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虚空降临之拂晓在线阅读 - 第七章 送往生

第七章 送往生

        第七章送往生

        “古书《太平经》有曰:‘气聚而生,气散则死’。三魂七魄各有所归,大爷我认为悟了三魂,其他自然就通达了。三魂即天、地、人三者,人魂又叫命魂,是真命所在。道书里大多是这样解释的,天魂是天所生,上有天意,即所谓先天一气,已故之人天魂归天,即回归天道,通俗讲就是先天一气消散。地魂为地所生,大地孕养,表现起来就是这样的能量体。逝者地魂留于阳世。命魂归于地府,轮回转生,如此而已。”李大爷抿了口茶,看向血影的眼神一黯,轻声叹息。

        “大地孕养,有质无形。坤势厚德,博爱无私。地魂就是世人在此间残留下最后的痕迹,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赵云若有所思,对天地之间那无形的莫名多了一些感触。

        “天地阴阳化生万物,天父地母滋养万灵。人为天地之灵长,父威严而大公,母慈爱而包容。天之魂传天道,地之魂成地身。道无形,身有质。生之时,三魂得阳而聚。死之时,三魂去阴所归。天魂归天道,命魂往地府,独留地魂存世,徘徊于尸身之上。”李大爷此时正身而坐,取而代之的满脸肃穆之气,与先前的浮夸判若两人。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风俗业的诞生是否就是为了给那些逝去的人一个解脱,现在想想何尝不是对离世之人的最好送行,红尘妖娆,谁愿轻易离开呢。古人竖陵以祭先祖,是非功过颂扬后世。尸身葬进坟墓,死后自会长眠。所谓的孤魂野鬼,就是那些离去之人无人相送九泉,昭昭含冤不得瞑目。徘徊阳世,飘零无居。”赵云喃喃自语,生与死是古往今来无数圣贤常常思索的问题。最经典还要属那句: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既然生于天地之间,死后也当回归天地。赵云目光流转,看向前排端坐的李大爷。面对传说里的东西,那就要用传说里的方法。能用武力解决问题,那都不是问题。现在没有武力,那就要智取。从问题产生的源头入手,消灭问题!

        “李大爷,您是当下我们之中的长者。而您也不是一般人,从您所知以及表现来看,至少是一位通晓古医术的前辈高人。不知以您的见识,这些血影是什么呢?”

        “我可当不起什么前辈,空活了大半辈子。后生可畏啊,一把老骨头还没你们年轻人有见地。如你所说,这些血影就是车主人离世后驻留世间的亡魂。世人肉体凡胎正常情况下是看不不见的,只有通过奇术修炼亦或是自身天赋开悟天眼才能照见他们。说来惭愧,老夫并未能修出天眼,这血影也是第一次看见。”李大爷摆手苦笑道,他虽自幼修行奇术,但生性顽劣只通医道,其他异术皆是半桶水的一知半解。从航站里发生血灵潮时他就知道那些是什么,可他无能为力。知道又怎样,只能眼睁睁看着妖灵逞凶。他还记得那些丧生的人们被血色妖灵附身后绝望的眼神,恐惧而又不甘。

        “此地发生的事均超出常理,即便我用毕生所学也很难解释一二。首先是这血月和黑雾,具体是什么一无所知。虽然典籍上出现过寥寥数语,但都是一笔带过。但出现的时候,皆有大事发生。这也是血月黑雾都代表不祥的原因,并不光是其表象令人不安。”

        “有一点现在可以知晓,现在这个地方扰乱了天机。灵魂本来对生人是没有威胁的,所谓阴祟诡谲,阴魂即便在世,人身的阳气足以让其不敢妄动。魂离身无依无靠,消散只是时间问题。冤魂不入轮回,怨力积攒确实偶能化成厉鬼。这就是民间所谓诡怪之由,不过大多人传人,人吓人,庸人自扰。”

        “眼前这些血影无非就是不得轮回之人显现的阴魂,黑雾遮天隔绝天地,让他们迷失了自己的方向。原来如此,阴阳阴阳。这黑雾阴气不觉,阴魂自然不会消散,血月更是长阴,灵魂因此稳固,怨气积累,更助厉诡的出现。”

        李无名两眼放光,似乎理顺了当前的情况。赵云宋茜也是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驾驶位的刘能则一头雾水,完全搞不明白李大爷在说什么。倒是身旁的张晓浩一脸激动像是发现了新大陆,磨拳霍霍,双手抓着铲子微微颤抖。他现在感觉自己就像电影的主角团正准备干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

        “李大爷,如你所说这一切的缘故都是那血月以及黑雾造成的吗?”刘能摸了摸脑袋,眼神在血影上打转,不时望向天上的那轮血月。黑雾沉浮,一切都是那么安宁祥和。

        “是,也不是。血月和黑雾只是助长阴魂,但阴魂不是因他们存在而存在。况且,你们没发现吗?这些灵魂上显现的血红色,灵魂是没有颜色的,或者说是我们肉眼看不见的颜色。想必这血色光影才是我们得见阴魂的缘故,不然即便我们路过撞邪,我们也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李无名抚须轻笑,越加分析就更加清晰的认识当前所处的境况。血月、黑雾和血影,此三者之间的联系越发微妙。只是这一切都是停留在理论,想要度过眼前的危局还是需要更进一步。

        “李大爷,你会道法吗?”

        “什么道法,大爷我只会论道。赵云小子,你要干嘛?”

        赵云突然询问李大爷会不会道法,后者听了一阵沉默,表示那等高阶知识他还没习得。但是话说一半,赵云却已经拉开车门下去了,顿时牵动了一车人的神经。

        “李大爷,你可是老前辈。快下来吧,又不是第一次见了。况且你应该见过或者遇到过阴灵,医道本同源,这些红色影子明显与航站那边的有区别。”赵云站在路中央,长身而立。盯着血影的眼眸充满了坚定,甚至有些许期待。同时冲车里的李大爷喊道,让他也快点下来。后者沉吟许久,看着漂浮的血影又看了看站在路中招手的赵云,最终叹了口气下车走到赵云身边站定,同时朝四方血影作揖。

        “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于阴阳,和于术数,食饮有节,起居有常,不妄劳作,故能形与神俱,而尽终其天年,度百岁乃去。这是古医书《黄帝内经》中岐伯对黄帝的人生之问做出的回答,无不透漏出阴阳守序,自然合道。人之真命在于一气,气在则人生,气散则人死。此气先天所生,称为先天一炁。人人常说人活一口气,但很少有人知晓这个气为何物。”

        “这些车主人的逝去之后,自身的气就散了。也就是我们刚刚说的天魂归天了,天道所赐无外乎这一气。想想蓝星发展到今天有创造出生命吗,答案是没有的。因为这是天道给予人类的灵,有了灵才有意和识。古往今来追寻长生者无不少思寡欲,无论儒释道均是清规戒律。儒去欲为先,存心养性。释去念为先,明心见性。道观空为先,修心炼性。所做一切均是为了守住身中那一气,妄念动欲是以消耗精气神为代价的。”

        “阴魂在这血月与黑雾的加持下凝实不散,就像那些在人间徘徊不去的诡怪。而这种情况就需要大师出手超度亡魂,可是大爷我真不会什么道法啊。唯一知道的就是不要妄动欲念,内心的恐惧在这种情况下被无限放大,那么人自身的灵魂就会不稳,加剧气的消耗。黑雾里阴盛阳衰,自身的阴气越重,那么阳气越少。当阳气尽消之时,不用诡怪动手自己都魂飞魄散。”

        “赵云小子我不知道你有什么想法,叫大爷下来该是有了打算。但老夫提醒你,年轻人阳气是足,不过跟阴祟硬碰硬可是不明智的。凡人魂魄羸弱,经不住阴煞折腾的。依我看这些阴魂只能徘徊傍尸,该是我们贸然冲撞惊扰了,待车上大家恢复清明离去便是。”

        李大爷不断抚须,言语之中不断告诫赵云莫要莽撞行事。虽然他也很想看看赵云要怎么应对,但毕竟赵云是个年轻人。他见过太多不信邪的年轻人,想要破除那迷信妖邪,最终无不是惨淡收场。包括他自己也是,年纪轻轻天不怕地不怕。最终闯了大祸,若不是师父搭救恐怕也如这些幽魂一样游荡于世间。

        “大爷你也说了凡人灵魂羸弱,就算化为诡魂又能如何。黑雾血月虽有加持,但这些明显与血影老巢的凶灵相距甚远。我相信能量守恒定律yyds,羸弱的灵魂离开阳身的支撑,化为阴魂就能更强不成。即便血影有增幅,相信也不会违背天道。上天有好生之德,吾等生人当得天恩宠。而且世道已经变了,既然发生了我们就要适应他。如果连新手村都出不了,往后遇到大boss也是炮灰的命。这些车主人不幸遇难,阴魂还在此间游荡徘徊,我们无法帮其沉冤得雪,但为其送行往生也是功德无量了。”赵云眼神清澈,看着漂浮的血影,内心不知为何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宁,周遭的一切在感知中清晰无比,脑中再无往日的杂乱思绪。他的心定下来了,他不知道一扇未知的大门被他打开了,一段新的人生旅途也就此开始。

        “新手村?炮灰?咳咳,好吧,还是你们年轻人有冲劲。你刚才问我道法,该是说道宗的礼法吧。超度仪式如今条件艰难,无法设坛择时,我们就一切从简吧。希望各位也理解下,助尔等往生总比在这不得解脱强。”李大爷听了咳嗽不停有点想反驳,但心头一热,仔细想想也对。这世道难以捉摸,自己也空活大半辈子,早死早超生,现在大爷超度你们,以后谁又来超度我呢。李无名朝空**了拱手,并说出了帮他们解脱的意愿。黑雾翻滚,空中的红影依旧安静如初,只是细看之下,所有红影的朝向都是立身中央的赵云和李无名。

        “赵云,那我们就准备开始吧,仪式虽然从简,但讲究一个诚心正意,不可妄生杂念。超度之时可能会耗费精力,不要强行为之。这等法事本需道行高深的修士来做,我们勉强为之,尽力就好。经文的选择,就是那篇广为流传的第一道经吧。想必你也听说过,当年的仙剑可是带起一大波修仙潮啊。”李无名跟赵云交代起仪式的注意事项,提到超度经文时脸上竟有些许回忆之色。后者也有些感慨,《灵宝无量度人上品妙经》,提起名字不太熟悉。但说道蜀山剑仙,满满的儿时回忆啊。新历前不知多少年的古董剧了,被翻拍了无数遍依旧粉丝无数。

        两人很快忙碌起来,用木板在车前搭了个建议桌台。找了个碗盛土灰放于其上,摆了几瓶矿泉水,没黄纸点香就用从车内搜到的烟来代替。没几分钟法坛便准备就绪,两人收拾好心绪整理衣着一脸肃穆来到坛前开始进行法事。

        车上众人则在一脸迷茫中见证两人荒唐举动,只见李无名手挥铁锹,不时沾水拜请四方诸神,而赵云则焚烟祷告,庄严肃穆。

        “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

        站吾台前、超生他方、来事报业、由汝自招。

        敕救等众、急急超生、敕救等众、急急超生。”

        天上黑雾翻滚,空中红影的脸上似乎多了些许神色,但依旧沉浮原地不为所动。见状两人动作不停,依旧卖力的进行各自的仪式。

        “怎么没反应啊,第一步就进行不下去。我这铲也不赖啊,虽然不是洛阳出品,但至少年份够久啊。”两人舞动二十分钟了,四方神明没反应不说,就连这些血色阴魂竟然一点反馈也没有,李大爷手一直抖。本就年老,如此行事让体力消耗有些大了,握着铁锹的手抖个不停。看着天上血月,不断思索是不是仪式中哪一步出错了。

        “我知道了,难怪超度亡魂对道行有要求,光有心意可不够。我们没有术法神通,做不到意念通玄,就算累死也不会被阴灵感知。我们设的法坛本就粗陋,没有黄纸香火更是难以招摄阴魂。”赵云停下动作,忽然明白了他们的疏漏。