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深海余烬等级划分详细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三章 这是常识

第九十三章 这是常识

        [笔趣阁]

        https:www。wzxmt。com最快更新!

        无广告!

        邓肯飞快地调整好了表情和心态,好让自己看上去不像是个常识错乱的“异邦人”

        ,然而他的心绪却再也无法平复下来,如惊涛骇浪般翻涌不息。

        事实证明,当你突然来到一个奇诡异常的世界上,那么最初这段日子里不管适应力再强,伪装的多么到位,都随时有可能在一些平平无奇的“常识”

        上被本地的世界观给糊一脸——寻常的历史知识可以系统学习,艰深的专业知识在生活中无需顾及,而只有“常识”

        ,那是只有迎面撞上的时候才会让你惊呼卧槽的玩意儿。

        这个世界的天空中没有群星,这是常识。

        这个世界的星空在深海之中,在灵界与幽邃深海的交界地带,这也是常识。

        对这第二点所谓“常识”

        ,邓肯只能卧了个槽。

        他从未接触过这个领域,也不曾抵达过这个深度——他曾驾驭着失乡号在灵界深处飚过船,也在失乡号的船舱底层见到了从亚空间泄露过来的错乱光流,却唯独不曾见过幽邃海域与灵界间的那片“星空”

        ……这恰好是他目前为止的认知“盲区”

        。

        他一边应付着莫里斯的交谈,一边在脑海中飞快地思索。

        群星……藏在海水深处……这会是怎样古怪离奇的光景?莫里斯提到的那所谓“星空”

        ,和他自己所知的“星空”

        是一个东西么?灵界与幽邃海域交界的地方到底是个什么形态?那里是一片更深邃黑暗的海洋?还是仅仅被冠以海洋之名的特殊空间结构?

        不知为何,邓肯突然想到了那个名叫雪莉的女孩,以及她形影不离的宠物兼武器“阿狗”

        。

        阿狗是一只“幽邃猎犬”

        ,按这个世界的说法,那是一种被从幽邃深度召唤到现实世界的“恶魔”

        。

        邓肯无法想象那样一只骸骨猎犬有着怎样的生理结构,但从其外观来看,它显然不是个“水生生物”

        ……那么便可以大胆推测,所谓的“幽邃深海”

        也不一定就是“海”

        。

        那可能是一片极为广阔的奇异空间,而且……被星空包裹。

        邓肯脑海中勾勒着幽邃深海可能的空间模型,莫里斯则注意到眼前的古董店主突然有些心不在焉,这位老先生好奇地看着邓肯:“关于星相学,难道你也有涉猎?”

        “我只是……有些兴趣,”

        邓肯扯了扯嘴角,心说在自己已经接受了这个世界没有星空的事实之后,这突然又听到“星相学”

        三个字,那感觉还真不是一般的奇妙,“星空隐藏在那么深的地方……要探索它可不容易啊。”

        “那当然是极为危险的事情,但好在我们也可以通过一些间接的科学手段来观察星空的投影——这点应该感谢技术的进步,灵界透镜出现之后,远洋船只的导航员在导航过程中的发疯情况就少多了,”

        莫里斯笑了起来,他似乎是很久不曾找到愿意与自己交流这些问题的对象,此刻谈兴正浓,“要知道,在一个世纪以前,导航员这个职业一向是远洋船只上死亡率最高的岗位……其实我一直想收集一套最早期的灵界透镜,可惜实在没有门路。”

        邓肯眨了眨眼,他压根没在意老先生最后一句话在说什么,他只觉得心中一个长久的疑问突然得到了解答:

        在这个天空没有星体的世界上,远洋的舰船是如何校准航线的?

        答案是仍然依靠“观星”

        ——通过特殊的科学仪器,观察从灵界深处倒影出来的“星空”

        投影。

        在新城邦历1800年以前,为船只导航甚至是一项致命的工作。

        毕竟,普通的船上可没有失乡号那样跟卫星定位一样实时更新的“海图”

        ,也没有可靠的“山羊大副”

        。

        “你真是一位博学的人,”

        又交谈了许多问题之后,邓肯终于忍不住诚心实意地感叹了一句,“妮娜有你这样的老师,是她的幸运。”

        “我也很高兴看到她有你这样的叔叔,”

        莫里斯矜持地点点头,“现在我所有的疑虑都消失了,你不但是个称职的监护人,而且兴趣涉猎广泛、求知欲旺盛,说真的……我已经很长时间不曾和人谈的这么愉快了。”

        老人说着,微微叹了口气:“我现在的生活哪都好,清静,平和,少了许多在上城区的琐事,唯一的问题就是大部分时间都很难找到人愿意听我说这些枯燥的东西……哪怕是一同工作的老师们,也往往跟不上我的思路。真难得,你竟然能听我说这么多。”

        “我很乐意当你的听众,”

        邓肯一听这个顿时露出笑容,“我对历史可是格外感兴趣的。”

        “看得出来,”

        莫里斯老先生舒心地笑着,随后他朝橱窗方向看了一眼,这才惊觉时间流逝,赶紧站了起来,“哦,女神在上,我竟然已经在这儿待了一整个下午?”

        “如果不介意的话,留在这里过夜也没问题,”

        邓肯随口说道,“你可以尝尝我的手艺。”

        “……应该还能赶得上返回十字街区的巴士车,”

        莫里斯看了一眼正在渐渐下沉的太阳,婉拒了邓肯的好意,“感谢你的邀请,但我想我还是回家吧,最近一段时间城里可不太平,彻夜不归会让家里人担心的。”

        “说的也是……那我就不挽留了,”

        邓肯想了想,起身相送,“我先把妮娜叫下来,”

        莫里斯刚想说什么,邓肯便已经转头对着二楼招呼道:“妮娜!

        莫里斯先生要回家了,下来送送老师!”

        脚步声从楼梯上传来,换了一身居家长裙的妮娜轻快地跑下楼,她先是对老师打了招呼,接着又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惊讶地看向邓肯:“你们竟然聊了这么久?!”

        “我们谈的非常愉快,”

        莫里斯笑着说道,“你叔叔是一个涉猎广泛且乐于学习的人,我们交流了很多历史方面的问题。”

        邓肯在旁边保持一脸严肃,默默点头。

        所谓交流,其实就是老先生单方面地讲,他假装很懂地一边听一边糊弄,但既然老先生自己都这么说了,邓肯自己当然也不会多说什么——而且平心而论,他觉得自己这个听众还挺合格的,能够适时地提出一些问题让持续下去,这对于平时苦于无人听自己念叨的老学者而言可不就是最好的交流环境?

        妮娜却一脸狐疑地看看自己的叔叔,又看看满脸愉快的老先生,她想说自己的叔叔什么时候就涉猎广泛乐于学习了,但话到临头还是咽回了肚,紧接着她突然又有点紧张,拽着邓肯的袖子小声嘀咕:“你们都说我什么了吗?”

        “一点学校里的小状况而已,”

        莫里斯别看上了年纪,听力却很好,立刻听到了女孩的小声嘀咕,“你叔叔会告诉你的——放心吧,我可没有乱告状。”

        一边说着,这位老人一边拿起了进门时放在一旁的手杖,又确认了一下放在怀里的那把古旧匕首,这才与叔侄两人道别,慢慢走出门去。

        等送走老先生之后,邓肯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干脆挂上了关门的牌子,锁了店铺的大门——这个时间,想来也不会有更多的生意上门了。

        而且他刚刚有了很大一笔进项,寻常的“生意”

        也显得不那么紧要了。

        妮娜看着邓肯在那边忙碌,又是锁门又是收拾柜台,感觉憋了一肚子疑问,但还不等她开口,邓肯便突然抬起头来,笑着看着她:“过两天我带你去买辆自行车吧。”

        “啊?”

        妮娜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为什……”

        “之前得了一笔市政厅的奖金,钱就已经够了,然后刚才又做了笔大生意,我想……咱们就可以过得稍微宽裕一点,”

        邓肯扬了扬手中支票,“至少一辆自行车总是能派上很大用场的,不是么?”

        “大生意……”

        妮娜终于反应过来,“啊,您真的把那把匕首卖给莫里斯先生了?”

        “卖了,”

        邓肯点点头,“卖三千多索拉呢。”

        妮娜:“……!

        ?”

        对金钱很有概念的女孩被这个数字吓了一跳,紧接着便表情怪异地看着她的邓肯叔叔。

        “老师来家访,您拉着他聊了一下午,还卖给他三千多索拉的东西……这以后传出去怎么办啊!”

        邓肯想了想,一脸认真:“咱家店就出名了?”

        妮娜:“您认真的?”

        邓肯一摊手:“那不然呢,老先生看上那东西了,我总不能白送吧——店里难得有件真货。”

        妮娜插着腰,腮帮子鼓了起来,但最后,这憋着的一口气还是突然变成了笑容。

        (推书时间到~~书名《我立于亿万生命之下》,以下直接贴简介:

        如果有一天,你穿越成为了一颗星球,会怎么办?

        是迷茫,是惊恐,还是欣喜若狂?

        对此,某位穿越者有话要说:

        住在我身上的孩子们啊——

        你们不要再打了!

        !

        !

        再打下去我就亲自教你们做人!

        咳咳。

        总而言之,本书讲述了一位谨慎小心的慈父,充满关爱的照顾自己孩子的故事。

        (小伙子上本书手机号长时间未用被转让,结果作家号被注销了,有点可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