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灵境行者停更了吗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 救赎

第六十七章 救赎

        伴随着这句话,笼罩在前厅的压迫感消散一空,张元清和谢灵熙微微松了口气,那种被饿狼凝视的危机感没了。

        前台的女人眯起眼,审视着一桌之隔的年轻男女,又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宾馆外。

        “我知道了,两位客人稍等。”

        她收回目光,语气冷澹的留下这句话,走进了宾馆深处,高跟鞋“啪嗒”声越来越远。

        呼谢灵熙吐出一口气,小脸蛋发白,低声道:

        “元始哥哥,我,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张元清侧目看她。

        谢灵熙说出自己的猜测:“我们没有查到‘无痕大师’的资料,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不是他名不经传,而是,而是我们权限太低”

        一个前台就拥有如此可怕的威压,那位无痕大师是什么级别,可想而知。

        张元清脸色凝重的点头:

        “我也想到了,所以,刚才正打算逃走,而且我很有逃走的信心。”

        “啊?”谢灵熙吃了一惊,睁大明眸:“我刚才完全腿都发软了,根本没有逃跑的念头,就想把脑袋藏进你的胳肢窝里。”

        所以我才有信心逃走啊,我只要跑的比队友快就行.张元清心里腹诽,他展开手臂,把谢灵熙的脑袋夹在胳肢窝里,问道:

        “这样能不能给你安全感?”

        “元始哥哥,放开我,快放开我,很丢人的”谢灵熙用力挣扎。

        她把头从张元清的胳肢窝里抽出来,扶好歪斜的头戴式耳机,压低声音:

        “元始哥哥,我的耳机是道具,可以监听方圆五百米内的所有动静。”

        她凝神聆听,小声说:

        “那个女人进电梯了..电梯停在了四楼她打开了电梯左侧的第二间房门.她消失了?!”

        谢灵熙抬起脸,惊愕道:“她消失不见了。”

        消失不见?是那间客房隔绝了外界的窥探?张元清拍了拍小丫头的肩膀,示意她稍安勿躁。

        两人默默等待,过程中,谢灵熙频频看向宾馆外,确认家族带来的保镖一直关注着自己,心里才稍稍有安全感。

        大概十分钟后,她脑袋一侧,低声道:“她出来了”

        又过几分钟,张元清听见电梯“叮”的一声,轿厢返回一楼,继而高跟鞋的啪嗒声响起,姿色艳丽的阿姨返回前厅,望着他们,道:

        “随我来吧!”

        她目光冷澹的扫过神色凝重的小年轻们,呵一声,“害怕的话,你们也可以打道回府。”

        张元清笑道:“姐姐面善心慈,一看就是好人,我们不怕。”

        谢灵熙柔柔弱弱的说:“阿姨,我们只是来带句话,没有恶意。”

        女人神色转柔,微微颔首,带着他们乘坐电梯,来到四楼。

        她站在廊道里,望向电梯左侧的第二间客房,道:

        “进去吧。”

        张元清看见门牌号:404!

        好名字..他嘴角抽了一下,拉着谢灵熙来到门边,拧开了门把手。

        “卡察!”

        轻微的锁舌弹动声响起的刹那,彷佛有一股沉静而强大的力量笼罩了过来,眼前的景物迅速发生变化。

        廊道里的地毯变成了朴素的青瓷,粉刷白色的墙壁变成砖块和木材混合的结构,炽光灯变成了荧荧烛光。

        张元清和谢灵熙愕然顾盼,他们身处一座寺庙的大殿中,七八米高的穹顶是回纹凸花的藻井,绘着满天神佛。

        藻井下是一尊五米高的金色大佛,拈花低眉,神态似慈悲似威严似冷厉。

        贡品桌点了十八根粗壮的蜡烛,烛光明亮。

        大佛之下有蒲团,其上盘坐一名青色纳衣僧,身形高大,仅是盘坐着,便和谢灵熙一般高。

        张元清和谢灵熙悄然对视,眼里有惊恐和凝重,前一刻他们还在宾馆廊道里,下一刻便出现在陌生寺庙中。

        要不是耳边没有副本提示音,两人都要怀疑自己又进灵境做任务了。

        这位无痕大师比我想象的要恐怖啊,这特么得是什么级别的灵境行者才有这般手段张元清深吸一口气,望                    气,望着穿青色纳衣的背影,语气恭敬:

        “可是无痕大师?”

        “夜游神和乐师,你们是官方组织的人?”

        低沉嘶哑的声音传来,语气很怪,彷佛在忍耐着某种痛苦。

        “是!”

        张元清不敢隐瞒。

        殿内沉默了十几秒,低沉嘶哑的声音再次回荡:

        “愧为人父死前说了什么。”

        张元清声音不自觉的低沉,“他让我转告大师:很抱歉,我至今仍不知,错的是我,还是这个世界。”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又一次回忆起愧为人父临终前的眼神,那闪烁着憎恶和悲哀的眼神。

        殿内有一次陷入长久沉默,沉默到让张云清和谢灵熙心慌。

        终于无痕大师叹息一声:

        “我知道了。”

        谢灵熙犹豫一下,壮着胆子,小声问道:

        “大师,他对我有救命之恩,他并非恶人,为,为何会成为邪恶职业?”

        青色纳衣僧人缓缓道:

        “他以前有一个女儿,很聪明,很乖巧,从小到大学习成绩就很好。上大学时,渐渐转变,开始追求物质,与同学盲目攀比,为了供养女儿,愧为人父日夜打工,拼命赚钱,但越来越无法满足女儿的需求,直到有一天,他发现女儿在网络上借了很多钱,被拍了不雅照。

        “他无力偿还那些债务,更觉得女儿丢人现眼,有辱门楣,父女俩大吵了一架,他扬言要断绝父女关系,愧为人父认为,这一切都是女儿的错,她变得拜金,变得自私,变得让人认不出来了。

        “后来,放贷公司控制了那个女孩,逼迫她做起皮肉生意,肆无忌惮的玩弄她,凌辱她,绝望之下,她跳楼自杀。

        “愧为人父崩溃了,他开始觉得,错的是自己,如果能给女儿优握的物质生活,如果能有钱给女儿还债,这一切悲剧就不会发生。他无数次的后悔那场吵架,当时如果能安慰女儿,陪伴女儿,或许就不会有后来的事,是他亲手把女儿推入了深渊。

        “女儿死后,他打算告那家放贷公司,告那些折磨女儿,逼死女儿的恶徒,但那个放贷公司在当地很有能量,他败诉了。

        “他消沉了很久,意识到错的不女儿,是他,是这个世界。他认为,人是无法改变环境的,人是受环境影响的,当这个社会整日在你耳边嘶吼着物质,嘶吼着金钱,你就一定会被影响,变得拜金,变得物质,没有人能例外。

        “她的女儿还没进社会,不懂得人心险恶,被诱导着消费,诱导着借贷,最后才走上这条不归路,这个世界糟透了,他决定亲自为女儿复仇.

        “他闯入借贷公司,杀死了曾经欺辱她,逼死她的恶徒,然后逃离了现场,正是那一场杀戮,让他获得了角色卡,成为蛊惑之妖。”

        “愧为人父是个偏激的人,可他不是嗜血的恶徒,然而,一旦成为邪恶职业,终身没有回头路,他在这条不归路上越走越远,等级越来越高,却越来越痛苦。

        “直到有一天,他遇见了我,便跟随在我身边修行,希望能化解心中戾气,得到救赎。可他太偏激了,他不想滥杀无辜,却又倔强的不愿和这个世界和解。

        “或许死亡对他来说,是最好的归宿.”

        难怪他要救谢灵熙,他的女儿和这丫头差不多大,他无数次后悔当初没有拉女儿一把,那纵身一扑,救的不是谢灵熙,是当年那个跳楼自尽的女儿..张元清看了一眼小绿茶,谢灵熙怔怔无言,眼圈发红。

        他默默叹了一口气,道:

        “大师,我觉得,他已经得到救赎了。”

        背对着两人的无痕大师不置可否,轻轻挥手,袖中游出两道微光,落在谢灵熙和张元清脚边。

        两人定睛看去,是两块漆黑如墨的玉石,半个巴掌大,内部有黑色微光翻涌,变幻出各种各样的形态,如梦似幻。

        仅是看了几秒,谢灵熙和张元清便觉眼前发黑,头晕目眩。

        “感谢你们带回他的遗言,它叫‘通梦玉符’,捏碎它,可联络我,遇到危险,我会出手帮你们一次。仅限于现实世界,灵境中使用无效。”无痕大师澹澹道:

        “离开吧。”

        佛像、烛光扭曲起来,纷纷破碎,张元清和谢灵熙回到了宾馆,他们正站在敞开的房门前,房内是标准的单人间。

        两人脚边躺着两块黑色玉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