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

        第20章

        “父亲”沈志江委屈地哭喊起来。

        “你闭嘴!”老侯爷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他一眼。

        沈志江不敢说话了。

        沈玉婷一脸泪痕的瘫软在地上,满脸茫然。

        她好不容易盼到姨娘上位,怎么转眼之间,希望就破灭了?

        太子顺着老侯爷的台阶说道:“既然老侯爷担保,这件事就此作罢,本宫也不再多言。关于华氏买凶杀人、勾结土匪一事,念在她有孕在身,身体虚弱,且没有造成严重后果,本宫便网开一面,不予追究。”

        “多谢太子殿下,老臣感激不尽!”老侯爷长松一口气,急忙弯腰道谢。

        “老侯爷别忙着谢恩,本宫话还没说完。”

        太子摆摆手,神情威严肃穆:“华氏毕竟有错在先,不可不罚!传本宫的命令,华氏有生之年,南阳侯不可立她为正妻,她所生的子嗣,日后也不得继承南阳侯爵位!”

        老侯爷瞳孔紧缩:“”

        “不!太子殿下”沈玉婷当场哭叫起来。

        这个惩罚实在是太重了。

        不但彻底剥夺了华姨娘上位的希望,还断绝了她母凭子贵的可能性。

        这样一来,不管华姨娘生的是儿子还是女儿,她这辈子都不可能依靠孩子得到半点好处。

        这对一个后院女人来说,简直是比杀了她更严酷的责罚!

        萧令月心想,如果“沈晚”知道华姨娘这个下场,想必也会高兴吧?

        太子的处罚很公道,既顾全了沈家无子,又给了罪魁祸首足够惨痛的教训。

        “殿下宅心仁厚,这样处置再合适不过了!”在场的朝臣宾客无比满意。

        那些差点要和姨娘平起平坐的勋贵夫人们,更是遮住嘴角,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

        区区一个姨娘,何等卑贱?

        也敢奢望侯夫人之位?

        真是可笑极了。

        “求殿下宽恕姨娘!她真的不是有心的啊”只有沈玉婷哭喊不休。

        华姨娘不能上位,生下的儿子也不能继承爵位,这就意味着沈玉婷这辈子都只能是个庶女。

        她想嫁进皇室成为正妃,这个心愿永远都不能实现了。

        沈玉婷不甘心的痛哭起来。

        太子不理她,她又跪爬到襄王面前,扯着他的衣摆哭诉道:“襄王殿下,求你帮我说说话吧,我姨娘她已经知错了!她不能一辈子是个姨娘啊”

        襄王厌烦地推开她:“太子殿下已经做主了,你求本王有什么用?”

        沈玉婷哭得更厉害了:“殿下,你忘了我们”

        襄王猛地捂住她的嘴,心虚地对太子道:“她神志不清乱说话,大哥别在意我这就带她去安抚一下!”

        “去吧。”太子懒得多管。

        襄王拽着哭闹不休的沈玉婷,匆匆忙忙逃出去了。

        太子看向一旁的萧令月,含笑问道:“沈三小姐,这样的处置,你还满意吗?”

        萧令月毫不犹豫地点头:“很满意,多谢太子殿下!”

        “那就好。”太子意味深长地看她一眼,随即目光一瞥,余光扫过旁边的三弟。

        这小子还直勾勾地盯着人家呢

        他到底想干嘛?

        今天的主题是老侯爷大寿。

        虽然中途出了很多波折,但寿宴还是得继续,总不能让太子和几位王爷白跑一趟。

        于是,昏迷不醒的华姨娘被人抬了下去。

        萧令月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心里饶有兴致地想:等她醒来后得知太子的处罚,不知道会不会气得吐血?

        后院女人的荣宠,一看夫君,二看子嗣。

        华姨娘现在很在乎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因为她对孩子抱有期望。

        如果醒来后得知,这个孩子注定不能给她带来任何利益,她还会一如既往的疼爱吗?

        还有沈志江。

        他也满身是血被人搀扶下去了,神情还没回过神来。

        紧接着,赵成伟也向太子、老侯爷告辞,带着上了镣铐的土匪和士兵匆匆离开。

        寿宴重新开始。

        老侯爷亲自将太子、翊王、成王请上主桌,襄王也带着沈玉婷回来了,看样子是把人哄好了。

        宾客们纷纷落座,只有萧令月还站在原地。

        “三妹,你怎么还不坐下?”沈玉婷柔柔弱弱地走过来。

        她重新梳妆打扮过,哭花的妆容恢复精致,走动时弱柳扶风,衬托着微红的眼角,当真是一个纤纤弱质的美人。

        当她站在萧令月面前,两个人一美一丑,对比格外惨烈。

        萧令月看到她眼里闪烁的恶毒与憎恨,冷冷反问道:“二姐是来明知故问的?”

        沈玉婷:“”

        “寿宴是华姨娘准备的,她以为我会死在路上回不来了,所以干脆连我的位置都没安排,难道你不知道?”萧令月冷冷嘲讽道。

        侯府的寿宴,座位安排都是有讲究的,早早就安排好了。

        所有宾客都有固定的位置,而且男女不同席,一个萝卜一个坑,不能乱坐。

        萧令月现在就是多出来的那根“萝卜”,整个宴会厅都没她的座位。

        沈玉婷立刻推托道:“这是姨娘安排的,我不清楚!”

        萧令月似笑非笑的说:“那你跑来问什么?难道你这么好心,打算把自己的位置让给我?”

        “我”沈玉婷噎住了,心里直想尖叫。

        谁想把位置让给她了!

        可她还没来得及说话,萧令月又说:“还是算了吧。”

        算她识趣!

        沈玉婷转怒为喜,得意洋洋地心想:沈晚肯定是看她和襄王殿下关系好,所以不敢跟她抢座。

        没想到,萧令月却说:“毕竟我是嫡女,你是庶女,我若是坐了你的位置,那岂不是自降身价了?”

        沈玉婷:“”

        旁边偷听的太子以及宾客:“”

        好狠一张嘴!

        不带脏字的损人,字字扎心。

        沈玉婷挑事不成反被嘲讽,气得快哭了:“你我都是爹爹的女儿,我把你当亲妹妹看,你怎么能这么说话!你实在太伤我的心了呜呜呜”说着竟然捂着手帕哭起来。

        萧令月立刻往后退一步,嫌弃写在脸上:“别!你想高攀,我可不想低附,嫡庶有别没听过吗?”

        “可我们都是爹爹的女儿”

        “那太子殿下和襄王殿下都是陛下的皇子,为什么襄王不能当太子呢?”萧令月幽幽地反问道。

        当然是因为嫡庶有别,天生就不一样。

        沈玉婷:“”

        太子以及宾客:“”她可真是什么都敢说。

        再次躺枪的襄王:“噗!”

        他直接一口茶水喷了出来,当场跳起来:“这关本王什么事?三小姐,不带连累无辜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