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末世旅店经营手册在线阅读 - 第一章异变

第一章异变

        “轰隆——”

        随着一声巨响,原本还挂着灼热太阳的天空,瞬间就像是被一双大手紧紧捂住了原本还算明亮的天幕。

        昏暗的天色挟着豆大的雨势倾盆而至,原本还在街道上停留往来的行人,纷纷连忙往一旁的屋檐下躲去。

        一时间路上除了往来飞驰的车辆外,就只能看到零星几个路人撑伞行走的踪影。

        在惊慌躲藏的人来人往中,店铺内的高清电视上正插播着一条紧急新闻。

        “现在插播一条紧急气象新闻。”

        “根据联邦国际气象局预测,近年来因受核污水倾倒影响,接下来三天将会有大量强降雨,与此同时核辐射将会上升两百毫西弗……”

        “会产生呕吐、头晕等症状,甚至会导致晕厥!”

        “请居民避免外出,减少裸露皮肤与空气接触,做好防护措施!”

        联邦各地的电子显示屏都在插播着这一紧急预警,就连候车厅内也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面对辐射防护措施。

        候车厅内的人不少,听到这一紧急播报之后,候车厅内一时间变得有些杂乱无章。

        所有人都一边动作熟练从背包里掏出厚厚的长袖和一件防雨绸质地的外套,一边脸色铁青的咒骂着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裹着一身灼人热气的姜梨前脚刚踏进川阳候车厅,后脚天色就突然暗了下来,黑灰色的乌云将天空挤得满满当当。

        “……为了您的旅行安全,请看管好自己的随身物品……并做好防护措施……”

        姜梨抹了抹额角溢出汗水,呼了一口气,听到不断重复的防护播报,她找了个位置坐下来,掏出准备好的外套穿上。

        穿衣时只听到周边的几个人面色愤恨的咬牙道“这些倒核污水的真不是群东西!”

        “自己的破事拖着不解决,反倒全一股脑的倒海里!害得我们大家都一起遭罪!”

        “真是群不干人事的畜牲!本来想着趁这几天,天气好出去转转的,谁知道忽然又要下雨了!”一个烫着泡面头的大码整张脸都皱巴巴的,写满了不高兴三个字。

        “可不是嘛!这都好几年了,这雨三天两头的下,这下一场雨咱们就得在家里躲个把月才能出门,也不知道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坐在大妈对面的白发大爷也忍不住叹气抱怨。

        一旁的大妈焦眉愁眼的摆了摆手“别提了,我家地里种那点菜,黄得不能再黄了,看着都下不去口!”

        戴好口罩的姜梨闻言,抬眼看了看玻璃墙外的行道树。

        自从几年前巨量的核污水被倒入海洋中,一切都开始变得异常,先是地震暴雨频发,不少地势低洼的国家被海水倒灌,其中也包括造成这场灾难的始作俑者。

        然后便是气候的诡异变化,春天仿佛在逐渐消失了一般,植物似乎也在停止了生长,甚至已经开始衰败了。

        这明明才夏季,可是外面的树木花草就已经开始变得枯黄。

        长时间的诡异变化让华国的居民们从一开始的恐慌无措,到现在的准备齐全仅仅只用了一年的时间。

        要说唯一不变的恐怕就只有,国民对始作俑者深入骨髓的痛恨和厌恶。

        望着玻璃墙外出神的姜梨,冷不防的听到广播中的检票提醒后,这才仿佛如梦初醒一般背上背好往检票口走去。

        原本还觉得候车厅里有些闷热吵闹的姜梨,检票离开后只觉得一阵寒意袭面而来。

        像是带着无数根银针猛地扑向了她的全身。

        排在她身后等着上车的人也无一不缩了缩脖子,恨不得把带着口罩的脸也缩进衣服里面。

        在车门前进行了常规消毒之后,姜梨顺利上了车,她的座位在倒数第二排靠窗的位置,她一坐下就立马把车窗关上了。

        车子里也坐了不少人,但因为这一场即将挟着辐射来到的暴雨,几乎都没有了说话的兴致,大巴车内只有几个孩子丝毫没有犯烦恼的嬉笑玩闹着。

        大巴车启动的瞬间暴雨也如期而至,噼里啪啦的砸得大巴车的铁皮都砰砰作响,就像是压抑无章的疯狂乐曲。

        大巴车快速的行驶在前往南水镇汽车站的路上,极大的雨势带起一阵灰白色的雾气,凭借着车灯和速度极快的雨刷器,才能让司机的视线变得些许清晰。

        座位顶上的冷气吹得所有人有些昏昏欲睡,姜梨在手机上回复了室友宋映的消息后,就准备闭眼养神。

        “嘭!”的一声突然响起,大巴车也像是不受控制一般左扭右晃的颠簸了起来。

        车内不少人都被这突然出现的意外吓得失声尖叫。

        好在司机经验老道,短暂的慌乱之后,快速的反应过来稳住了车子。

        “吱——”的一声,刺耳得令人头皮发麻,所有人都被这突然的惯性猛地拽向前。

        甚至还有没系上安全带的小孩和大人都被这股力量掀翻在地,姜梨也毫不例外的被身前的安全带勒得胸腹窒息。

        随后又被狠狠地回弹撞上身后的靠背,姜梨被痛得直抽气。

        “怎么开的车啊?!这多危险啊!车上这么多人呢!你怎么开的车啊?”

        “怎么回事啊?你看看给我家孩子撞得!”年轻女人紧紧抱着被撞得鼻子流血的小男孩,横眉竖眼的出声呵斥道

        一时间尖利愤怒的指责声和小孩的哭闹声弥漫了整个车厢。

        司机缓了缓麻木僵硬的四肢,盯着车玻璃上被飞溅的大片血渍,不禁咽了咽口水只觉得后背有些发凉。

        “好、好像撞到什么东西了……”

        窗外的暴雨还在疯狂的下个不停,乱糟糟的一片,就连车厢内也一样的乱糟糟。

        “啊!怎、怎么窗子上这么多血啊!”座位靠前的一个年轻男人看着这大片血渍也忍不住惊叫出声。

        “天哪!是不是你开车撞到人了!?”

        “流这么多血那人会不会已经死了?”年轻女人一惊一乍的传递着恐慌,车上的人都惊恐万分的看向司机,甚至有人悄悄拿出手机就想报警。

        司机连忙上前紧紧扣住那人的手,神情慌张惨白着脸,结结巴巴的为自己解释道:“不是的、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的!”

        “那、那只是一只羊!不是人!不是人的!我、我没有杀人!”司机眼底泛红,其中的慌乱一览无遗。

        “你说是羊就是羊啊?我还说你撞死的是人呢!”年轻女人依然不依不饶的讽刺着手足无措的司机。

        一旁坐着的男生扯了扯她的衣服,脸色难看的开口说道。

        “李晴差不多得了,既然只是一只羊就算了,这雨眼看着越下越大了,你难道想全车人陪你一起染辐射嘛?”

        李晴瞪了身旁的男友一眼“赵宇你什么意思啊!这可不是一件小事,要只是撞到一只羊还没什么,可要是人呢?”

        车上的其他人虽然也有些在意,到底是不是撞到了人,但和染上辐射相比,人们肯定还是会毫不犹豫的保全自己,这会儿就已经有不少人开始附和着赵宇的话。

        眼看着两方争执不下时,司机像是认命了一般,粗糙的大手搓了搓自己僵硬的脸颊,呼出一口浊气。

        “都别争了,我去、我下去看看到底是人还是动物。”

        说完司机便自顾自的戴好帽子和口罩,拿上车门边的雨伞,刚要打开车门时。

        只听到“嘭!”的一声巨响,大巴车的铁皮外衣竟然被生生的撞凸了一小块!

        “啊!什么东西!”冷不防响起的动静让车厢里的人,都不约而同惊恐躲避着。

        下一秒忽然被冒起的铁皮鼓包,就出现在了姜梨身侧,姜梨眼疾手快的解开身前的安全带,躲到了一旁的空位上。

        姜梨扒着座椅小心的探头望去,而这诡异的一幕让她忍不住瞳孔一缩。

        她的目光与一双灰白染血的兽瞳相遇,羊脸上的皮肉被磨得血肉模糊,都已经露出了破损的牙床和森森的白骨,血腥与死亡的结合体,诡异又令人心悸的新生物。

        “咩……”古怪嘶哑的叫声带着死气的长拖音,没有半分鲜活的气息,就像是死神驱使而来的收割使者。

        姜梨只觉得一股寒意绕着她爬上了背脊,那一瞬间头皮发麻的脑子里,似乎只剩下了一个想法。

        迟到的末世是不是已经出现了?

        只见从它走出另一只浑身血渍污秽的小山羊,那是一只长相怪异的小羊它竟然长着三只眼睛,右边的瞳孔已经渐渐被灰白侵蚀,它拖着一条血肉模糊的断腿,不停的用头撞击着坚硬的大巴车身。

        “咚!咚!咚!”一下接着一下仿佛不知疲惫的机器一般,而它面前的也并不是巨大的铁皮怪物,而是装载着食物的食盒,仿佛人类的恐惧便是它们的养料。

        看到这惊悚的一幕,车内的人都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慌乱惊恐之中,不少人都被山羊疯狂机械的动作吓得失声尖叫,甚至有人企图抢过司机手里的钥匙启动大巴车。

        就在这时大羊后退几步,随后便像是一支离弦的利箭一般,极速的冲向紧闭着的玻璃门,司机猛地瞪大双眼失声吼道“快躲开!”

        他眼疾手快的推开身旁的女孩,而来不及闪躲的自己,却被撞破车门的大羊头上的尖角狠狠刺穿了肚子。

        “啊!”忽然袭来的剧痛让他目眦尽裂,被活生生撕裂的痛楚,让他额角的青筋尽数暴起,猩红的血液瞬间就宛如决堤的洪水一般喷涌而出。

        车厢里目睹了这一幕的乘客就像是疯了一般,这时也顾不上外面可能存在的辐射,满脸骇然的争先恐后的想要逃离这个满是血腥的大巴车。

        大羊灰白死寂的瞳孔倒映出司机满口鲜血,濒临死亡的模样,它怪叫一声后就想抽身离开,可谁知竟被濒死的司机紧紧扣住了脑袋,任它怎么疯狂挣扎都无法脱身,大羊发出阵阵愤怒的嘶吼声。

        无法言说的剧痛就像是带着毒刺的藤蔓,无时无刻不在吸食着他的血肉,司机双眼充血喉间不断咳出血来,他咬牙吼道“快、快走!”

        见状车厢内不少人此时也顾不上害怕惊慌,抓起自己的行李争先恐后的想要逃出去,一时间惶恐的哭喊声与尖叫声不断交织在一起,吵的让人心慌。

        姜梨的心跳就像是疯了一般,咚咚咚的跳个不停,浑身不受控制的颤抖,身旁就是破碎的车窗,理智疯狂的咆哮着只要从这里跳下去,自己就能活下去了!

        她的眼睛就像是着了魔一般的死死盯着车窗,可身体就像是没有了零件的机器,除了被恐惧占据之外根本无法运行。

        想要活下去——这个想法就像是疯狂生长的藤蔓一般,直冲她的大脑最深处,姜梨扯开身上的安全带,咬牙撑着痛擦着车窗一跃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