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夺嫡太危险,我选择当魔教教主在线阅读 - 第42章 蒸馍?你不扶器?

第42章 蒸馍?你不扶器?

        皇宫门口。

        十王府和九王府的马车都没有走。

        相应的,冯家和祝家的马车也都没有走。

        他们刚把赵雍给盼出来。

        “殿下!”

        祝贺与冯不疑齐齐迎了上去。

        因为赵辞被留下开小灶,赵雍本来就烦,看到这俩人还在等着他,感觉脑仁都有点隐隐作痛。

        “两位怎么还在等待?”

        “能不等么?殿下,方才陛下跟你说什么了啊?”

        两人对视了一眼,都感觉有些胃疼。

        他们已经三十出头了,作为各自家青年辈的话事人,他们已经被毒打很长时间了。

        往些年贡丹大会,皇帝召见的都是他们的父辈,虽然也因为练气丹价格的事情争论过,但往往都是以和稀泥收尾。

        可这次,皇帝没有召见父辈,反倒把他们两个提溜过来了。

        又恰好赶上赵雍开府,冯祝两家准备竭力支持的时候,又是拿四皇子打压,又是派赵辞搅混水的。

        一通连招,他们一时间很难招架。

        出了宫,他们根本没心思回家。

        就守着赵雍的马车等他出来。

        “这……”

        赵雍目光不着痕迹地扫了一眼一旁的祝璃,忽然计上心头,声音提高了几度:“其实也没什么,就是问我跟老十有没有信心把练气丹的价格打下来,我寻思真的很困难,就没敢应承太多。

        结果老十来劲了,非要说是我们太弱,他这次出手肯定能打破百姓买不起练气丹的格局。

        真是的!

        他从小就知道讨父皇的欢心,没想到开府之后也是这样,信口胡言犹如稚童。”

        两人对视了一眼,顿时暗松了一口气。

        可气儿还没全部吐出去。

        祝璃就不干了:“胡说八道!你们干不成的事情,可不代表别人干不成。你们等着吧,看贡丹大会上我们怎么收拾你们!”

        刚才当着皇帝的面,她也不敢表现得特别放肆,毕竟就算她在家再怎么被排挤,在外人面前也都是祝家的人。

        她是祝家家主的女儿,不能做出有损祝家名声的事情,不然那些坏人又会拿她攻讦她爹。

        但出了宫就不一样了,她一点都不想给这些姓祝的好脸色。

        祝贺漠然扫了她一眼:“怎么?璃妹打算以无双的炼丹之术,帮项氏丹坊破解大虞的丹价困局?”

        “扑哧!”

        听到这话,他身后两个祝家丹坊掌柜顿时哂笑出声。

        祝家以丹药发家,在家族内部,丹术造诣往往比真实修为更加能影响地位。

        往往是成为不了优秀炼丹师的人,才会朝放火莽夫的方向走,成为一个战力单位。

        祝璃……

        在祝家更是个顶级奇葩,在炼丹一途,就没有见过这么废的。

        被他们一笑。

        祝璃更气不过了,可说到嘴边,只能说出一句:“蒸馍,你不扶器?”

        虽然在嘴硬,但她说出这句话,感觉自己都矮了半分。

        太弱了!

        这句话真是太弱了!

        但没办法,赵辞给她交代过,在外可以嚣张,但绝对不能把自家炼丹的秘密暴露出来。

        可是不暴露秘密,怎么才能嚣张得起来啊?

        气得姑奶奶奶疼!

        都赖赵辞!

        眼见祝璃气得呼哧乱喘。

        赵雍也没继续气她,而是冲冯祝两人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三人便一起上了九王府的马车。

        等落下了门帘和窗帘,他才压低声音问道:“两位!我自是不相信赵辞有能耐砍低练气丹的价格,可你们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

        “殿下但说无妨!”

        祝贺沉声道。

        赵雍深吸了一口气:“别忘了,赵辞背后站的是荆妃,荆妃深得父皇信任,完全能够做出以成本价甚至亏钱卖出丹药的事情。

        而且我们之前就知道,荆妃此举,不过就是抢到丹药市场,如今父皇又给出了‘国丹’之名当彩头。

        若真被她抢到,顶着国丹之名招摇撞骗,说不定还真能吸引一批顶级炼丹师。

        到时候,就算亏再多的钱,都未必是亏啊!”

        嘶……

        冯不疑跟祝贺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神中的凝重。

        虽说大虞的顶级炼丹师基本已经被冯祝杨三家垄断了,但他们的家族传承,也不过是巩固族人的上限和下限,能够稳定产出优秀炼丹师而已。

        并不意味着,在野不存在顶级炼丹师。

        因为开辟神藏这种事情有相当的不确定性,保不准谁开启火木神藏的时候,走狗屎运凝结了顶级神纹。

        这样闲散的顶级炼丹师,除了被皇室纳入彀中的,大多都是被一些中不溜的势力供奉着。

        他们虽然很难稳定地传承下去,可若是顾湘竹把“国丹”这个招牌经营好,很可能稳定吸纳闲散炼丹师,到时候麻烦可能就大了。

        “呼……”

        赵雍看到他们的反应,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看来自己的话术奏效了。

        甚至都不完全是话术,因为他心里也的确是这么猜测的,无非没有实质性证据罢了。

        他几乎可以断定。

        赵辞这个人,纯纯是被拿出来献祭搅混水的。

        父皇得到了降价丹药。

        荆妃有可能在丹界站稳脚跟。

        唯独赵辞,功绩直接被吸成负的。

        真可怜。

        可这蠢货实在能搅水,让人同情不起来。

        赵雍沉声问道:“两位怎么看?”

        冯不疑摊了摊手:“殿下!我们冯家主要产业是驯兽,丹药上也就跟杨家持平。若是降价,我们咬咬牙也能降一些,冯家的炼丹师已经派给殿下了,降不降当然由殿下决定。

        只是殿下你要想一想,虽然低于标准价售丹本身也能算一部分功绩。

        但以后你府下的府官,不可能只靠低级官职吏职的俸禄活,若是降得太多……”

        他没把话说完,但已经不言而喻了。

        大多数皇子世子开府后,第一个任务都是创业,因为俸禄实在太低,只靠那点钱根本做不了事。

        赵焕为了让丹药降价,自然会为减少的利润补偿一些功绩,但收效甚微。

        如果赵雍为了功绩,让自己利润大幅缩水了,还拿什么养活自己的府官?

        赵雍咬了咬牙:“可如果朝廷的订单都拿不到,我的功绩从哪里来?冯二哥你可别忘了,冯祝两家派精英族人入我府下是为了什么。”

        冯不疑沉默,他很蛋疼。

        祝贺却轻咳了两声:“殿下,其实我们倒也不必如此纠结。”

        赵雍眉头微皱:“但听高见!”

        祝贺从怀里摸出册子,笑道:“殿下兴许是忘了,朝廷这丹药是为军队采购,军中将士拼死拼活,可不只是奔着下品练气丹来的,中品和上品要占不少比例。

        项氏丹坊什么实力?能炼制中品练气丹的也就那三四个人,其他能炼出下品都能在他们那边当个人。

        所以说,下品丹药我们亏些钱没关系,中品上品降价的必要并不大。”

        赵雍面色微缓,这么说好像的确没什么问题。

        下品练气丹降价,自己给父皇有个交代,祝冯两家这边也不会太难看。

        他点了点头:“甚是有道理!既然如此,那便这样,这次贡丹大会,你们两家本家完全不用降价。我们雍禾丹坊,下品练气丹降价,中品上品视情况而定。

        具体做到什么程度,还需要三家坐一起好好商议一下,这次‘国丹’的名头,必须是我的……”

        说话的工夫,他示意马夫可以走了。

        马车辘辘前行,车厢里气氛也逐渐轻松起来。

        也不怪皇帝有疏漏。

        主要是双方实力太过悬殊。

        项氏丹坊的实力,只能在练气丹这一块混了,甚至练气丹平均也比炼丹三大家低足足一品。

        除非一夜之间,项氏丹方名下的炼丹师集体造诣飞升。

        但那可能么?

        就算真的可能,他们产量也跟不上,又能抢走多少订单?

        笑嘻了!

        ……

        “赵辞!赵辞!”

        祝璃又在原地等了许久,看到赵辞出来,忿忿迎了上去。

        赵辞看她古怪的姿势,不由有些奇怪。

        刚才这妞明显肚子饿了。

        但你肚子饿。

        不应该是捂肚子么?

        你揉胸口是几个意思?

        还能饿涨奶?

        他好奇道:“你咋了?”

        祝璃气道:“还不是因为你?”

        赵辞怔了一下,下意识把手背在背后:“你中毒的时候,我也睡着了,可不是我干的啊!”

        祝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