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灵境行者停更了吗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六章 前往目的地

第六十六章 前往目的地

        不得不说,跟她相处确实舒服张元清心里滴咕。

        他彷佛看到了女版的自己,模样俊,能力强,说话又好听。

        他沉吟几秒,缓缓点头:

        “索性只是传达一句话,可以带你去。”

        虽然这丫头有点盯梢的意思,但毕竟大家没有知根知底,她有这方面的担忧可以理解,至少说明谢灵熙婊里婊气,却是个知恩图报的人。

        “谢谢元始哥哥,”谢灵熙嫣然一笑,又收起笑容,正色道:

        “我记得是让你找一个叫‘无痕’大师的人,来松海之前,我查过这个人了,没有相关资料。”

        张元清“嗯”一声:“五行盟的资料库里也没有,但是,如果这位‘无痕’大师是普通人,愧为人父不会避开你这个‘官方人员’,我怀疑无痕大师是邪恶职业。”

        这一点,两个人都想到了,所以“下线”后,分别利用自身的渠道调查此人。

        谢灵熙眸子亮晶晶,有种自己的猜测得到认同的喜悦,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我认为,对方和愧为人父应该属于同一类人。”

        “但是,这依旧蕴含风险。”

        “元始哥哥,危险应该在可控范围内,如果风险很大,愧为人父不会在死前拜托你,他既这么做,定是有把握的。”

        谢灵熙特意赶来松海,便是意识到“无痕大师”可能属于邪恶职业,害怕他被“王泰哥哥”变成kpi,就当是还愧为人父的救命之恩。

        而张元清答应她,是觉得谢家大小姐身边多半有灵境行者保护,有她陪着,能对冲一下风险。

        “你什么时候办完事?”

        “明天去拜访那位宫主,后天有空。”

        谢灵熙捏着小勺子,挖了一块饭后甜品,一边品尝美味,一边托着腮帮,凝视着对面的年轻人。

        “元始哥哥,你真厉害,连续通关两个s级灵境,人家可崇拜你啦。”

        知道我是彻头彻尾的新人了,却绝口不提我在灵境里自称经验丰富行者的事儿,这就是高情商啊张元清也吃一口甜品。

        想着她刚才的奉承和讨好,不由感慨这个小姑娘年纪轻轻,段位不低。

        这种时刻捧着你,崇拜着你的少女,其实最难缠,因为你不好拒绝对方,一般男人肯定被吃的死死。

        但张元清不是一般人,他是个社牛。

        “灵熙妹子,你看,今晚的月色很美,既然你这么崇拜我,不如今晚我留下来陪你赏月吧,你房间号多少。”

        “元始哥哥,我,我还是个孩子”谢灵熙红着脸。

        “巧了,我也是个孩子。”

        谢灵熙心里叹了口气,她喜欢用以退为进的方式掌控主导权,谁能拒绝一个崇拜你的姑娘,对你提出的,一些不过分的要求呢。

        先让男人飘起来,便好拿捏了。

        虽然没谈过恋爱,但她深谙男女相处之道,母上大人就是此道高手,是那种打丈夫一巴掌,还能把丈夫哄好,并让对方觉得自己是一家主人的高段位强者。

        谢灵熙耳濡目染,习得母上七八分精髓,用此术对付长辈、同辈,无往不利。

        可在元始哥哥这里,好像不太管用。

        他会借着你的奉承往上爬,反将你一军。

        当然,谢灵熙确实有些崇拜这位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男孩的。

        “交换一下联系方式,后天早上我会来找你。”

        张元清与她交换手机号之后,离开酒店。

        ..

        离开酒店,乘坐商务车回家的途中,张元清拨通李东泽手机。

        “什长,我从酒店离开了,正要回家。”

        李东泽明显松了口气,接着微笑调侃:

        “所以,我是不是应该叫你谢家赘婿?我和关雅都能看出来,那位大小姐对你很有好感啊。”

        张元清发愁道:

        “相比起谢家赘婿,我更想当关家赘婿。”

        李东泽一愣,语气如常的说:

        “那你要加把劲。”

        李东泽听出来了,元始这小子是在试探关雅的身份,他是怎么知道关雅身份不一般的?目前来看,元始只是知道关雅身份不同寻常,但不知道她和傅百夫长的关系。

        张元清打了个哈哈,把这个话题带过,旋即正色道:

        “我后天要和谢家的那个小丫头出去玩,大概一天时间就能返回。”

        “她指名道姓要你接待,好好陪她吧。”李东泽没有反对。

        张元清心里顿安,什长没有反对,说明谢家的风评还不错。

        他接着打听第二件事:

        “什长,我通关金水游乐园后,顺利晋升2级,且奖励了一件不错的道具。”

        晋升2级李东泽叹息一声:

        “一个任务升一级,你的晋升速度,实在让人羡慕,嗯,仅仅是羡慕升级速度,你频繁匹配到s级的灵境,则让人怜悯,所以呢?”

        “我想加入搜捕黑无常的行动里,一方面是为了二队的功绩添砖加瓦,另一方是磨砺自己。”张元清忙说。

        李东泽没有反对,迟疑一下:

        “2级夜游神的战力,比同级的其他职业要强,你确实有资格参与进来。但这件事的负责人是执事级,我做不了主,明日替你汇报给傅百夫长,看他的决定。”

        “谢谢什长。”

        挂断电话,张元清看了一眼窗外,发现司机走的高架路不对,皱眉道:

        “怎么了?”

        前排的司机回应道:

        “绕一下路,防备跟踪。”

        防备跟踪,嗯,我现在名气越来越大,知道我在康阳区二组的人不少,将来                    ,将来往返单位和家庭,确实要注意跟踪这方面了张元清把这个细节记在心里。

        一个小时后,司机把他送回小区,张元清乘坐电梯回到所属楼层,刚像从楼道的窗户,翻回自己卧室。

        耳廓微动,听见卧室里传来激烈的打斗音效。

        唉..他无奈叹口气,选择走正门,小心翼翼的打开防盗门,见外婆没有守在客厅蹲他,顿时如释重负,拧开卧室的门。

        卧室里,江玉铒盘腿坐在电视机前,握着手柄哒哒哒的打游戏。

        听见身后的开门声,江玉铒咬牙切齿道:

        “游戏里的boss是一个放学不回家的男孩子,就知道在外面鬼混,我要砍死他”

        “我帮你一起砍。”张元清厚着脸皮过去。

        “滚!”

        江玉铒小腰一扭,上半身不动,继续握着手柄打游戏,两条长腿侧到后方,一顿勐踢,展现出惊人的腰力。

        张元清握住冰凉的小脚,轻轻一抬,她就“哎呀”一声仰倒在地。

        他顺势坐下来,拿起另一只手柄,重新开始游戏。

        江玉铒坐正身子,指头揉了揉眼角的泪痣,哼道:

        “去哪里鬼混了。”

        两人并肩而坐,凝视着电视机,一边打游戏一边说话:

        “今天跟一个女高中生吃饭,听说我是松海大学的,非常崇拜我,硬要拉我去酒店辅导她写作业,订的还是五星级酒店,呵,我怎么可能有钱开房间。”

        “所以你就回来了?”

        “不,我让她付的钱。”

        “你去死”

        早上七点半。

        餐桌边,江玉饵嘴里咬着油条,无精打采,脑子一点一点,小母鸡啄米似的。

        “你是不是又熬夜了,都说了非周末不准熬夜,老娘的话是不是不管用了?”

        外婆训斥着女儿,这时,外孙打着哈欠走出房间。

        外婆冷哼一声,还在为昨日的事生气,但清理门户不好当着家人的面做,便沉着脸进厨房给外孙端来热粥,好叫他吃碗断头饭。

        几分钟后,外婆看着并排而坐,一起啄脑袋的女儿和外孙,勃然大怒:

        “你们昨晚干嘛了?!”

        “江玉饵非要来我房间打游戏。”

        “张元清非要我去他房间打游戏。”

        两人异口同声。

        然后他们就内讧了,张元清揪小姨的头发,江玉铒抓外甥的脸。

        外公和表哥习以为常,澹定吃饭。

        两天后,早上八点,提前发短信联系过的张元清打车来到华宇酒店楼下,没等多久,谢灵熙便从旋转门里走了出来。

        她今天穿的黑色运动裤,白色t恤,白色女式外套,脚上白色跑鞋。

        轻便运动装。

        黑长直也束成马尾了,随着小跑,晃啊晃。

        值得一提,她脑袋上还戴着一只白色精致的头戴式耳机,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出门跑步。

        “元始哥哥,我让司机取车了。”

        谢灵熙在他面前停下来,笑容甜美。

        “见到那位宫主了?”张元清好奇的问。

        谢灵熙微微摇头,失望道:“她没见我。”

        “塑料世交。”张元清嗤笑一声。

        “当然不是,”谢灵熙鼓腮瞪眼:“是因为沿海夏侯家的人来松海找她麻烦了,她要备战强敌,便没见我。”

        “夏侯家?”张元清脑子转了转,想起这是什么家族了。

        由于通关s级灵境,他的权限增加了,因此可以阅读一些比较保密等级较高的资料。

        在灵境行者的世界里,守序职业阵营中,影响力最大的是五行盟和太一门两大官方组织,其次是五大家族,它们分别是“学士”职业的:赵、刘、夏侯三家。

        乐师职业的:夏、朱两家。

        止杀宫宫主所在的家族,资料上没有记载,大概是因为很多年前就除名的原因。

        “夏侯家的嫡子,上个月被宫主打废了,这不就过来寻仇了嘛。”谢灵熙忧心忡忡:

        “夏侯家经营多年,高手众多,关系网四通八达,而止杀宫毕竟只是松海地方组织,正要斗起来,五行盟肯定是站在夏侯家这边的。”

        止杀宫的实力,比起夏侯家还是差了许多的,看来止杀宫有麻烦了张元清看见一辆豪华商务车驶来,便道:

        “这不是我们要考虑的事,车子来了。”

        ..

        本次出行的目的地,是金山市。

        在松海北边,路程不远,乘坐高铁只需25分钟,开车一小时左右便能抵达。

        他们于九点半来到目的地,这是一家建在城郊的小宾馆,嵌在大门顶部的招牌灯写着:无痕宾馆。

        待商务车停好,张元清和谢灵熙下了车,步入宾馆前厅。

        “两位需要什么房间?”

        前台是一位30—35岁的艳丽女子,脸上带着职业微笑,眼睛圆而媚,胸部高耸,颇有韵味。

        “不住店,我们找人。”张元清直入主题,压低声音:“找无痕大师。”

        艳丽的女前台依旧面带微笑,但圆而媚的眸子眯了起来,眸光似乎也变的锐利如刀。

        “我们这里没有叫无痕的。”她一字一句道。

        周围的空气彷佛凝结,张元清和谢灵熙同时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他们有种被饿狼盯上的错觉。

        这不是超凡阶段能有的压迫感吧,一个前台的等级都这么高?深吸一口气,张元清道:

        “愧为人父托我给无痕大师带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