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夺嫡太危险,我选择当魔教教主在线阅读 - 第33章 一言为定,双喜临门(求追读)

第33章 一言为定,双喜临门(求追读)

        从炼丹房第一次关闭开始,就已经成了项氏丹坊的重地。

        反正现在没有人炼丹,正适合修炼。

        赵辞闭上眼睛,重新看向自己的面板。

        【领悟值】:1222

        【当前物品】:见钱眼开符x33、原地出恭符、窒息符、幻步符、换脏秘典(可学)、凌辱符、莽夫符、重续符、捆绑符、自省符、解限符。

        【郁心焰】:幼生(暂不可提升)

        【炼神炉】:未掌握(0/1000)

        【项氏枪法】:驾轻就熟(0/1000)

        【皇极炼体决】:易筋期(0/1000)

        不再考虑,直接加点。

        赵辞只觉一阵暖流涌入脑海,炼神炉所有的内容瞬间融会贯通,炼神炉只是一种秘法,并没有分层数,虽然一次性消耗的很多,但好在没有后续消费。

        所谓炼神炉,就是以灵台为炉,淬炼元神的秘术。

        不过既然是炉,自然需要“炉火”,所谓的“炉火”,就是一切能够影响元神的东西。

        它可以是七情六欲,可以是伤灵智的毒,隔着灵台之炉,无法对元神造成实际的伤害,却能够充分刺激淬炼元神,使得元神得到全面提升。

        无论是洞察力,还是反应速度,亦或是五感……

        当然,提升幅度,还是看秘术修炼进度如何。

        但不管怎么样,这种能直接提升元神强度的秘术,都是极其珍贵的。

        一开始,赵辞还想着需要花费一些时间找激发情绪的东西,或者相关的毒药。

        不过现在,郁心焰完全能够胜任。

        赵辞引动意念,脑海中逐渐出现了灵台的模样,灵台内部有一股清气,清气之中浊物若隐若现,这便是他的元神。

        渐渐地,灵台变成了鼎炉的模样。

        轻轻催动真气,他的意识中,顿时有一朵火苗绽放开来,正是处于他心头的郁心焰。

        虽然灵台在眉心,火焰在心脏,但在他的意识中,两者靠得特别近。

        在火苗出现的一瞬间,赵辞便感觉自己被淹没进了沉郁的情绪当中。

        只是一瞬间,他就切身体会到了“心脉郁结”的含义。

        他仿佛回到了前世,为房贷发愁,为考编焦虑的时候,正在疯狂精神内耗,程度甚至还要比那时高十倍。

        “郁心焰这种东西,好猛……”

        赵辞眉头紧锁,难怪郁心焰的描述中那么写,囿于身则灼心,流于外则爆裂。

        窝火成这样,流于外能不爆裂么?

        看来以后这郁心焰一定要慎用,至少在元神强度提上来之前,不能轻易使用。

        难怪祝璃炼丹不成,火焰爆裂,心情郁结,能炼出丹药才是真的离谱。

        不过她看起来挺正常,也不知道怎么做到的。

        好在。

        虽然痛苦,但他能看到炉内清气翻滚,不但没有萎缩,而且好像壮大了一丝丝。

        反倒是里面的浊物,被郁心焰搅得天翻地覆,本来若隐若现,现在全都翻滚了出来,一点一点被蚕食,化成灰灰被排到了灵炉之外。

        “继续!”

        赵辞颇为振奋,现在他的真气已经十分充盈,完全能够支撑秘术的修炼。

        他现在皇极真气无比扎实,随时能够开始第一次炼体,不过他一点也没急。

        因为赵焕老登有一个愿望能够奖励上品皇极丹,那可是辅助炼体的极品丹药,第一次炼体至关重要,为它等等待完全物超所值。

        ……

        回阚府的马车上。

        祝璃神情凝重,但是嘴角却是忍不住地向上扬,一直在勉强压着。

        阚落棠轻笑道:“要是想笑,你就笑出来吧!”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

        “落棠!你刚才为什么没说话?你们阚府想要跟赵辞保持距离,以咱们俩的关系,如果我当赵辞府官的话……”

        “那怎么办?难道为了我,耽误了你的前程?你不是一直都想当炼丹师么?”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你能有一个好前程,我只会为你高兴。至于阚府怎么做,是我跟爷爷的事情,你不用忧心。”

        “好吧!”

        祝璃揉了揉皱得发酸的眉头:“可是想让祝恭那个老东西同意,真的好难啊!”

        她口中的祝恭,就是祝家的二把手,跟他爹争夺家主之位的那个,祝家在临歌的产业都由他来处理。

        大虞的制度就是这样,七大功勋家族的嫡长子,都必须在临歌长大,当完府官并且斩获一定功绩之后才能继承家主之位。

        嫡次子则需要在藩地长大,待到嫡长子归家的时候,嫡次子就要来临歌逐步接管产业。

        大多数情况下,嫡长子嫡次子一母同胞,关系会比较和睦,但祝家是个例外。

        阚落棠忽然轻笑:“其实,我有一个办法能帮你。”

        “真的假的?”

        祝璃眼睛一亮:“你快说说!”

        阚落棠抿了抿嘴:“就依照赵辞说的,有关炼丹的事情一句也不要提,就说赵辞为了赢得我的欢心,特意用使火丹讨好你,这样的话,你的胜算至少能提升三成。”

        祝璃不解:“为什么?”

        阚落棠摇头笑道:“按我说的做便是,明日我再告诉你详细的。今日你就别多想了,回去就好好睡觉,反正你也成炼丹师了,不用再像以前那般焦虑到失眠了。明天成了就成,不成再想着给你父亲写信。”

        “好!”

        祝璃重重点头,可神情还是有些纠结:“但我还是感觉,他们可能很难同意。”

        阚落棠疑惑道:“为什么?”

        祝璃神色担忧:“毕竟我是一个天才炼丹师,他们舍得么?”

        阚落棠:“……”

        ……

        项氏丹坊甚是安静,阚府上下也早早地进入了安眠。

        但有些人,却怎么都睡不着。

        赵雍甚至都没有回九王府,直接跟祝焱住进了祝家。

        错过了百炼炉,让他跟祝家压力山大,想要在贡丹大会拿到足够的单子,就必须要加码。

        虽然他们也不知道荆妃哪来的勇气插手丹药的事情,但这个娘们做生意相当老辣,基本不会无的放矢。

        之前在丝绸生意上就是如此,在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情况下,忽然有一天就拿出了一大批改良织机,等其他丝绸商人反应过来之后,她已经从一众丝绸大族抢下了一块肥肉。

        至于这次贡丹大会,虽然她大概率只是想先砸钱抢下一块地盘,过几年才会慢慢求变。

        可她抢百炼炉的势头实在太猛,谁都不知道她会不会像丝绸生意那般,突然给众人砸一个大惊喜。

        所以,必须要提前准备。

        祝家灯火通明了一个晚上,祝恭召集起来了祝家小半的管事,商量给九王府加码的细则。

        讨论了一晚上,赵雍愁眉不展。

        前期成本越大,他面对的功绩压力就越大。

        等细则落定的时候,时间已经到清晨了。

        赵雍正准备离开。

        祝焱却匆匆赶了过来:“父亲!”

        祝恭整理了一下稍显凌乱的胡须:“什么事?”

        祝焱恭敬行礼:“门房传来话,说祝璃求见!”

        祝恭眉头微皱:“她来做什么……哦!该到发月钱的时候了,让她进来吧!”

        目送祝焱离开。

        祝恭看向赵雍:“殿下,你要不要回避一下?”

        赵雍也想休息,但想了想,摇头道:“不必了舅舅,我是您外甥,外甥拜访舅舅又有什么好遮掩的?”

        听他这么说,祝恭也没有反对。

        不一会儿。

        祝璃就闷着脑袋进来了,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行了一个礼:“见过二叔!”

        她很讨厌祝家在临歌的所有人。

        尤其讨厌这个二叔。

        因为其他人脸臭,了不起了互呛几句,偏偏祝恭总是笑脸相迎,不但不能呛他,还得以长辈之礼相待。

        窝火!

        “小璃不必多礼!”

        祝恭脸上挂着和煦的微笑:“这么一大早,你过来做什么啊?”

        按阚落棠的话。

        祝璃并没有直接说目的,只是说道:“月钱花完了,正巧到了发月钱的时候……”

        “没问题,阿福你去把璃姑娘的月钱取出来。”

        祝恭若有所思,瞥了一眼赵雍脸色微沉欲言又止,又笑着问道:“对了小璃,我听说昨日拍卖场出了一颗使火丹……”

        祝璃顿时喜形于色:“现在已经被我炼化了,说不定真能靠这个成为炼丹师。”

        一听这话。

        赵雍绷不住了:“赵辞卖给你了多少钱?”

        祝璃摊手:“不要钱啊!他说我是落棠的朋友,要钱就太生分了!”

        赵雍:“……”

        祝焱:“……”

        祝恭:“……”

        顶着功绩被倒扣的压力,也要讨好心上人的朋友。

        这个赵辞,可真会舔啊!

        赵雍脸色更阴沉了,之前几天听说赵辞跟阚府在保持距离,他还挺高兴,再朝后拖几年,这婚事兴许还有转机。

        没想到,赵辞转头就舔上了。

        不多时,阿福已经把银两取过来了。

        祝璃接过银两,却还没有离开的意思。

        祝恭又问道:“小璃,还有什么事么?”

        祝璃咬了咬牙:“二叔,这月钱太少了,能给我涨月钱么?”

        祝恭脸上笑意不减:“咱们祝家在临歌,所有无实职在身的人,数你月钱最高了,年轻人得学会满足。”

        祝璃不依不饶:“那能不能给我个实职,要月钱高的那种,就这么点月钱,连炼丹炉都赔不起,我还怎么成为炼丹师?”

        听到这话。

        祝恭的眉头也忍不住微微蹙了起来:“小璃,难道你真觉得祝家实职,都是能轻松混过拿月钱的?”

        “我不行么?”

        “自然不行!”

        “你们是不是看不起我?”

        “我们如何看不起你了?”

        “明明就是!”

        祝璃有些生气了:“赵辞就说我是个人才,若是能给他当府官,肯定能替他拿到很多功绩,到时候想要什么修炼资源都能随便选,怎么到你们这里就不行了?”

        嘶……

        在场众人,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

        祝恭也有点懵,忍不住问道:“他有没有说你的才华在什么地方?”

        祝璃摇头:“没有!但既然他这么说了,肯定有他的道理。”

        祝恭忖了一会儿,又问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阚落棠在不在旁边?”

        “在啊!”

        “哦……”

        祝恭若有所思。

        祝璃有些不满:“那你让不让我给他当府官?”

        “一言为定,双喜临门!没想到十殿下有如此慧眼,小璃你可一定要珍惜啊!”

        祝恭生怕她反悔:“焱儿,快呈笔墨纸砚!”

        祝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