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

        第18章

        “姨娘有孕,确实是大喜事,但一码事归一码事,她买凶杀人的案子还没结清,现在走恐怕不合适吧?”萧令月说道。

        沈志江先是一愣,然后怒火高涨。

        他小心翼翼将昏迷的华姨娘交给丫鬟,箭步冲到萧令月面前,扬手狠狠就朝她脸上打去:“你个没良心的畜生!”

        萧令月往后退一步,避开这狠辣的一耳光。

        沈志江一看她竟然还敢躲,更加愤怒失去理智,抬脚就朝她肚子狠狠踹过来。

        一边猛踹一边怒吼:“你的心怎么这么黑,你弟弟才多大,你就这么容不下他!我今天非要打死你这个没良心的畜生不可!”

        萧令月皱着眉头,继续往后退:“父亲,你冷静一点。”

        沈志江没踢到她,劈手又是狠狠一耳光。

        越打越起劲。

        老侯爷就在一旁冷冷看着,丝毫没有阻止的意思。

        看样子如果不是碍于身份,他都恨不得亲自来教训这个“恶毒”的孙女了。

        连亲弟弟都容不下,简直狼心狗肺!

        萧令月躲了好几下,实在忍无可忍,猛地擒住沈志江的手臂,反手一扭,蓦地转身!

        一个干脆利落的过肩摔!

        沈志江一个百八十斤的大男人瞬间飞了出去,重重砸在寿宴圆桌上。

        “轰隆——”

        圆桌直接砸碎了,瓷片木片飞溅。

        沈志江摔了个满头血,躺在狼藉一片里,半天爬不起来。

        满室寂静!

        太子温润沉稳的脸上少见的空白了一下。

        一直闲闲看戏的战北寒蓦地站直了,眯起冷鸷眼眸,定定看着萧令月。

        满堂宾客,老侯爷都傻眼了。

        襄王瞪圆了眼睛:“”

        这一瞬间,他终于知道这个瘦瘦弱弱的丑女人,为什么能活捉土匪了。

        她都能把亲爹砸飞出去,还有什么是不能的?

        活生生的母夜叉!

        襄王不由自主的打了寒战,怂怂地往后退。

        萧令月站直身子,目光幽冷地看着哀嚎的沈志江:“既然父亲不能冷静,就只能我帮你冷静了。”

        众人:“”

        她的冷静方法,就是把人摔飞出去吗?

        “你,你”老侯爷不敢置信地指着萧令月,仿佛是第一天认识这个“孙女。”

        “祖父见谅,我这也是没办法。”萧令月扯扯嘴角,“父亲情绪这么激动,要是伤了人怎么办?摔他总比摔了华姨娘好吧?”

        老侯爷:“”

        襄王嘴角狠狠一抽,拽着成王小声问道:“她这是威胁吧?”

        一言不合就要摔人,比母夜叉还凶残啊。

        老侯爷嘴唇颤抖着,一瞬间仿佛老了好几岁:“你到底想怎么样?”

        萧令月:“我只想要个公道。”

        “沈晚”不能白受这个委屈。

        她答应过她,既然顶了这个身份,就一定会为她讨回公道。

        但是华姨娘现在有孕在身,她绝对不能有事,最起码也得先把沈家唯一的孙子生下来。

        老侯爷死死看着萧令月:“她肚子里怀着你父亲的子嗣!”

        萧令月:“我也没想让她死。”

        “那你想如何?”

        “这就要看祖父和父亲的诚意了。”萧令月冷笑,“毕竟,我可是差点死在她手里,不出了这口恶气,后果可不是我承担的!”

        言下之意,不给她一个合理的交代,华姨娘的死活,她可就不保证了。

        老侯爷不可思议地看着她,实在想不明白,一个从小养在乡下的孤女,到底是哪来的胆量和底气?

        祖孙两对视,气势竟不相上下。

        宾客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竟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华姨娘买凶杀人已经是确定了。

        可偏偏她有孕在身,没准怀的就是沈家唯一的男丁。

        母凭子贵。

        这下子,华姨娘肯定是不能死了。

        但这位沈三小姐也不是好惹的。

        从她的行事风格来看,即使是从小养在乡下,她也完全继承了老侯爷的心性手段。

        祖孙两简直隔代相传。

        不给她个交代,南阳侯府日后休想有太平日子。

        正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

        他们这些外人实在不好多插手。

        “你,你休想”

        狼藉堆里,沈志江一头是血地爬出来,充血的目光狠狠瞪着萧令月:“她是你庶母,现在又怀孕了,我绝对不允许你伤害她一根头发!”

        软弱了一辈子的沈志江,在面对断子绝孙的威胁面前,竟然也强硬起来。

        萧令月讥诮地说道:“父亲这份爱子之心,真是令人感动。”

        一个还不知道性别的胎儿,就能让他豁出命保护。

        那沈晚呢?

        她活生生的在世上十几年,同样是沈家血脉,凭什么要被弃如敝履?

        就因为她是女儿,所以不值钱吗?

        那同样是女儿的沈玉婷,又是为什么被宠在手心?

        偏心如此。

        沈志江摇摇晃晃站起来,恶狠狠地说道:“我已经决定了,我要将华氏立为正妻,她生下的儿子一定要是嫡子!从今往后,她就是你的母亲,你敢对她不敬就是不孝顺,活该被乱棍打死!”

        姨娘没有资格管教嫡女。

        但若是成为正妻,管教嫡女就是天经地义的事,连陛下都不能说这是错。

        沈志江得意极了,这是他刚刚灵光一闪想到的好办法。

        只要给了华姨娘名分,她就能名正言顺地压制沈晚,让她跪就跪,让她死就死!

        反正沈家不缺女儿。

        区区一个沈晚,怎么能跟他儿子相比?

        沈玉婷闻言,满脸激动地问道:“爹爹,你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要立姨娘做正妻?”

        她是华姨娘的亲生女儿。

        生母地位卑贱,导致她的身份也低人一等,仅仅只是庶出。

        如果华姨娘成为正妻,那她也能女凭母贵,一步登天变成真正的嫡女了。

        只有嫡女才有资格嫁进皇室为正妃,这是沈玉婷多年以来的心愿。

        “当然是认真的!在场这么多宾客都可以作证”沈志江斩钉截铁的话还没说完。

        萧令月讥讽地打断道:“让一个买凶杀人的姨娘成为正妻,坐上一品侯夫人的位置,父亲可真是想得出来,南阳侯府怕不是要成为全京城的笑柄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