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灵境行者停更了吗在线阅读 - 第六章 山神庙的故事

第六章 山神庙的故事

        艹..张元清突然不想在主殿待下去了。

        他有种身处绝境,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惶恐。

        此处极端危险,可他却无法向外界求助,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犹豫再三,他牙一咬心一横,俯身把裹着工服的骷髅拉了出来。

        哧拉~

        拉扯过程中,劳保服被轻易撕裂,过去那么多年,衣服早就朽烂。

        把尸体拖到烛光下,他忍着不适,开始检查起来。

        人虽然死了,但身体会说话,弄清楚对方的死因,能帮自己规避很多危险。

        “胸骨和肋骨断了几根,右肩有细密的裂纹,但不算严重.”

        死者生前遭受过重创,但具体的死因,由于年代过于久远,看不出来。

        接着,张元清又从工人前辈的口袋里,找到了几张发黄发脆的纸,很有些年头了。

        纸上用楷体写着蝇头小字。

        张元清心里一喜,纸张明显是工人前辈在庙里找到的,这有助于他了解这座古庙的情况。

        借助烛光,他凝神阅读起纸张上的内容。

        “昨晚又有一位师弟失踪,这已经是庙里第三个离奇失踪的同门。。师兄弟们说,三道山闹了鬼,亦或者来了道行高深的妖精,每夜都要来庙里抓人吃,但庙里的诸多弟子修为伴身,师父更是方圆百里之内名声赫赫的真人,哪路妖精不开眼,敢来此处觅食。

        “至于鬼怪,我的镇尸符和唤灵符足以解决,都不用劳烦师父。我心里有不好的预感,得去寻大师兄合计合计.”

        “今天又有一人失踪,这是第五人,师父让我们瞒着香客,不然会影响庙里的香火,他一定知道些什么。我和大师兄打算夜里巡逻”

        “三天过去了,期间又有三人失踪,可我和大师兄没有发现端倪,夜晚风平浪静。我心里不详的预感更深了..”

        “大师兄今天很奇怪,他似乎发现了什么,显得非常愤怒,我询问他,可他没有告诉我。他情绪不太好,我还是明天再询问吧。”

        “今天失踪的人是..大师兄,我找遍了整个三道山也没发现他,我,我受不了了,我要去找师父问个清楚,庙里的师兄弟们也支持我,因为他们也很害怕”

        这段话的字迹有些潦草,可见笔记的主人心态有些崩溃了。

        张元清继续往下看:

        “经过我的一番追问,师父终于答应告诉我真相,我的预感没错,他果然知道师弟们离奇失踪的原因。但师父说,白日里人多嘴杂,太阳落山后他会来房间找我,告诉我一桩天大的秘密,这个秘密关系到数千年来的兴衰。”

        “用完晚膳,我便在房间里等待着,等待日落,自从夜里有人失踪后,我从未有一天如此期待过天黑..”

        纸张记录的内容到此为止。

        没了?这断章让人有点难受啊张元清一阵龇牙咧嘴。

        他梳理了一下纸张里的信息,在某一年间,这座山神庙的弟子接二连三的诡异消失。

        弟子们束手无策,恐慌的情绪蔓延。而这件事,庙里的庙祝,也就是他们师父,似乎知道原因。

        这个原因关乎着一個数千年兴衰的大秘密。

        “山神庙衰败的原因未知,探索出这个源头,是不是就能完成第二个主线任务?”张元清作出猜测。

        他把发脆的纸张放回尸骸的劳保服里,把对方推回桌底,来个眼不见为净,接着思考起自己下一步要做什么。

        “主殿信息就这么多,既然要探索古庙,肯定就得出去,这样的话,就必须直面庙里的危险”

        “在佘灵隧道的怪谈里,是有一位工人成功活下来的,循着他的轨迹,说不定能找出活下来的办法。”

        深思熟虑后,张元清走到主殿门口,打开了两扇保存尚好的格子门。

        “吱~”

        木制门轴发出让人牙酸的声响。

        他撑着门框,探出脑袋左顾右盼,外面寂寂无声,除了有些荒凉阴森,没看到危险。

        观察了一阵后,他踏出门槛,沿着主殿左侧的鹅软石小道,朝着山神庙后院走去。

        月华如水,荒草起伏,张元清走了一两分钟,前方出现一片建筑。

        那是几座相连的平房,形成一个面积极大的四合院,黑瓦白墙,一字型的屋脊,檐下是格子窗和格子门。

        一扇扇格子门灰扑扑的,或开或倒或紧闭,用来糊窗的纸在岁月的侵蚀下,破破烂烂。

        月光皎皎,如地凝霜,他借着月华扫了一眼山神庙后院的格局。

        除了眼前的四合院,东侧还有一个拱形的门,有点像影视剧里大户人家的后宅,都会有这么一座拱形门用来连接不同的院子。

        隔壁那个院子里种了一个参天大树,枝叶茂盛,树枝虬结。

        “咦..”

        他在荒草起伏的院子里,发现了几具裹着劳保服的骷髅。

        小心的靠拢过去,仔细检查了一番,每一具骷髅的损坏严重,劳保服下是一截截断骨,但除了主殿那具,这里的骷髅肩骨保存完好,没有裂缝。

        “这些人死前都遭受了可怕的重创,死的很惨”

        一阵风吹来,枝叶“沙沙”作响,隐约间,张元清听见风带过来的“沙沙”声里,夹杂着如泣如诉的低语:

        “救命,救命”

        在这荒败死寂的夜里,张元清后背沁出了冷汗。

        他浑身僵硬的站在原地,好一会儿,                    一会儿,风停了,哀泣的低语也随风而止。

        隔壁那座院子好像有点危险啊,不过里头的东西没有过来.他无声吐出一口气,踏着满院的荒草,走入屋檐,打算探索这座四合院。

        这里似乎是庙中弟子生活的地方,堆积着破旧的,布满灰尘的家具,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腐朽的气息。

        张元清挨个的探索房间,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直到推开最东边的那扇格子门。

        “咯吱~”

        尘封不知多少岁月的房门再次被推开,灰尘簌簌掉落,张元清拍了拍落在肩膀的灰尘,目光戒备的扫过房间每一个角落。

        在这间荒废多年的房间里,窗边的位置,有一具尸体靠着墙,歪斜的躺在那里。

        从服饰和滚落的矿工帽可以推断出,又是一位前辈。

        跨过门槛,进入房间,张元清打了个哆嗦,莫名的觉得周围的温度似乎下降许多。

        “有点冷”

        他谨慎的靠向那具尸体,解开破烂的衣衫,照例观察了一下尸体骨骼情况,这一次,他没有看到碎裂的骨骼,这具骷髅保存完好。

        可当他把目光投向尸骸的肩骨,瞳孔一凝,在这具尸骸的肩骨上,有着夸张的裂缝。

        这和主殿那具尸体肩膀的裂纹一样,区别在于眼前这具尸骸受到的伤更重。

        “只有屋子里这具和主殿那具肩骨碎裂,是巧合吗?”他有些不安的自语。

        接着,张元清发现尸体的裤兜鼓胀胀的,似乎藏着什么东西。

        伸手掏了掏,从死者裤兜里掏出一本泛黄的古册,一面灰扑扑的铜镜,一张黄纸符。

        黄纸符上用朱砂画着扭曲的纹路,有点类似符文,这些纹路共同汇聚成一个神似繁体的“尸”字。

        正审视着黄纸符,张元清眼前浮现一条荧蓝色的信息:

        【名称:镇尸符】

        【类型:消耗品】

        【功能:镇尸】

        【介绍:强大的夜游神制造的符箓,是一切尸类阴物的克星。把它贴在阴物的额头就能完成封印。】

        【备注:它只能使用一次。】

        荧蓝色的信息有点像他的属性面板,显而易见,这是“灵境”给出的提示。

        张元清进入诡异的古庙以来,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提示。

        “应该是重要的物品。”张元清把它折叠好,收进冲锋衣的口袋里,拉上拉链。

        想了想,又把拉链重新打开。

        因为他想起了一部武侠小说里的梗,某个剑术高超的剑客,喜欢用布条裹着剑背在身上。

        有一天,一位挑战者在剑客吃饭的时候,向他发起挑战。

        然后剑客就无了。

        死因是布条拆开不便

        张元清接着拿起古册和铜镜,没有浮现相关的信息。

        他先把铜镜放在一旁,小心翼翼的翻开页脚卷起,发黄易脆的册子。

        上面写道:

        “拜入三道山娘娘庙已经两年半了,我已经学会识字和书写,大师兄说,等师父超度亡魂回山,就可以正式引我入门,修行吞月养魂术。这是成为夜游神的入门之法。”

        “燕王叛乱,狼烟四起,师父身为松府夜游神一脉的最强之人,不得不下山超度亡者,否则战事未定,阴祸再起,百姓就更加不得安宁”

        张元清觉得肩膀有些酸疼,揉了揉,初步判断,这是一本随笔,也就是日记。

        日记的内容都是‘作者’在庙中修行、生活的经历,根据字迹,这本日记和主殿尸骸身上的纸张,同出一源。

        通过“燕王叛乱”之类的字眼,时间线是靖难之役那段历史。

        但他不确定这座庙是否真的存在于历史中,因为随笔里的内容写着“修行”“夜游神”“吐纳术”“符箓”等不明觉厉的词。

        张元清活动了一下发酸的肩膀,警惕的扫一眼房间,倾听屋外动静,确定没有异常后,继续阅读随笔。

        很快,他翻到了主殿内容的后续,前头几页被撕掉了,后续内容写着:

        “日落,天终于黑了,我听见了敲门声,兴匆匆的打开门,门外站着的不是师父,而是昨夜失踪的大师兄。”

        “失踪一天一夜的大师兄回来了,但我没有任何喜悦,因为他已经死了,回来的是一具尸体。他的胸口鲜血淋漓,心脏不知道被谁挖走。”

        “大师兄直勾勾的盯着我,他说:不要相信师父.”

        这几段字,写的歪歪扭扭,可以想象,随笔的主人写这段内容的时候,心态是炸裂的。

        张元清再翻下一页时,发现笔记没有后续了,日记的主人再也没有写过日记。

        “嘶..不要相信师父是什么意思?”

        张元清被这个反转惊的心里发寒。

        是庙祝杀死了那位大师兄?弟子们接二连三失踪的罪魁祸首也是他?张元清揉了揉肩膀,把册子放回了尸体的口袋里,接着,拿起铜镜,正要离开。

        可当他眼角余光,无意间瞥了一眼铜镜,身躯陡然僵硬。

        月光如水,投射在镜面,铜镜里映出了他的模样,而在他背上,趴着一个人。

        那人脸色惨白,嘴唇深紫,有着一双白瞳,脑袋侧着枕在张元清肩上,那双白瞳,死寂的盯着他。

        ..

        ps:这本书有灵异元素,但不是主打灵异,不喜欢灵异的读者可以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