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逆袭人生全文免费阅读乔梁在线阅读 - 第2213章 如何选择

第2213章 如何选择

        王庆成训斥完凌宏伟,并没有就此作罢,而是又转头看向乔梁,“乔县长,我们这里是办案重地,不是随随便便的人都能进来的,还请乔县长不要胡乱走动。”

        特么的!乔梁恼火地看着王庆成,王庆成的意思是他连市检大院都不能进来,简直是欺人太甚。

        王庆成这会显然是故意挤兑乔梁,看到乔梁的脸色,王庆成嘴角微微翘起,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他还记着上次去松北找乔梁问询谈话时,乔梁一副拒不配合的态度,当时可是把王庆成气得够呛,觉得乔梁没把他放在眼里,今天算是找回一点场子了。

        两人对视了几秒,乔梁最终还是压下心头的怒火,他知道王庆成是故意的,乔梁也不想在这时候和王庆成较劲,尤其是妹夫周俊涛的案子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情况下,他更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和王庆成发生冲突。

        想到周俊涛的事,乔梁眉头微拧,紧盯着王庆成,心想与其让人打听这打听那都弄不清楚情况,倒不如当面直接问王庆成,对方绝对是知道这事的。

        心里如此想着,乔梁看着王庆成问道,“王检,我妹夫周俊涛被你们市检的人带走了,不知道我妹夫涉嫌什么问题?”

        “乔县长,我们办案还用得着跟你汇报吗?”王庆成瞥了乔梁一眼,又道,“何况你确定你妹夫是被我们的人带走的?你可别搞错了。”

        “王检,是不是你们的人带走的,你应该最清楚。”乔梁冷声道。

        “呵呵,我还真不清楚。”王庆成戏谑一笑,“就算我清楚,也没有义务告诉你,怎么,乔县长不会是想管到我头上来吧?”

        靠!乔梁瞪着王庆成,气得眉头一跳一跳的。

        王庆成见乔梁气地不轻,咧嘴一笑,背着双手施施然走了,没走几步,王庆成又停下,转头看向凌宏伟,板着脸道,“凌宏伟,咱们这里不是一般部门,你不要带着外人随便溜达,回头要是有什么重大案子的案情泄露,我唯你是问。”

        王庆成说完这话,又示威地看了乔梁一眼,这才离开。

        看着王庆成的背影,乔梁目光阴沉,他有种直觉,妹夫周俊涛的案子恐怕跟王庆成脱不开干系。

        “老凌,你刚刚打电话有问出什么吗?”乔梁转头问凌宏伟。

        “没有。”凌宏伟摇了摇头,道,“负责我们单位公务车调度的人,他说他得明天过来后再具体查一查。”

        “我估计查了也不会有什么结果。”这时一直在旁边没说话的姜秀秀道。

        姜秀秀显然是话里有话。

        “有可能吧。”凌宏伟眉头微蹙,“乔县长,刚刚看王检的反应,这事有可能真的是他直接经手的。”

        “嗯。”乔梁默默点头,显得心事重重,以刚刚王庆成对他表现出来的敌意,乔梁心知如果妹夫落在王庆成手里,光靠自己是没办法要到人的,而一想到王庆成是骆飞的人,乔梁不由多了一层隐忧,这事该不会是骆飞在背后推动吧?如果真是那样,乔梁心知自己必须得求助市长郭兴安,只是他现在对妹夫周俊涛的情况是两眼一抹黑,压根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时候贸然去求助郭兴安也不合适。

        寻思片刻,乔梁走到边上,给妹妹乔慧打了电话。

        电话接通,乔梁道,“小慧,我这边已经查到俊涛的下落了,我现在要找你了解一些情况,你必须如实告诉我。”

        “哥,俊涛现在在哪?”乔慧迫不及待地问道。

        “俊涛被市检的人给带走了,小慧,我问你,最近俊涛的一系列反常行为,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

        “哥,我不知道啊,我要是知道,早就告诉你了。”乔慧苦笑,“我虽然发现俊涛的表现很反常,但每次问他,他什么都不肯说。”

        “他就真的没有透露过一丁点的只言片语?”乔梁皱眉。

        “哥,真的没有,我不是跟你说了嘛,俊涛现在完全是走向了两个极端,以前的他藏不住话,现在则是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有事都藏心里。”乔慧说道。

        乔梁眼里闪过一丝失望,他还想着看能不能试着从乔慧嘴里问出点什么,没想到妹妹真的一点都不知情。

        “哥,到底是怎么回事,俊涛怎么会被市检的人带走了?”乔慧着急地问着。

        “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所以我才问你到底知不知道俊涛最近在做什么。”乔梁叹了口气。

        “哥,俊涛不会有事吧?你可得想办法把他救出来啊。”乔慧急道。

        “现在得先弄清楚俊涛是因为什么原因被市检带走的。”乔梁说道。

        乔梁和妹妹乔慧通电话时,刚刚从市检大院离开的王庆成,坐车来到了骆飞家里。

        进门后,王庆成毕恭毕敬站在骆飞所坐的沙发旁,道,“骆书记,刚才乔梁找到我们单位这边了,乔梁妹夫的事,估计是瞒不住了。”

        “这么一个大活人,除非你让他人间蒸发,不然能瞒多久?”骆飞冷哼一声,道,“就算他知道了又何妨,他乔梁难道还想把手伸到你们那边去?”“那不可能,我们那里还轮不到乔梁来指手画脚。”王庆成笑着附和,顿了顿,又道,“骆书记,我现在就担心乔梁知道人在我们手上,回头乔梁要是闹起来,会不会把事情搞大?”

        “怎么?你堂堂一个一把手,难道还怕乔梁?”骆飞没好气地看着王庆成。

        “骆书记,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这是担心乔梁这刺头老是不走寻常路,就怕他又搞出什么幺蛾子来。”王庆成陪着笑脸。

        骆飞目光一沉,王庆成这话倒是没错,乔梁是个刺头,确实很能搞事,还真不能不当回事。

        如此想着,骆飞道,“你既然知道乔梁很能搞事,那你这次就给我抓紧点,我之前就跟你交代过了,这次要速战速决,现在我给你三天时间,三天之内,我要见到结果。”

        王庆成没想到骆飞只给他三天时间,心里不由暗暗叫苦,看到骆飞的脸色,偏偏还不敢说自己办不到。

        旁边的沙发上,赵晓兰听着骆飞和王庆成的交谈,端的是一头雾水,问道,“老骆,你们在捣鼓啥呢,怎么还扯到乔梁妹夫头上了?”

        “哼,你恐怕还不知道吧,这次网上那些关于我的事,不出意外就是乔梁在幕后操纵捣鼓的。”骆飞阴沉着脸道。

        “啊……不可能吧?”赵晓兰吓了一跳,一脸的不可思议。

        “你觉得有啥不可能?”骆飞脸色难看,“就乔梁那无法无天的性子,你觉得有啥事是他不敢干的?”

        “老骆,你觉得是乔梁干的,有没有什么证据?这种事可不能凭空臆想。”赵晓兰说道。

        “我这么说,自然是有我的依据,倒是你,你咋回事,我怎么感觉你在替乔梁说话呢?”骆飞不高兴道。

        “没有,我怎么会替他说话呢。”赵晓兰讪讪地笑道。

        骆飞脸色稍缓,随即看向王庆成,“庆成,你现在抓紧把事儿去给我办了,这事办好了,我给你记一功。”

        “骆书记,替您办事就是我应尽的本分。”王庆成讨好地说道。

        王庆成在骆飞这边呆了一会,很快就离开,径直来市郊的办案基地,骆飞只给他三天时间,王庆成现在充满了紧迫感,虽然乔梁妹夫这事有人在协助,但乔梁妹夫是否会按照他们的引导去做,这事现在谁也没有百分百把握。

        此刻,关押周俊涛的房间,周俊涛一个人躺在床上发呆。顺畅快读,搜微信公众号天下亦客2。昨晚到现在,周俊涛几乎没怎么睡觉,但他这会并没有半点困意,恐惧和迷茫充斥着他的内心,而这会,傍晚时孙贵发跟他讲的那番话,一直在周俊涛的脑海中回荡着。

        把事儿推给乔梁,他就能撇清自己,这事就跟他没关系。孙贵发的这句话,仿佛有种特殊的魔力,一直萦绕在周俊涛心间,从此刻周俊涛挣扎的脸色可以看出,他正在进行着剧烈的心理斗争。

        周俊涛很清楚,如果自己真的那样干,那委实对不起大舅哥乔梁,扪心自问,乔梁对他还是很好的,对他一直很尊重很关心,而且他当初能有县体育中心那份有编制的工作,还是托乔梁的福,这份情周俊涛一直都记着。

        只是一想到自己这次去松北找乔梁,想要让乔梁给他搞点小工程,又或者帮他调动工作,乔梁都无情拒绝了他,周俊涛心里又有些埋怨,觉得乔梁有些不近人情,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乔梁的妹夫,帮帮自己的亲妹夫,难道不应该吗?

        脑袋里的想法变来变去,周俊涛的脸色也跟着变化,心里的恐惧、不安、矛盾让他无所适从。

        此时,他该做出怎样的选择?(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