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夺嫡太危险,我选择当魔教教主在线阅读 - 第39章 爱卿,能不能便宜点

第39章 爱卿,能不能便宜点

        于是。

        李公公带着两位皇子,以及十王府门下的中流砥柱,浩浩荡荡地朝御书房赶去。

        赵雍顶着两个黑眼圈,斜睨了祝璃一眼,有些绷不住笑:“老十你真是慧眼识珠啊,璃姑娘这颗祝家的沧海遗珠都能被你发掘出来,我这个当皇兄的真是佩服。”

        老实说,他很累。

        昨天拍卖会结束之后,他就马不停蹄地找上了诸葛霄,跟他商议入府的事情。

        晚上在祝家商谈了一个通宵,离开祝家就立刻带诸葛霄去了宗人府,然后回去还没一会儿,就被皇帝召进了宫中。

        他现在两眼发黑,只想昏死过去。

        但这丝毫不影响他心情好,尤其是看到祝璃的名字出现在赵辞的府碑上时,差点没有笑抽过去。

        本来赵辞就已经背上了巨额的债务,结果转头又招揽了这么一位大将。

        真的是……

        无话可说!

        “我怎么感觉他说的不是什么好话?”

        祝璃有些不满,戳了戳赵辞的腰,小声问道。

        赵辞脸色一板:“既然你听出来了,为什么要私下问我?你可是我十王府的中流砥柱,怎么一点底气都没有?”

        祝璃一听有理,声音顿时提高了一个度:“九殿下!你在阴阳怪气鬼呢?”

        赵雍:“……”

        这临歌,敢这么对他说话的同龄人还真不多,可眼前这两个滚刀肉还真不讲究这些。

        瞅了瞅李公公,依然静静地在前面带路,好像根本没有听到后面的声响。

        他揉了揉发昏的眼眶,决定不跟这两个人计较。

        不一会儿。

        几人就到了御书房。

        今日的御书房要热闹许多,除了高位之上的赵焕,还有三四个官员,正恭恭敬敬地坐在下面。

        这些人赵辞都认识,正是冯祝杨三家丹坊在明面上的话事人,分别是祝璃的大堂哥祝贺,冯苦茶的二堂哥冯不疑,还有杨氏二当家的长子杨建。

        在他们身后,还有各家丹坊的掌柜。

        加起来,约莫有七八个人。

        可以说,这七八个人,主导着整个大虞的丹药市场的走向,甚至能够左右大虞的军力,毕竟丹药应用广不广,跟中低层战力的数量有直接关系。

        “辞儿雍儿来了!”

        慈爱的神情在赵焕脸上一闪即逝,随即正色道:“你们也坐吧!”

        “是!”

        “是!”

        两人坐上了最后两个空着的席位。

        祝璃觉得自己也能坐着,被赵辞瞪了一眼之后,才不情愿地站在他身后。

        “马上又是一年贡丹大会了,真是每年都有新气象啊!”

        赵焕有些感慨,抚着花白的胡须,略显浑浊的双眸之中,似蕴含着沧海桑田。

        他目光落在了赵辞身上,笑眯眯道:“去年贡丹大会之前,孤将大大小小丹坊的掌柜都召了过来,这小小的御书房都险些装不下,乌央乌央就跟菜市场似的。今年辞儿整合了一大批小丹坊,倒也规整清净了许多。”

        众人闻言,神情不由有些吃味。

        陛下,我们都知道你宠这个儿子,可这话也未免太会给人贴金了吧?

        这些小丹坊,明明是荆妃整合的,怎么就成赵辞的政绩了?

        “说起来,丹药界也需要一些新锐了,不能将所有重担都压在祝冯杨三家身上。”

        赵焕目光移向了赵雍:“雍儿,你敢为天下先,愿白手起家分担重任,这点做的不错!”

        “都是孩儿该做的!”

        赵雍受宠若惊,连忙起身。

        祝璃却疯狂压嘴角,感觉这个皇帝年轻的时候指定给护城河贴过瓷砖,这也太能贴了,贴完这个儿子贴那个儿子,赵雍怎么就白手起家了?

        却不曾想,很快赵焕的目光就落在她的身上。

        只见赵焕满脸欣慰道:“祝家不愧是大虞肱股,不仅自己在丹药界独当一面,还培养出了青年英才入府为官。”

        祝贺:“……”

        他嘴角微微抽了一下,终究还是没笑出声来,站起身来,正准备说一下客套的话。

        却被祝璃抢了先,一脸认真道:“陛下!家父一直告诫微臣要为国家尽忠,微臣定不负陛下厚望,一定帮十殿下将丹坊开起来,惠及整个大虞百姓!”

        属实要给亲爹争一口气了。

        赵辞:“……”

        赵焕:“……”

        在场众人:“……”

        祝璃突如其来的官腔,让他们措手不及,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能说什么。

        几个祝家人都听呆了,这女娃子心里没点数么,你炼丹什么样子自己心里不知道?

        最近赵辞的大动作,他们都看在眼里,又是开府又是抢丹炉的,大有稳坐丹药界一席之地的势头。

        没想到,转头就把祝璃请回去当了府官。

        嗯……

        未来可期了属于是。

        赵雍也有些绷不住,之前他还想不明白,赵辞是用的什么理由把祝璃给忽悠过去的,结果没想到还真是炼丹术。

        这也太离谱了!

        他好像有些明白了,为什么自己示好多次,都没办法让阚落棠上自己的马车,赵辞狗屁不是却能够做到。

        这也太能舔了,拿着皇家的开府特权,借着自己母妃的权财,投女所好攻陷闺蜜。

        这等嘴脸,自己真的做不出来。

        “好,好!”

        赵焕笑着夸赞,打破了尴尬,旋即就正了正神色,冲李公公使了一个眼色。

        李公公会意,便托着一个托盘走了下去,将上面的册子一人一份分发了下去。

        赵辞打开一看,发现是朝廷出的订购清单,上面写着大概的预算,以及打算采购的丹类。

        肉身境以上的高级丹药不少,颗颗价值不菲。

        但还是有近七成的预算落在了练气丹上,毕竟肉身境及以下的战士,才是国家要养的大头。

        册子上的数值不是特别具体,大概也就是四万颗练气丹,约莫三百万两的预算。

        按一人三颗练气丹来算。

        这笔支出,足以将一万多天赋不高,但足够努力的士兵送上肉身境。

        一年一万多新锐将士,这投入不可谓不高,要知道哪怕经历了黄金十八年,大虞的税收也不过一千八百万两。

        赵辞曾经约莫估算过,在大虞一两银子的购买力,大约相当于两三千块。一颗下品练气丹就要六十两左右,三颗的消耗差不多就够前世小县城一套房了。

        除了天赋特别好不用练气丹的,以及完全躺平不走修炼路的,其他平民大多负担不起。

        狠不下心自己买的,要么给大家族当家臣,要么去当兵疯狂卷,说起这些家臣,到战时也都会送上战场,相当于是大族帮国家分担压力,只是这十八年来边疆安定了不少,这些冗余的家臣终究对稳定不好。

        还是得国家来。

        所以说,朝廷在练气丹上的投入,最近几年都有走高的趋势。

        赵焕没有立刻说册子上的内容,只是目光微凛道:“前些日子,边境屡屡有敌来犯。十八年了,他们想必已经忘记当年被打得有多疼了。

        我大虞安稳发展了十八年,国力根本不是当年能比,只是国内环境稍显安逸,将士们曾经能靠生死大战突破的瓶颈,如今很多只能靠丹药。

        细细算下来,纸面实力居然并没有比当年强多少。

        甚至今日军中,一颗练气丹都能让将士们抢破头。

        孤惭愧啊!”

        说这些话时,他脸上的皱纹仿佛都加深了一分,愧疚之色似发自肺腑,毫无作假之意。

        祝贺闻言,率先上前一步道:“陛下万不可自责,此事实乃我们这些做臣子的过失,徒劳十余年,居然仍然没有将练气丹成本降下,虽降价贡与朝廷,却也功献微末,难解陛下之忧,臣等惭愧啊!”

        此话一出。

        冯不疑和杨建以及各自身后的人,也都齐齐拜下:“臣等惭愧!”

        一个个脑袋深埋,似乎已经愧疚到了极点。

        赵辞看得直咧嘴。

        这出戏他看懂了,简化版本就是:

        赵焕:我好穷,你们降个价。

        众人:我也穷,真的降不了。

        阴吹湿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