华姨娘失声尖叫。

        沈志江整个人都傻了!

        眼睁睁看着华姨娘的裙摆下,缓缓流出殷红的血。

        她,她竟然怀孕了?

        大概是月份还小,华姨娘自己都不知道,几番情绪大起大落,本就不稳的胎儿直接见红了。

        满堂宾客顿时变色。

        “快叫太医!”太子看到满地的血,一时也有些惊。

        “太医!太医”沈志江抱着华姨娘嘶吼。

        此刻他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华姨娘这胎肯定是个男孩,他一定要保住儿子!

        不怪沈志江会这么想。

        他今年已经四十多岁了,生了七个女儿,最小的女儿都有十岁了。

        后院的姨娘们多年没有怀孕,沈志江隐隐怀疑自己的身体可能不太行了

        如果再生不出儿子,他可能就真的要断子绝孙了!

        华姨娘突如其来的身孕,对沈志江来说简直是救命稻草,他无论如何都要保住这一胎。

        老侯爷也是先惊后喜,一时顾不上别的,保孙子要紧。

        在座的宾客里面就有太医,赶紧上前把了脉:“夫人情绪起伏过大,胎儿又太小,胎气已经不稳了,有小产的迹象!”

        “那该怎么办!”沈志江急红了眼。

        “侯爷别慌,夫人的身体底子还是不错的,我这就开一剂保胎药,服用之后卧床静养便可。”太医安抚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快,拿纸笔来!”沈志江立刻下令。

        华姨娘已经痛得昏死过去。

        太医写下药方,老侯爷亲自派人去抓药,然后就要将华姨娘送回后院休养。

        “慢着。”萧令月冷冷开口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